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3章 看她跟谁走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心态,要把夏一涵带走,至少能保障他的安全,叶浩然还是不反对的。

    夏一涵抬起头,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叶子墨。

    这兴许是她最后一次看他笑了吧,不管他们之间有多少恩怨,她决定从此以后都放下。

    “叶先生!谢谢您!要不是您,我不会有机会见到叶理事长的。我终于把这件事当面告诉叶理事长了,对我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遗憾。谢谢您愿意收留我,但我不想去了。就算有危险,也没关系,人总有一死的,我不能因为怕死就躲起来一辈子。而且今天有叶理事长在这里,我相信要是我被害死了,也不会白死的。”

    这该死的女人,言下之意是,她给那男的报仇后,她自己死活都不在乎了?

    叶子墨的眉不自觉地皱起,刚要伸手抓夏一涵的手,没想海志轩也走过来,挡在了他和夏一涵之间。

    海志轩先对叶浩然恭敬地叫了一句:“叔叔!”又回头对夏一涵说道:“一涵,我已经正式跟潘瑜分手了。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跟我走吧,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他这么突如其来的表白着实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连叶浩然都忍不住又打量了夏一涵一眼。心想这女孩子还真是不简单,不仅仅是成功引起了叶子墨的兴趣,就连海志轩这么沉稳的人都对她情有独钟,还当众表白。

    夏一涵也很惊讶海志轩的直白,随即她又想到,或许这只是他要带走她的计策。他要不这么说,兴许叶子墨会强行要把她带回别墅。他这么说了,她只要应下,就自由了吧。

    这么想着,她便注视着海志轩,刚要开口说好,就被叶子墨劈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一用力,夏一涵就从海志轩的身后被他拽到了身边。

    “叶先生,您,您这是做什么?”

    叶子墨拉过夏一涵,在她耳边很简短地说了声:“听我的,否则我有办法让这个案子查不了!”

    还没等夏一涵有所反应,海志轩严肃地看着叶子墨,朗声问他:“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尊重一涵了,就算你对她有意,也要明白强扭的瓜不甜。我们不如来看看一涵自己的意思,是跟我走,还是跟你走!”

    海志轩是笃定了夏一涵会跟他走的,就算是她真的喜欢上了叶子墨,但她并不是那种会给人做二奶的人,她的自尊心会驱使她离开叶子墨。

    夏一涵真想跟着海志轩走,但叶子墨的威胁让她不敢。

    叶浩然注视着夏一涵,缓缓说道:“不管你是到墨儿的别墅,还是跟志轩走,对你来说都是安全的。在案件的结果出来之前,你还是要保护好自己。”

    至于她选谁,这不是他能干涉得了的了。

    “一涵,走吧!”海志轩伸手来握夏一涵的手,夏一涵感激地看了看他,坚定地摇头。

    “谢谢你,海先生,我还是去叶先生那里吧,好像在那里比较习惯。”

    叶子墨轻蔑地朝海志轩看了一眼,抓住夏一涵的手,淡漠地说道:“我们走!”

    “墨儿,你吃完饭再走啊!”付凤仪唤道。

    “不了,看见一些人,忽然觉得没胃口。妈你慢慢吃,我走了!我会给您选一个满意的保姆。”

    叶子墨没回头,说完这话,更加大了步伐,夏一涵脚步踉跄地跟着他。

    他们的背后,叶浩然的表情非常受伤。今天中午他接到海志轩的电话,说叶子墨回来了,特意推了外面的饭局,就为回家看儿子一眼。谁知那小子看到他没有半点儿高兴不说,还故意说话气他,唉,他堂堂一省商会理事长,什么事情处理不好,偏偏这父子关系就是搞不明白。

    叶子墨出门后掏出手机往别墅打了个电话,吩咐管家派一辆车过来,到省府宿舍旁边的鼎食轩接他。

    出了省府宿舍的大门,叶子墨放开了夏一涵的手,自己大步在前面走着。她像个小跟班,一路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

    他紧抿着唇,还在回想着刚刚叶浩然进门时的情景。

    每次他回家总要避开叶浩然,偶尔碰上了,他也不会给叶浩然好脸色看,要么出言讽刺,要么就是一脸冰霜。每一次叶浩然脸上的痛苦神情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而且看到他那么难受,他心里也不是没有触动的。

    就像刚才,兴许叶浩然是特意回家看他这个儿子的,他却完全不领情,故意给他难堪。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叶浩然出现的那一刻,他有种愉悦的情绪。他恨这种愉悦,他觉得要是他跟叶浩然像一般父子那样关系融洽,他就太对不起他走失了的弟弟。

