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4章 你有资格吗

    不管他是什么态度,叶浩然因为对前妻对儿子的歉疚,多年来始终在维持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对于叶子墨,他从没有一句批评,他做的事他都赞成,只除了他初恋的事。

    他二十岁时,与一个叫林小冉的女孩子恋爱。

    林小冉符合所有那个年纪男孩子的审美观,长相甜美,仔细看跟宋婉婷倒是有几分相似。当时叶子墨对林小冉很迷恋,尤其是初恋,刚怦然心动的年纪,总以为是一辈子的事。两人许下了海誓山盟的誓言,说要一辈子牵手在一起。

    后来叶浩然出面给了那女孩一笔钱,她就背叛了他们的爱情,潇洒地走了。

    那件事对于二十岁的叶子墨来说实在是一件大的不能再大的事,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管父母对他说什么,他都不听。他在疗伤了两个月以后,比原来更努力上进,就读的同时还接手母亲公司里的一部分工作。

    他没再谈情说爱过,女人不停的换,再没为谁用过心。

    就是到了现在,他对女人也是习惯性的保持怀疑。虽不能说还爱那个林小冉,但她给他造成的影响还在。

    “先生,您的酒!”服务员职业性的呼唤打断了叶子墨的回忆。

    “请问需要现在开吗?”

    “嗯。”他哼了一声,服务员把其中一瓶白酒开了瓶。

    “全开!”

    服务员有些担心叶子墨酒后闹事,求助地看向夏一涵。

    她不说话,服务员也不敢得罪客人,只好把另外两瓶全部打开,说了一声:“您请慢用!”

    叶子墨拿起桌上的杯子,倒满白酒,那酒杯差不多装三两白酒,他拿起一仰头,一口气喝完。

    夏一涵想张口劝他别喝,又想起他晚上的野蛮,硬生生地忍住了。

    他再倒了第二杯,仰头再次喝下,脸已经红了,就连眼睛也布上了血丝。夏一涵还想装作对他这么喝酒不在乎,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装不下去了。

    在叶子墨第三次伸向酒瓶,要把瓶中剩下的酒喝光时,夏一涵先一步抓住酒瓶。

    “不要喝了!”

    他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手伸向另一个酒瓶。

    这回夏一涵放下酒瓶,手抓住他的胳膊,瞪着他,低吼道:“不要再喝了,白酒喝多了会醉的。”

    “没你的事,给我让开!”叶子墨把夏一涵的手拉开,直接拿起酒瓶对着嘴灌。

    这是白酒,不是白开水,喝过量会死人的。夏一涵见他这样,真是有些怕了。

    也分不清是因为喜欢他,爱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此时只是觉得必须要阻止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

    她站起身死死抓住他的酒瓶,口中叫着:“不准喝!”

    他没攥太紧,那瓶酒被她成功抢走了。

    叶子墨冷淡地看着她近在眼前的小脸,嘴边弯起讽刺的冷笑。

    “你有资格不准吗?”

    是,她没有资格,她不是他什么人。她不应该管他,他那样伤害她,她为什么要管他。他伤,他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现在拦着他喝酒,她就是在犯贱。

    她咬着嘴唇,带着怨气瞪视着他。因跟他抢酒,动作有些激烈,现在她的喘息也有些急。

    叶子墨不看她,倾身又去拿那瓶还没动过的白酒。

    不管他了,不管他了!夏一涵这么想着,把手中抢下来的那瓶酒往桌子上一放,赌气似的重新坐回座位。

    他举起酒,仰头往嘴里倒,就像那不是白酒,而是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汽水。

    夏一涵强迫自己低头不去看他,可是那咕咚咕咚酒落入喉管的声音让她根本就忽视不了。她越是低头不看,那声音好像越被放大。

    再这么喝下去,他一定会出事的,什么人能承担的了三斤白酒啊。

    夏一涵抬起头,看着他那张已经涨红了的脸,知道他恐怕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但他还在继续往喉咙里面灌,一副不要命的架势。她是真的动了气,忽地又站起身,伸出双手去抢他的瓶子,一边抢,一边还激动地叫着:“没有资格我也要管!就是不准喝!不准喝!”

    她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凶悍,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叶子墨甚至怔了一下,有几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也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他就又移开目光,伸手去拿另外一瓶酒。

    这个动作好像真的惹恼了夏一涵,她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声:“还喝!让你喝!我看你喝什么!”

