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6章 我不会给你生小孩

    为了小军,她已经失去了纯洁。虽然她痛恨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最最可恶的恶魔,她也不得不一次次地低头。与其要永远这样被他威胁,不如干脆利落地和他交易。

    小军,你会怪我吗?

    就算你会怪我,我也要这么做。

    只要能把那对父女正法了,我的尊严可以不要,我的身体可以不要,甚至我的生命都可以不要。小军,你能明白我的心思吗?

    她那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更让叶子墨打从心底里觉得烦躁,放在她嘴唇上的拇指也加大了力气。

    “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一……”

    “我答应!”夏一涵还没等他数完二,已经扭头脱离了他的指腹,干脆地给出答案。

    “叶先生,既然我们这是一笔交易,我想,总要有个服务期限。还有,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保证,保证您确定会帮我把这件事办了。毕竟您说了姓于的是您父亲的人,我不知道您有什么理由会为难自己人。”

    谈判的夏一涵还真有几分商人潜质,叶子墨的唇边不由得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给你一个保证,完全没问题。这样,一年之内我没有把他们父女两人送进监狱,我会赔偿你一千万。你觉得这个保证费够不够?”他也是一副商人的模样。

    “不!”夏一涵急切地摇了摇头:“我不需要钱,我只要看到他们坐牢。”

    “听我说完,你有一千万能做什么事,再来考虑我这个保证是不是有效。第一,你可以请几个保镖保护你的安全,我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那就说第二点,你最想要的是让他们付出代价,你要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有这么多钱足够买凶让他们全家下地狱了。”

    夏一涵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一直在一般的家庭生活,根本不知道金钱的威力。经他这么一说,她才意识到,确实有钱给小军复仇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

    他给她这个保证,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保证。真有一千万,不管他有没有让那父女两个都坐牢,她自己也有能力复仇了,所以她选择跟他,是只有赢,没有输的可能。

    “关于这点,我会写进合同,保障你的权益。”

    极严肃地说完这句话,他的唇边掀起一抹邪恶的冷笑,淡漠地说道:“放心,我绝对不会白白占你便宜的。”

    夏一涵的脸色忽然涨红,一种屈辱的情绪涌上心头,她咬了咬牙,故作镇定地回答他:“多谢叶先生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也谢谢您想的这么周到。”

    她也要感谢她的亲生父母给了她一张不难看的脸吧,要是她生的丑些,恐怕想要被他潜规则,还不够格呢。

    “别客气,待会儿你就会知道,完成这件事可不只是躺在那儿享受那么简单的。”他凑到她耳边,恶魔一般的低语。特别的暗示让夏一涵的脸红的更厉害,别说待会儿,就是此刻,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完成了。

    她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一脸严肃地问他:“您已经给了我保障,那么也请您把我的服务期限说明吧。”

    他心里冷哼一声,想脱离他吗?想要达成目的就跑吗?想的太天真了。

    “期限是,没有期限,直到我腻烦赶你走为止。”他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你!”夏一涵咬着嘴唇,不可思议地死死盯着他,她以为他会告诉她,一年,两年,最多是三年。怎么而已想不到,他会给她这样一个答案。

    那岂不是说要是他不厌倦,她得留在他身边做一辈子无名无份的情妇吗?

    如果这件事换做昨天之前,她也许不会这么难以接受,甚至内心里会是愿意的。现在,情形完全不同了。站在她面前,要她无期限献身的人,是她憎恨的人,她完全不想见到他,更别说跟他有肌肤之亲。

    她纠结的表情出卖了她的想法,叶子墨的面色又是一沉,冷冷说道:“你可以拒绝。”

    她眼前又闪现出莫小军被烧焦的尸体,那具尸体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只要一想到那惨象,再难的事她也不会皱一下眉了。

    她仰起头,坚定地看着他。

    “我接受,叶先生!”

    很好,为了那个男人,痛痛快快地爬上别人床。

    这是他叶子墨提的要求,她同意,要是别的男人提,比如海志轩,她也会愿意吧。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叶子墨的心情更坏到了极点。

    他一脸冷漠地注视着她,轻蔑地扯了扯唇。

    “既然接受了,以后随时让你伺候着,再不准给我有半分不情愿,否则我所有说过的话都可以作废!”

