涩涩爱 作品

第21章嘻皮笑脸

    异口同声的,她看着小倾倾,江君越看着怀里的蓝景伊,两个人一起怔住了……

    “小倾倾,这女的谁呀?”身旁,传来一个男子嘻皮笑脸的声音。

    “站住,我让你跑,再跑我打断你的腿。”

    不过是瞬间,两个人就被人围住了,粗喘着,第一个进入蓝景伊视线里的就是小倾倾身侧的那个男人,一身修身考究的黑色西装,身材粗犷魁梧,三七分的头型梳得油光锃亮,仿佛汽车才打完蜡一样,一看就是一个暴发户,超有钱的那种,她眸光挑了挑,转首盯上还戴着墨镜的小倾倾,很诧异的道:“呃,你原来男女通吃呀。”先是贵妇,现在又是猛男,真没想到他居然连受都愿意做,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江君越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女人说什么呢,“你……”可他才开口说话,迎面一个看起来很猥亵的男子一拳就袭向了蓝景伊的后脑勺,条件反射的,他搂着她的腰倏的往旁边一移,撞着他身侧的那个男子一个趔趄,“喂,小倾倾,你干吗呢?你居然敢撞我?”

    “滚,少那么叫我。”小倾倾一推那男子,那画面就在蓝景伊的眼皮子底下,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人不但是男女通吃,还很会跟男人打情骂俏呢,“真恶心。”身子一挣,直接从他怀里挣了开来。

    可,才转过身她立刻又转过来,手下意识的一抓小倾倾的,“快跑。”不跑是傻瓜,她看到刀了,天呀,那几个渣男身上有刀具,她的小命呀,她可不想替人家试那刀具够不够锋利。

    然,扯着小倾倾只往前一步,她就知道完了,她被团团围住了,除非她有翅膀,否则,根本飞不出眼前的这个小包围圈。

    人家人多,她人少,头转过去,红唇随即就覆在了小倾倾的唇上,真薄,都说唇薄的男人很薄情,可是,这个小倾倾却是滥情的很,男的女的只要给钱他都来者不拒,但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了,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小倾倾,我来应付他们,你快去帮我报警,谢了。”人家围的是她,她想这样小倾倾一定可以走开的吧。

    却不曾想,那死男人居然见死不救,“我没,要报警你自己报吧。”超大的嗓门,他不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她的意图直接告诉对方了,蓝景伊一个头两个大,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没出息的小受,你给我滚。”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了,让她恨之入骨。

    蓝景伊的尾音还未落,突的,腰上一紧,整个人被身边的男人手一勾便彻底的带进了他的怀里,她对上了他已然黑了的一张脸,“再说我是小受试试?”

    “小受,你就是小受,你给我滚。”好歹他还黑了她两万块,这个时候居然要把她置身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不管不顾,蓝景伊用力的推他,这一瞬间,居然忘记了周遭的那一个个泛着冷寒幽光的刀具。

    “好,我就让你试试谁是受,是你要受着我。”薄唇,刷的落下,不客气的就吻上了她的,确切点说那是咬,江君越狠狠的咬着她的唇,不带一丝的怜惜,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是小受,蓝景伊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嘶……”蓝景伊的鼻翼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呀,可随即的,她立刻瞪圆了眼睛,“啊”的一声惊叫出口,紧随惊叫之后的是她闭上了眼睛。

    那一瞬间,蓝景伊的脑子里全都是才看到的那飞砍而来的短刀,她吓坏了,这一刀下来,她非死即伤。

    可,身上却没有预期的疼,只听到两声闷响,唇上突的移开的薄唇就又印了下来,“女人,你才是受。”<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嚯”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才向她挥舞短刀的男人已经倒在了她的脚边,他手上的那把刀早就插在了两步开外的泥地上,“你……你……”除了小倾倾她不作第二人想,除了他没有人可能在这样的几秒内救下她吧,几步外的那个猛男连靠近都没靠近,绝对不可能是他。

    回应她的是身子猛的被推开,紧接着,小倾倾又踢开了一把刀,蓝景伊傻傻的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仿佛在拍戏一样的踢飞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那七八个人都趴下了只剩她和他站在原地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两条手臂忽的一搂小倾倾的脖子,红唇主动的在他的脸颊上印了一下,“亲爱的,谢谢你。”这一声亲爱的称呼延续了初遇那一夜惊艳的美好,她叫得如此的顺口如此的自然。

