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5章 什么条件

    她已经被叶子墨霸道的吻弄的全身无力,想要反抗,又抗不过他强壮有力的身躯。

    叶子墨抬起头,扫了一眼服务员,对她打断他惩罚这个女人感觉相当不悦。

    “马上会有人来买单!”

    虽然他一看就是贵不可言的人,服务员也想要相信他的话。可万一他只是一个骗子呢,她就得真金白银的自己出钱买单啊。

    服务员堆着一脸笑,求助地看向被吻的满脸通红的夏一涵,客气地说道:“这位女士,您看,您可不可以说服这位先生先买一下单。我也是打工的……”

    她话还没说完,叶子墨已经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扔给她。

    “里面的现金全拿去!”

    夏一涵趁着叶子墨拿钱包之际,挣扎着要从他单臂中跳下去。谁知他动作那么快,钱包离手后,手又快速移回,握紧她的腰。

    她一动也动不了,又痛恨他这么对她,可是想到他在叶理事长家的威胁,她又不敢轻易得罪他,只能不停地求他:“你放开我,求求你了,放开我好不好?”

    本来服务员是不敢动客人钱包的,可她看这男人好像没什么耐心,只好快速把他钱包打开,抽出几张红票子又马上拉好拉链。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希望您能理解。”说完,她把钱包递给叶子墨。

    夏一涵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把钱包接回,又利落地放进口袋。她想趁机从他身上跳下,又一次失败。

    明明看着他脸都红了,以为他是喝多了。担心他才不断地阻拦他,谁知道他酒量能有这么好,根本就没有半点醉意。他完全不感激她的劝阻,还要这么狠的吻她,她的唇瓣早被他吸的红肿了,她这算是农夫与蛇吗?

    早知如此,她就应该看着他醉,然后给管家打个电话,让他通知他爸妈把他领走。

    她真是太急,太笨了。

    叶子墨重新加快了脚步,只是目视着前方,根本不看她一眼。

    “叶先生,您放我下来好吗?我不再阻止您喝酒了,您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喝伤了,喝死了,我都不管,行了吗?这话她可不敢随便说出来,否则那就是等同于找死。

    “我现在已经不想喝了。”他凉凉地说道。

    夏一涵有些泄气,可也不能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把她抱出去,然后不知道对她再做那种让人极度痛苦的事啊。

    在她想着要怎么摆脱他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她出了酒店大门。

    那家五星级酒店就在一两百米的地方,再走几分钟就到了。

    “叶先生,您要是不想喝酒,真的想要女人,可不可以叫宋小姐。或者其他人也行……反正您知道的,很多女人会愿意。”

    叶子墨不回答她的话,继续往前方酒店走。

    夏一涵也意识到他的目的地是那家金碧辉煌的五星酒店,看来是铁定了心的要再占有她。

    她不能再只是低低的请求了,这样太没力度了,等他真把她带进酒店恐怕就来不及了。情急的她也不再叫什么叶先生了,直接朝他喊了一句。“你放我下来!”

    他依然不动,她深吸了几口气,小脸绷的死紧地加重语气:“放我下来!你难道是又想要强暴我吗?”

    这话总算让叶子墨有了些反应,他停了步,还真的把她放了下来,甚至让她都觉得有点儿意外。

    他叶子墨要女人,向来是你情我愿的,还真没有像这么强要过谁。

    昨晚对夏一涵的粗暴占有,确实是由于盛怒所致。现在她的话提醒了他,就算是现在需要发泄一下心情,他也不会勉强她。

    夏一涵双脚终于落了地,转身就跑,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他淡漠的一句话说的停下脚步。

    他说:“不想给莫小军报仇了吗?”