    吼着的同时,她硬是把桌上的酒瓶全部扫倒,酒瓶咕噜噜滚动,很快都掉到了地上。

    餐厅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以为是情侣吵架,带着几分兴味一边吃东西,一边关注着。

    这两个人根本就不理别人在看什么,叶子墨表情淡漠地瞅着夏一涵。对于酒都掉到了地上,好像也很无动于衷。

    他看着夏一涵的小脸激动的通红,因为生气,胸脯在剧烈的起伏。

    还真看不出,她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平时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任人欺负的小猫,现在撒起泼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

    他灼灼地注视着她,竟莫名其妙地想要吻她。他没有付诸行动,因为这个女人是一个撒谎骗人的高手,他对她,应该是只有强占,不该有半分温柔。

    刚刚洒出来的酒有一些已经沿着桌面洒到了叶子墨和夏一涵的衣服上,但是目光对峙着的两人好像都没注意似的。

    服务员见这边酒水洒了一地,从远处拿了抹布赶过来。

    夏一涵自己也没想到她会那么激动,这会儿平静下来以后,才意识到她可能有些失态了。

    “对不起,叶先生,我……”

    她道歉的话还没说完,叶子墨长臂一伸,抓住她手臂往身边一带,她旋即坐上了他的大腿。

    他贴近她的耳边,在她耳畔低问:“为什么不让喝?心疼?”

    这低低的一句话轻易拨动了夏一涵的心弦,她以为昨晚之后她永远都不会为这个男人心动的。她以为她可以恨他一辈子,可只是一天时间,只是这样一声不咸不淡的问话,为什么就让她狂乱不知所措了。

    服务员也以为两个人是在吵架,刚要过来收拾残局,没想到又看到两个人那么亲密地搂抱在一起。

    这个时候如果到两个人身边收拾东西,恐怕是太不解风情了,她只好拿着抹布又走开,没走多远,见服务员端菜过来。

    “你还是稍等一下再上吧。”她小声提醒,上菜的服务员往他们这边扫了一眼,点了点头,也走开了。

    夏一涵闭着眼努力去回想他昨晚是怎样的残忍,怎样的面目狰狞。努力了几秒钟,她才平息了心跳,一边用力挣脱,一边冷着声音回答他:“您误会了,叶先生。现在就我一个人在您身边,万一您喝多了,我没办法对您的父母以及您的未婚妻交代。”

    她的腰上一松,叶子墨已然放开了她。

    “不需要你交代!”他冷冷地说完,又扬声说了句:“服务员,再上三瓶白酒!”

    “你,你不能再喝了!”夏一涵的话,叶子墨像没听见。

    “好!”服务员应声,又拿了三瓶白酒过来,放在桌子上。

    “先生,您稍等,我再给您拿干净的杯子来。”

    这时菜也陆续地上桌,打扫卫生的人过来捡起地上洒了大半的空酒瓶,快速离开。

    服务员把杯子拿过来,扫视了一眼叶子墨冷若冰霜的样子,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直接把三瓶酒都给他打开后,转身就走。

    叶子墨又一次把酒拿在手中,刚要喝,夏一涵再次起身,一把抢下,把酒瓶重重地放回桌上。

    “叶子墨,你为什么要这么喝酒,不要喝了!”

    “确定不要我喝?”他弯了弯嘴角。

    “是!”她仰着头,无比坚定地说道,没想到他又一次伸出手臂,拦腰把她搂抱到怀里。

    他因喝了烈酒而灼热的气息在她耳边缭绕。

    “我需要发泄,不喝酒,那就只有用你发泄了!”

    话一说完,他立即偏头吻上她微张着的小嘴。

    不温柔,吻来的急且狠,甚至像是在泄愤似的啃咬她。夏一涵一时慌了神,努力要挣脱,没想,越努力,他搂抱的越紧。

    吻着她的同时,叶子墨站起身,抱着她,大踏步往外走。

    他记得,旁边就有一家他名下的五星级酒店……

    叶子墨就这么把夏一涵给抱到了门口,大中午的,酒店里用餐的人很多,大家都看的傻了眼。

    本来他们这对超级的俊男美女一进门就够惹眼的了,再加上“小两口”你争我夺地抢酒,最后又上演了热吻奔走,要不引起轰动就怪了。

    渴望着爱情的年轻服务员们被这么热烈的场面给迷晕了似的,直接给两个人让了路。

    等叶子墨抱着夏一涵走出门去,领班问了句:“他们买单了吗?”负责接待他们的服务员才恍然大悟般的追了出去。

    “对不起,先生,您二位好像还没有买单。”服务员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夏一涵庆幸总算有人可以救她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