    江君越冷着一张脸,酷酷的拍了拍手,伸手便一推蓝景伊,眸色中带着几分不屑,学着她的口气道:“没出息的女人,你给我滚。”

    身子一个趔趄,蓝景伊退后了一步,她才要开口,目光里一个精致的钥匙链就映入了眸中,她撒腿冲向那个手拿着钥匙链走过来蹲在她面前一个倒地的男人前的女人,狠狠的扯住那女人的手臂,“小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女人一挣,“走开。”看也不看她的瞄着正躺在地上的一个男人,“坤哥,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扶我起来。”男人应该是很疼,轻哼了一声扶着女人的手就要站起来。

    “喂,你把钥匙链还给我,哈,我知道了,就是你们这伙人偷了我的钱包是不是?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好象是我撞了你们,然后就是那个时候被偷了是不是?”蓝景伊终于想了起来,怪不得刚刚见这几个人的时候,她竟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把我的钱还给我,三千多呢,快点。”蓝景伊狠踢了一下坤哥,才倒地的坤哥一点都不威风了,相反的,倒象是一条虫,再没那么可怕的了。

    “谁偷你东西了,是你自己犯贱倒贴的,走开。”女人嚣张跋扈的冲着蓝景伊吼着。

    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人就是有颠倒黑白的本事,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而趾高气扬。

    蓝景伊的眼睛紧盯着那个钥匙链,手一指,“那是我的,你还给我。”那是简非离送给她的,几年了,从未离身,却不曾想,居然让这伙小混混给偷走了,“还给我。”她说着就去抢,别的东西都可以不要,可是这个钥匙链和那三千块,她一定要要回来。

    女人不干了,一手扶着坤哥,一手猛的一推她,“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你这是抢。”

    呃,蓝景伊真的要崩溃了,稳住身形,伸手就去扯那钥匙链,“我就抢怎么了?”她自己的东西,当然要抢回来。

    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蓝景伊奋不顾身的去抢东西,什么都忘记了,只想抢回简非离送给她的钥匙链,分手已经两年了,但是,她依然忘不掉那个男人,都说初恋是女人一生最美的梦,是的,那个梦即便早就已经成为过去,却依然会润染着女人的心,总也不会散去。

    “臭裱`子,滚开。”眼见着蓝景伊就要抢走那个钥匙链了,女人一急,松开推着她的手便探进了裤袋里,一把匕首倏的亮起,想也不想的就刺向蓝景伊,“啊……”蓝景伊吓得呆住了,她对这样的凶器一向有恐慌感,第一反应是怔怔的看着而忘记了躲开。

    匕首以无比迅猛的速度袭来,等蓝景伊想到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情急的闭上眼睛,心跳,猛的加快。

    “扑”,那是利器划过皮肉的声音,蓝景伊的心依然在狂猛的跳动着,可是,为什么没有预期的疼痛?

    蓝景伊倏的睁开眼睛,入目,是醒目的血红,可是,那鲜血的来处却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一只属于男人的手臂,“小倾倾,你……”她急了,一把搂住不知何时冲过来的小倾倾的腰,刚刚若不是他,那么,现在受伤流血的就是她自己了。

    江君越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可是,当看见那把匕首刺向蓝景伊的时候,条件反射的,他居然就出了手,“滚。”一声嘶吼,这女人真是扫把星,居然害他受伤。

    可,蓝景伊一点也不生气,在受伤和被吼的两个选择中,她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后者,“我打110吧。”

    江君越一把抓住了蓝景伊要打电话的手,“行了,你巴不得你明天上t市的头版头条,是不是?怎么就这么的想出名想疯了呢。”若是被老妈知道他受伤了,只怕,他最少要听一个月的碎碎念,不过是伤了手臂而已,皮肉伤,骨头没断就挺好的,他不在意她急什么。

    “喂,你受伤了,我是好心要给你报警叫车。”

    “让你滚你就滚。”江君越呲牙吼了一嗓,这会儿,受伤的部位还真是有些疼了。

    “我就不滚你能把我怎么着?”蓝景伊气愤的也吼了回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