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7章 要我喂你吗

    他本也没打算让这样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生儿育女这样的事,应该是让明媒正娶的人来做。

    而她,永远也只是他的一个玩物而已。

    “没问题,我会吩咐中医给你配药,你就是想怀上,也不可能。”

    这已经是他对她最大的仁慈了,毕竟中药对身体的损伤是最小的。

    他不带温度地说完,弯身从地上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号。电话是打给林大辉的,叫他下午看完房以后拟定一份协议送到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他把跟夏一涵之间的口头协议大致地跟林大辉阐述了一遍,言语之间没有丝毫情感可言。

    夏一涵垂首站在他不远处,觉得他那样不带感情的诉说,让她心里反而好受。她要的就是这样,赤裸裸的交易,她会随时随地提醒自己,绝不掺入情感。

    该死的女人,明明被摧残的已经没有力气了,还要倔强地站在那儿。

    他已经说了让她做他的女人,她怎么就不表现一点的温柔和顺从。

    “还要几个小时才能离开,你打算一直站着吗?”他凉凉地问。

    “是,叶先生。”她淡淡地回应。

    “给我坐着,保持体力!”

    她听的出他是有一点关心的,但她不想要这份关心。

    她也没有抗拒,顺从地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下。

    叶子墨按下床头的内线电话,吩咐前台给他送饭上来。

    没多久,丰盛的饭菜准备停当,大堂经理带人送进门,摆放在茶几上。

    “叶先生,这位女士,慢用!”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他们又出去了。

    叶子墨先拿起筷子,夏一涵却守着本分,没动。

    “要我喂你啊?”他没好气地问,她便拿起筷子。

    刚剧烈地欢愉过,她是真的一丝的胃口都没有。筷子在几盘菜之间晃动,最多也只是吃了几片青菜。

    “养胖些,我不喜欢摸排骨。”他冷淡地说道。

    这些话都可以说成是他关心她,却也可以理解成他为了自己更享受而已。

    她不要被他的关心感动,不要被送上云端又摔下地狱,她心里装着莫小军就够了。

    按照他的意思,她强迫自己多吃了一些。

    午饭过后,大堂经理又带人来收拾了一下残局,那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对夏一涵来说,这是一个无措的下午,因为呆在他身边,几乎无事可做。

    再不像前几次那样,只是相对静默,也有一种淡淡美好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她只觉得时间无比的漫长,像是没有尽头。

    这还是只是一个开始,不知道他口中的没有期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盼着从这套总统套房里出去,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单独面对他就好。

    他看起来反而自在得多,打开套房里的电脑,一脸严肃地处理各种公文,没和她说一句话。

    一下午时间在两人的静默中度过,快五点的时候林大辉来了,把叶子墨说的协议带了过来,叶子墨扫视了两眼,跟他说的一样,就挥笔签了字,递给夏一涵。

    上面只有一条是一开始没说过的,那就是如果她违约,要提前离开,就要反过来支付叶子墨一千万。

    这也是叶子墨的授意,目的就是要扣住他。他不腻味,她一定跑不了。

    这是一份绝对的卖身契,夏一涵没有犹豫,拿过笔郑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从此后,她就是他的了,不是老婆,不是女朋友,也许只能算他的玩物而已。

    协议一式两份,叶子墨一份,夏一涵一份。

    拿到协议想要放进包里,夏一涵才想起她的那些物品还在叶理事长家里。

    “你去我母亲那儿把夏一涵的东西拿过来。”她虽没说,他好像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主动吩咐林大辉。

    没多久林大辉带着夏一涵的手包和装衣服的纸质购物袋上楼,交给她。

    夏一涵把协议折好,小心翼翼地放进手包。

    “回别墅吧!”叶子墨沉声说道。

    林大辉电话叫叶子墨的车在门口等,他给叶子墨和夏一涵带路。

    到了大厅,所有酒店工作人员一齐恭送叶子墨走。

    回到别墅时,宋婉婷一见夏一涵回来了,强挤出一丝笑容迎她。

    就连莫小浓对姐姐又回别墅心里也不高兴,她暗暗盘算着,叶子墨总不会长期在母亲家里住,要是他在别墅,夏一涵不在,那么跟夏一涵有几分相似的她不是很容易被他注意到吗?

