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2章 为了他可以出卖灵魂吗

    那些书看起来都是很久以前的,有些好像翻了很多遍,书页都有些破损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不让人碰他的书,房间其他地方都一尘不染,只有这些书上却蒙了一层灰。夏一涵拿起一本《史记》,吹掉上面的灰,抖了抖,一张照片从书内飘落出来,落在地上。

    她忙蹲下身捡起来,定睛一看,照片上也有些岁月了。看起来像叶子墨二十来岁时照的,那时的他很消瘦,旁边有个女孩,眉清目秀,小鸟依人地靠着他。

    好像窥见了他的秘密,夏一涵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敢多看一眼,她忙把照片放进书中,把书重新放回书架。

    怕被叶子墨看见,以为她是借机窥探他什么,她什么都不再动了,就坐在他椅子上发呆。

    门忽然被从外面打开,她立即从椅子上起来,看着进门的叶子墨,低声说道:“叶先生,房间我已经整理好了。”

    叶子墨面无表情地把手中的档案袋递给她。

    “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她轻声问。

    “看!”

    “是,叶先生!”夏一涵接过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两张纸。纸上的内容让她的脸倏然白了,白纸黑字,把莫小军的事写的一清二楚。

    “您,您知道了?”她仰起头,颤抖着声音看着叶子墨。

    “就是为了这个,是吗?”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她也就隐瞒不下去了,她点了点头,说道:“是,叶先生,我是为了小军,才去你别墅做佣人。我想见到叶理事长,向他讨个公道。”

    叶子墨紧抿着嘴唇,低头注视着她,不发一言。

    夏一涵昂首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他幽深的眼神跟莫小军有几分相似。这个想法让她觉得很莫名其妙,不可思议。

    她甩掉那个奇怪的想法,低声求他:“叶先生,您也看了资料,知道小军死的有多冤枉,您会帮我的对吗?就算您不帮我,也不会阻止我,对不对?”

    叶子墨还不说话,始终盯着她的眼睛看。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总让他有种错觉,会认为她是无辜的。

    他忽然伸出手,捏住她下巴,冷冷地问她:“夏一涵,你为了那个姓莫的,就可以出卖你的灵魂吗?”

    “我……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好,那我就说清楚些。你为了给他报仇,就可以来害别人,是吗?”他眉头微皱。

    “我没有,我没有害谁,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捏的她的下巴很疼,但她没有心情去理会,她现在特别焦急,必须要立即澄清。小军的事全在他一个点头之间,只要他答应不阻碍她,她就一定一定会成功的。

    事到如今,这个女人依然是满口谎言,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他的头更低了几分,定定地看着她。

    “你还敢跟我说,你接近我之前,不认识海志轩吗?”

    夏一涵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她不是不想坦白,她怎么能坦白,怎么能把帮过她的人给出卖了呢。

    “你敢说,我出车祸之前,你完全不知道吗?”他的声音很轻,话却是重重敲着她的心。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他始终在误会,她却无从解释。

    如果她告诉他,车祸之前她是收到过一个字条,还是等于要出卖海志轩的。

    但她现在说她完全不知道,他显然也不会信了。

    “我……叶先生我知道我说什么您都不会信,但是我真的,真的从来没有害过你。”甚至,我还在暗中帮你,你为什么都感觉不到呢?

    他不会再为她的谎言动容了,不管她说的多么以假乱真。

    “昨天你想方设法的赶走的人也是他们那边的眼线吧,是怕暴露才要赶走的?”

    夏一涵咬着嘴唇,有些痛苦地闭上眼。她实在不知还能说些什么,才能把这一团乱的事解释清楚。

    她不想说,他却没有放弃继续问她。

    “告诉我!把你和海志轩是怎么认识的,他怎么安排你进来,还有你怎么想办法害我的,把那些事实都告诉我,我要听你亲口说,否则,你就永远都别想得逞!”

    莫小军从来都不是个背信弃义的人,她不会为了给他报仇就把海志轩拖下水。所以即使是不报仇,她都不可以说出那些话。假如他一定要误会,她宁愿不解释。

    “说话!”他的语气凌厉了几分。

    “昨晚您就误会了我,我怎么解释您还是要那样粗暴的对待我,所以我知道我怎么解释您都不会相信。叶先生,从现在开始我不解释了。如果您有一丝的同情心,您一定会帮我,不会阻碍我。如果您没有,我不敢奢求。”夏一涵勇敢的睁开眼,回视着他。

    他的误解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楚,她曾一度以为自己爱上了他,也曾以为他爱上了她。可是爱情本身应该包括了信任吧,就算种种迹象表明,她是钟会长的人,他就真的不能相信她一次吗?