    已经同意了,夏一涵的心反而平静下来。虽然还没看到最想要的结果,其实也已经算是一种尘埃落定。

    她平静无波地开口:“我会尽职尽责,让您满意的。”

    他不再说话,紧抿着嘴唇大踏步地往酒店的方向走,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在后面跟着。

    “叶先生!”他们身后有人叫了一声,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往后一看,原来是司机开着一辆宾利跟上来了。

    “等着!”叶子墨淡漠地吩咐了两个字,转身又走了。

    夏一涵知道他要做的事,没人能够改变,所以司机出现,她也不会认为这次能够逃脱。

    他说的对,她已经答应了,不管愿意不愿意,她都要拿出一种态度来,不该扭扭捏捏,不该心存侥幸。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五星酒店的大门,工作人员一见叶子墨亲临,顿时绷紧了神经。

    “叶先生好!”整齐划一的问候声响起。

    “把顶楼的总统套房给我打开,我要入住!”

    “是,叶先生,请您跟我来!”大堂经理恭敬地鞠躬后,引领着两人去乘电梯,直达顶楼。

    大堂经理拿出房卡亲自把门打开,又恭敬地说道:“叶先生,您二位请!”

    总统套房里的布局独具匠心,夏一涵却无心欣赏,她眼睛一直看着地面。

    门被大堂经理从外面关好,室内就剩下两个人时,她克制不住地紧张。

    即使早就想好了,即使昨晚已经被他夺走了初次,现在要跟他赤裸相对,她还是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淡定。

    叶子墨慢悠悠地走到床边坐下,目光往她身上扫了两眼,也不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她得脱衣服了!

    夏一涵装作很大方很坦然的样子,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裙子侧面的拉链,颤抖着的双手却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她想要快点儿开始,快点儿结束,手却像是根本不听她指挥似的,一直颤抖,拉链都拉不下来。

    好像觉得这样等会太累似的,叶子墨闲闲地靠在床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别扭的动作。

    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把拉链拉下去。

    她知道他这样看她,就是在羞辱她。

    她的脸在迅速变红,即使她根本不想表现出羞涩和屈辱,却完全做不到。

    狠了一下心,她把裙子剥落。

    在他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她咬牙,继续……

    她恨他给她这样的羞辱,恨他让她没有一点点的尊严。

    心似乎在滴血,面上却还要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因为她说了,会让他满意。

    秋天正午的天气不算冷,还有几分热,夏一涵却感觉到冷已经深入了骨髓。

    她一步步朝他走过去,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以为他会抱住她,然后像昨晚那样发泄,那么一切很快就能结束了。

    他没动,只是懒洋洋的吩咐道:“帮我脱!”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慌张,只一秒过后,她便微笑着乖顺地说了声:“好!”

    伸向他衬衫纽扣时,她的手不像开始那样颤抖了。解开他衬衫,他麦色肌肤近在眼前,她没去看他诱人的身躯,而是像给小孩子脱衣服似的,帮他把整个衬衫脱下。

    他不说话,她明白任务还没结束,小手又伸向他的西裤。

    到后来,他已经分不清是在折磨她,还是在折磨他自己了。

    “笨!”他咬牙切齿地吼了一个字,扯开她的手,自己把皮带解开了。

    第二次,她还是痛,也许是因为他那太强壮了。

    “睁开眼,看着我!”他俨如帝王一般冰冷的命令她,她只有听话的睁开眼,注视着他。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及至最后,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痛苦,还是愉悦了。

    最后,强撑着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去了洗浴室。

    “刚刚不是很享受吗?又为什么要故作清高地马上走开呢?”他的话在她身后凉凉的响起。

    她咬了咬唇,恨自己的浪荡,她怎么可以对这个强要了她的男人有感觉,即使只是身体的本能都不该。

    她的身体僵了一僵,随即冷淡地回他:“只是为了让您满意。”

    说完,再不做停留。

    怕他也要来清洗,她没在里面呆太久,拼命把他的痕迹冲掉后,就穿戴整齐地出来。

    她刚从洗浴室出来,他光着身子穿着酒店的拖鞋也进来了。

    两人在洗浴室门口擦肩而过,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一点都不像两个刚刚恩爱过的人。

    叶子墨围着一条浴巾出来,走到床边,夏一涵轻声对他说:“叶先生,我想还有一件事需要跟您说清楚。”

    “说!”

    “我会听您的吩咐跟您上床,但是我不会给您生……”她觉得这句话有些艰难,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不负责生小孩。”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