    叶子墨轻车熟路地走进鼎食轩,夏一涵也跟了进去。

    “您好!请问几位。”

    叶子墨抿着唇不说话,夏一涵出于礼貌,轻声对服务员说:“两位。”

    “您这边请!”服务员引领着两人往靠窗的双人雅座走过去,然后把菜单放到餐桌上。

    叶子墨拿起菜单直接丢到夏一涵面前,“点!”他冰凉地说,那冷漠的态度让服务员都不禁缩了缩脖子。

    夏一涵则习惯了他的坏脸色,也不多说什么,翻开菜单随便点了几样菜。

    “要什么酒水吗?”服务员问。

    “不用。”夏一涵轻声答。

    “谁说不用了?”叶子墨臭着一张脸,语气很不好。

    “把你们店里最高度数的白酒给我上三瓶!”

    三……瓶?他是疯了吧?

    夏一涵眉头微蹙,想要阻拦,随即又想起了昨夜他对她的粗暴霸占。

    他喝醉,伤身体,关她什么事,她才不要管他。

    就他们两个人,却要三瓶度数最高的白酒,这话让服务员也有点儿汗了。

    见服务员一动不动,叶子墨脸更冷了几分。

    “没听见?”

    “听见了,听见了!您稍后,马上就来!”服务员说着,拿了菜单一溜烟跑了。

    夏一涵以为叶子墨还在生她的气,不过有些奇怪,他生她气的时候一般都会怒目看着她。

    这次他却没有看她,而是仰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

    他的确不是一个借酒浇愁的人,可是今天他为了叶浩然的出现而在心底里升腾而起的喜悦感真的触动到他了。闭上眼,眼前好像看到那个蹒跚走路的小家伙。那是他弟弟,从小家伙在肚子里开始,他的母亲就常跟他说:“你现在已经是哥哥了,以后要懂得爱护弟弟,保护他,不能让他受欺负。”

    对他来说,做小叶子翰的哥哥是件很自豪的事。他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照顾小家伙,还教他说话,教他走路。虽然他才几岁,可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小大人。

    在小家伙两岁多的时候,叶子墨的外婆生病,母亲急匆匆地带着他去医院照顾,把叶子翰放在家里,让叶浩然带着。

    等晚上回家的时候,才听到那个晴天霹雳一样的坏消息:叶子翰走失了!

    当时的叶子墨已经五六岁了,大人们的事也几乎都懂。他记得母亲疯了一样的摇晃着叶浩然,问他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叶浩然却也坦率,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对付凤仪说了。

    原来叶浩然的前女友来找他,说要跟他再续前缘。叶浩然对她也算是余情未了,但因为有了家室,出于责任感,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妻子的事。那天早上前女友托他的同事来告诉他,说要跳江,已经在江边了。叶浩然当时也很着急,好歹也是一条人命,他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他怕那女人闹的太过分吓到孩子,就把叶子翰拜托给了一个跟他们关系不错的邻居。

    想不到他回来时邻居正在慌里慌张的四处找他的孩子,说她做饭的时候让她家儿子带孩子到院子里去玩了,谁想那孩子自己贪玩,没看住叶子翰。

    叶浩然把附近几条街都找遍了,也没找到走失的叶子翰,只好报了警。那时候不比现在,到处都有摄像头,容易找到线索。孩子没了以后,警察也帮忙四处找。叶浩然还发动了很多朋友同事,可是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完全没有音信。

    那段时间他们全家不分白天黑夜地找叶子翰,结果是让人失望的。

    沉痛过后,付凤仪提出离婚,叶浩然心有愧疚,痛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但两人商量好,为了给叶子墨一个完整的家庭,他们离婚不离家,只他们两人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

    自从叶子翰走失了,叶子墨就变得沉默寡言。他只跟他母亲好,跟母亲说话,对叶浩然则冷冰冰的。

    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会不渴望父爱,每当他很自然地想要接近他父亲的时候,他就会跟自己说,小家伙可能已经死了,也可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受苦。他是他哥哥,他受苦,他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可以独自一个人享受父母两个人的关爱呢?他想,叶子翰一定不会原谅他父亲,所以他也不原谅!

    二十多年来,叶浩然是一直在为他们父子关系努力的,他不是不知道。他故意的视而不见,但他是他父亲,没人知道他特意冷言冷语对待他父亲时,心里是多么痛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