    “跟我无关的人,我一向是没有同情心的。”说完,叶子墨狠狠甩开了她的脸。

    “叶先生,吃饭了。”保姆小兰站在门口说道。

    “知道了。”

    “去吃饭!”他冷硬地说完这三个字,转头开门就走。

    夏一涵深呼吸,默默地跟自己说,他就算说他没有同情心,至少他还没有开口赶她走。

    只要她不走,就有希望。

    至于这个男人给她造成的影响,她对他的情绪,怨也好,恨也罢,她都不去想。

    饭厅里小兰早已经把饭菜碗筷酒水摆放好,海志轩陪着付凤仪坐在餐桌前。

    这里规矩不像叶子墨别墅那么多,保姆也和大家一次吃饭。叶子墨和夏一涵就坐后,保姆小兰也在付凤仪的示意下坐下来。

    夏一涵刚坐下,海志轩关切的目光就扫过她的小脸,现在不像以前那样避着,是明目张胆地看她。

    她白皙的下巴看得出被用力捏过,红红的,看着就惹人疼惜。

    海志轩皱着眉看了一眼叶子墨,心想,为什么他就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呢。

    叶子墨则冷淡地盯着海志轩,嘴边挂着一抹冷冷的笑意,好像在说,你心疼又怎么样,他是我的女人,你连公然问一句都没资格。

    两人之间又在暗流涌动,付凤仪看了一眼儿子,温婉地提醒:“墨儿,怎么不招呼志轩喝酒呢?”

    “喝什么?”叶子墨淡淡地问海志轩。

    “客随主便。”海志轩回答完,心里不禁在想,叶理事长怎么还没有回来?他应该不会不回来的吧?要是他不来,他这一趟可算是白走了。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防盗门有响动。

    几个人一齐往门口看去,只见门开了,叶浩然手中拿着公文包从外面进来。

    叶子墨的眼中有一丝惊喜一闪而过,随即脸色就沉下来,而海志轩则庆幸叶浩然想儿子,到底回来了,今天这局面看来是他要赢了。

    是叶理事长!他竟然回家了!

    夏一涵以为再见他已是遥遥无期了,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这一定是冥冥中注定,是莫小军在帮她吧。

    怕失去这难得的机会,夏一涵毫不犹豫,霍地起身就往叶理事长的方向奔去。

    付凤仪和海志轩还在跟叶理事长说话,身后除了叶子墨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这些细节夏一涵都不知道,她的眼中现在只有叶浩然一个人。

    叶子墨也猜到她要干什么了,并不加阻拦。

    “叶理事长!叶理事长!我要告状!”夏一涵急切地说道,叶浩然先是一愣,随即把手上的公文包往玄关的格子架上一放,沉声对她说:“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付凤仪和小保姆对夏一涵的异常倒是颇为震惊,却也都没说话。海志轩本来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也站在那儿不说话。

    室内一片安静,夏一涵已经奔到了叶理事长面前站住,她激动的差点去抓叶浩然的胳膊。

    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跟自己说,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要冷静,否则连话都说不清,还谈何伸冤呢。

    终于平复了呼吸,夏一涵仰头看着叶浩然,郑重地说道:“我的男朋友莫小军被临江市商会会长的女儿于珊珊放火烧死了,临江市公安局给出的结果是意外死亡。我不服,多次上告都没有结果。不仅没有结果,为了灭我的口,我还被于珊珊安排的人四处追杀。听说叶理事长是一位刚正不阿的清官,所以我来找您,希望您能还我和我男朋友一个公道!”

    夏一涵字字有力,每个字都是泣血之言。

    叶浩然眉头皱在一处,略思索以后,承诺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专门安排人去查。如果真像你所说,你的男友是冤死的,并且证据确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谢叶理事长!谢谢叶理事长!”夏一涵的眼中盛满了泪,说着感谢,眼泪已经从眼眶中一串串地滚落。

    她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小军,你听到了吗?你听到叶理事长的话了吗?我们终于有希望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墨已经走到她身边,云淡风轻地说道:“案件调查是需要时间的,你说于珊珊一直在找人追杀你,看来你很危险。这样吧,你还是跟我回我的别墅,那里保安众多,何况她再大胆,也不敢到我那里去闹事。”

    叶浩然知道夏一涵曾是叶子墨的女佣人,而且从付凤仪的言谈之间,也略略知道他的儿子对这个夏一涵有些特别的情绪。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