    “姐,你怎么回来了啊?”莫小浓直接问了出来,语气之间掩饰不住的不悦。

    这么幼稚的问话让宋婉婷心内暗笑了一下,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个没脑子好控制的主儿。

    “叶先生的吩咐。”夏一涵淡然解释道。

    叶子墨一回叶宅就直接去了书房,宋婉婷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拉着夏一涵和莫小浓说话。

    这时管家上前,在宋婉婷身边耳语了几句。

    “涵妹妹,小浓妹妹,你们两个聊,我有些事要去处理。”她起身说了一句,就跟着管家出去了。

    主宅外面,管家恭敬地对她报告:“司机说叶先生今天和夏一涵在叶先生名下的五星酒店开房,在里面呆了一下午。”

    “真的?”

    “真的!”

    宋婉婷的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叶子墨一直说他那方面出现问题了。她忍了这么些天,没想到他康复以后不跟她这个未婚妻亲热,反而跑去跟那个小贱人去消遣,真真是要气死她了。

    “我知道了!你去吩咐厨房,今晚上给子墨炖一些壮阳的汤,不要说我说的。”

    “我明白,宋小姐,您放心吧!”

    “嗯,多谢您了,晚些时候我叫小丽去看您。”

    管家的眼中闪过一丝愉悦,宋婉婷没有错过。她早就注意到这老家伙对肖小丽有些好感了,为了笼络他,到了关键时刻,她会好好用上这招棋。当然,现在还没到必须用的时候,她且让肖小丽吊着他。

    晚餐时宋婉婷照例拉着夏一涵和莫小浓同在主宅里用餐,其他女佣们则站在一边伺候着。

    方丽娜还对晚上到主宅值夜班的事充满期待,管家暗地里吩咐她,说今夜不可以打扰叶先生。

    “为什么嘛,我好不容易才盼到的机会,而且是叶先生亲自吩咐我的。我不去找他,他会失望的!”方丽娜拉着管家的胳膊,撒着娇。

    “别傻了,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以后机会多的是。再说了,男人第一次没得到,以后才会更惦记,连这个都不懂,还想叶先生看上你吗?”

    “哦!谢谢管家,我明白了。”

    方丽娜嘴上答应了,在一边伺候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死心,一个劲儿地给叶子墨抛媚眼,奈何他就像是没看见。

    “子墨,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宋婉婷把大补汤放到叶子墨面前,关切地问。

    只是寻常的问候,叶子墨还是从她略带闪烁的眼神里看出这汤的意义。

    “还行。”他模凌两可地回答,却也没拒绝她的好意,把汤喝了。

    “最近天气凉了,我一个人睡还真有些冷。子墨,晚上你到我房间来吧。”宋婉婷特意在桌子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说这话,她料想叶子墨是不会当面拒绝让她难堪的。

    同时她也想把这话说给夏一涵听,她就是要告诉她,不管叶子墨和她关系多热乎,她都是见不得光的,只有她宋婉婷才能公然的跟叶子墨同宿同眠。

    夏一涵知道她的意思,假如宋婉婷是一个好女人,她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叶子墨的条件。但很遗憾,宋婉婷是一个阴险的女人。

    她就算是不爱叶子墨,甚至有些恨他,即使这样,她都不希望他跟个阴险女人在一起。

    女佣们对宋婉婷当众说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想法的,尤其是酒酒,心里有些鄙视她。

    宋婉婷不理别人的目光,只是充满期待地看着叶子墨。今天她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也不全是为了自己。

    最近宋书豪的案子越发的棘手了,不管是不是叶子墨让人弄的,她跟他有了肌肤之亲,吹吹耳边风,肯定是有用的。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算做答应。

    答应的同时,目光还淡漠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想看看那个女人会不会在意。

    夏一涵低垂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

    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有自知之明,她没有吃醋的资格。

    莫小浓真羡慕宋婉婷,她可以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求叶子墨和她睡觉。要是有一天,她也能有这样的权利该有多好。

    要是她能做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她觉得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了。

    叶子墨一答应,方丽娜立即泄了气。现在也明白为什么管家要她晚上不能打扰叶先生了,原来是这个宋婉婷的原因,再不甘心也得等下次了。

    虽然叶子墨不可能“招幸”方丽娜,但是早上吩咐过叫她值夜班,她还是必须去的。

    入夜后,方丽娜就留在大厅里,和上次赵天爱一样,睡也没地方睡,不知道那种坐立不安的滋味有多难受呢。

    正在她四处找地方睡觉时,夏一涵拿着睡衣穿过大厅去洗浴室被她看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