    她光想着逃开,甚至一获得自由,第一时间就想跑。这会儿,他威胁她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叶理事长是他父亲,而且她要是没看错的话,那个父亲总想着讨好他的儿子。只要叶子墨一句话,恐怕叶浩然就不会追查了。

    她踌躇的样子落入叶子墨的眼中,他痛恨她为了另一个男人轻易动容。

    “过来!”他冷声命令道。

    夏一涵咬了咬唇,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现在必须要自己走回去,站到他的面前。

    她真卑微,可她不得不卑微。

    迈着艰难的步伐缓慢走到他面前,她抬头看着他,不说话。

    “夏一涵!”他连名带姓地唤了她一声,声音里没有一点温度,仿佛这个女人从未扰乱过他的心。

    “你以为你到叶理事长面前检举揭发一下,就真能如愿以偿的扳倒于珊珊和她爸爸?”他甚至带着几分嘲讽和轻蔑的语气问她。

    其实她心里何尝不知道,就算叶理事长现在追查了,时过境迁,证据怕也毁了,恐怕再翻案难度也是极大的。

    她不是不知,她只是不想放弃可能的希望,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希望,她也愿意为小军尽她最大的努力。她总想着,说不准叶理事长那边下大力气去查,临江警方迫于压力,会有人说出实情,做人证。虽然那种可能性很小,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啊。

    她没回话,但叶子墨从她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想法。

    “看来你对目前的局势还很清醒,你只是想赌一把看吧。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不会赢的!你早应该打听一下,姓于的派系,恐怕就不会贸然又天真地想着找叶理事长来给你伸冤了。”

    派系?这个问题夏一涵还真的从未考虑过,但是叶子墨一句话立即让她认识到,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叶浩然的确是出了名的清官,可毕竟也只是外面流传的。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他到底会不会结党营私,又岂是一个小老百姓能知道的。

    “他是叶理事长的人?”夏一涵不确定的问,问的时候她真希望她是太敏感了,是她猜错了。

    叶子墨只是冷哼一声,反问她:“你猜呢?”

    “难道你没有在我家里见到于珊珊吗?”

    没错,她是在他家里见过于珊珊的,只是当时仇恨遮住了她的心智,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一瞬间晴朗的天好像阴沉下来,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

    她仰起头,悲戚地看向天空,无声地问着莫小军。

    “小军,你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普天之下真的没有正义了吗?难道费尽周折,还是得不到一个公正的结果?”

    她那眼底的悲戚甚至是绝望让叶子墨的心忍不住一沉,也只有一秒钟而已。

    随即,他跟自己说,你哪怕是再同情这个女人,她也是有目的的接近你。有些地方可能是冤枉了她,但是她接近你是利用你,这是不争的事实。

    她爱莫小军甚于生命,这是事实。

    这所有的事实摆在他面前,他难道还能像个傻子似的,抱住她,安慰她,让她别怕,给她希望?

    他不是圣人,也不会那么做!

    “就算他是他的人,也不代表你就不可能达成目的了。”他淡漠地说道。

    夏一涵重新把目光移到他的脸上,没错啊,他说的没错,她都做了这么多,不应该放弃希望才对。

    可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如果你真的想要给他报仇,我可以帮你。就算他所有的证据都没有了,我也可以轻易的让于珊珊和她爸爸两个人都坐牢。”他说的云淡风轻,可她能听出他语气里的笃定。

    也许对她来说千难万难的事,对他来说只是一抬手那么简单。

    不管是他的实力,还是他作为叶理事长独子的身份,想要弄掉那父女两个,恐怕都是易如反掌的。

    他的话好像重新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她差点惊喜地问他,真的吗?

    还没问出口,她就已经意识到,他话还没说完。

    他答应帮她办事,一定不会没有条件吧。他不喜欢她,不爱她,又怎么会愿意去帮她完成她的心愿呢?经历了那么多事,她真的不会那么天真了。

    “什么条件,叶先生?”她直视着他的脸,无惊无惧地问道。

    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种猜测,可她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她想知道他说出那个条件的时候,她能不能做到。

    叶子墨一根手指挑起她尖巧的下巴,似乎饶有兴致地看向她的眼底。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你从来都不笨。”

    “不,我没猜到。叶先生,我想请您明确地说出,帮我需要我付出什么。”

    他的手指从她下巴上移开,指腹轻轻从她唇上慢条斯理地划过,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

    “你的身体,夏一涵。这回够明确了吧?”

    她早猜到了,但是亲耳听他说,又是另一回事。他在跟她谈交易,这个她曾经以为深爱上了的男人,在她耳边说过喜欢抱着她,想她的男人,他转眼就来跟她做交易。

    她想很有骨气的不答应,但她就是太过于清醒,知道靠她一己之力,没有办法让小军瞑目。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