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1章 几乎没有翻案的可能

    付凤仪觉得这两位的举动有些奇怪,却也没多问,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随便看着。

    海志轩原也知道有小兰在,他不好跟夏一涵说什么。他说要跟着做菜,无非是要跟夏一涵多接近一下,自然也是要让叶子墨看到他的态度。

    而叶子墨呢,不管他有没有机会单独跟夏一涵说话,他就是不肯让他接近她,哪怕只是同在一个空间里,他都忌讳。

    夏一涵看似在认真的帮小兰的忙,实则对客厅里他们的对话,她还是很留意在听。知道海志轩要来厨房,她是真的不愿意。他越是这样要接近,就越会激发叶子墨的怒气,到时候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海志轩走进厨房,刚看了一眼夏一涵,叶子墨已经到了厨房门口。

    “夏一涵,跟我过来,有事跟你说!”

    “是,叶先生!”夏一涵擦了擦手,对着海志轩点了点头,说了声:“海先生您好!”就跟海志轩擦身而过,走出厨房。

    叶子墨的卧室靠北面,他是特意把有阳光的那间卧室让给母亲的。

    夏一涵跟着叶子墨走进他卧室,发现他这里的房间布置要正常的多,跟寻常人家的男生卧室差不多,深蓝色的格调,干净整洁。

    整个房间里最奇怪的地方是床头柜上有一个相框,相框是空的,没有照片。

    夏一涵之所以打量他的房间,是在降低她对这个男人的注意力,她不想关注他。

    同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想着他在她身边,她的心会遏制不住地疼痛,他伤害她的那些记忆会不自觉地跳出来,即使她再怎么转移注意力,都没有办法做到平静无波。

    他的脸色很阴沉,嘴边挂着一抹讽刺的笑意,居高临下把她看着,声音清清冷冷的。

    “不错,很有手段,前脚刚到,姓海的就来救你了。”

    她的解释他从来都不听,所以这次她不再解释,而是低垂头看着地面。

    叶子墨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她下巴,迫使她抬头仰视他。

    “害我还不够,现在的策略是,直接到这里来害我父母?”

    他在说什么?夏一涵秀眉紧紧皱起来,连连摇头。

    “没有,我没有想害您,更不可能害您的父母。我来这里,是因为不想总给您和宋小姐之间制造……”

    “够了!”他低声怒吼,随后冷冰冰地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不会让你有机会留在这里。吃完饭,我会带你回别墅。”

    “你!”夏一涵死死咬住嘴唇,她好不容易才争取来这里,他怎么可以说让她走就让她走。

    他那样伤害她,还不够吗?

    “为什么?叶子墨,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放过我不行吗?我只是想要平静。”

    叶子墨的脸色更沉了几分。

    “你想平静,恐怕就不会想要来这里了吧?”

    “我……”夏一涵想把她来这里的目的说出来,可她根本就不敢赌。他这人行事怪异,她要是赌输了,就失去了给小军伸冤的机会。这么久都忍了,不能功亏一篑。如果能留在这里,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假如不能,就算跟他回去,就算再被他误解折磨,她也得认了。毕竟在别墅也有见到叶理事长的机会,虽然会很难等到。

    夏一涵不知道能说什么,说了一个我字,就沉默下来。

    叶子墨也不说话,只是带着几分压迫地看着她,房间里安静的让她很不安。此时,他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的目光没离开过她的脸,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叶先生,我又拿到了一些夏一涵的资料。我在省政府大院外面,您看是给您送过去,还是稍后给您?”秘书林大辉在电话那头问道。

    “送上来!”

    “是,叶先生!”

    “给我把房间好好整理一下,不到吃饭之间,不许出去这个门半步!”叶子墨吩咐完,打开门先出去了。

    没多久林大辉上楼按门铃,保姆小兰对他很熟悉,知道是找叶子墨的,直接给他开了门。

    “叶先生呢?”

    “书房。”小兰一直在厨房里,不知道叶子墨的去处,倒是付凤仪应了一句。

    林大辉说了一句谢谢夫人,拿着档案袋去了书房。

    叶子墨拿出档案袋里的资料快速看了一遍,跟他料想的一样,夏一涵的确是跟于珊珊有仇,这个于珊珊纵火烧死了她的初恋男友莫小军。上次他让管家安排人去查过夏一涵的事,回来给的资料是夏一涵是一名孤儿,被姓莫的家里收养。莫家另外还收养了一个男孩,叫莫小军,有一个亲生的女孩叫莫小浓。这些都和夏一涵说的一样,两次唯一的不同是,他没有得到莫小军死亡的消息。

    不用想也知道是于珊珊那边有意把消息给封锁了,看莫小浓和夏一涵之间的暗流涌动就能猜测到,莫小浓也是被于珊珊收买的一份子。

    “临江市商会的于理事长怕被查到,下过密令,谁都不许提莫小军死亡的事。我能查到是因为有个发小正好曾经负责过这个案子,他说从技术层面分析,那场火根本就是人为的,不可能是意外。上头压着不让查真相他很不服气,可又没办法,怕丢了饭碗。”林大辉站在电脑桌前对叶子墨解释道。

    “嗯!”

    叶子墨把那份资料又看了一遍,这回就可以完全解释通夏一涵的所有行为了。

    她来到叶家,为省商会会长那边做眼线,交换的条件恐怕是钟会长通过海志轩向她承诺,会给她翻案。还有一种可能,是她忍辱负重的留在这里,是想见他的父亲。

    其实后者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谁都知道于会长其实是叶浩然的人。

    他眉头微微蹙着,又想了想姓钟的那个狡猾的老狐狸,他完全可以把这件事弄大,除去叶浩然的一小部分势力,他没那么做,恐怕还有一个更大的圈套等着叶浩然吧。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一年了,一些证据应该也被毁的差不多了吧。你去了解一下,如果通过正当的途径,还有没有翻案的可能性。”半晌叶子墨问林大辉。

    “叶先生,我了解过了,几乎不可能。我那位朋友说当时上面就把所有侦查记录给调走了,所有的现场取证,都没了。而且案发是在晚上,没有人证。莫小军的尸体早就被强制火化,埋葬了。现在这些资料都只能算是推论,不能作为证据。于珊珊后来还做了很多动作,其实是她自己心里没底。要是她心里有底,大可以放心不用抓着不放,因为没有证据就几乎没有翻案的可能了。”

    “知道了!差不多吃午饭了,你留在这里吃饭吧。”

    林大辉脸上有些不自然,轻声说:“叶先生,我约了女朋友。”

    “女朋友?”叶子墨难得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拍了拍他肩膀,说:“去吧!”

    “哎!”林大辉答应着,脚步很轻快地往门口走,手刚碰到门把手,叶子墨又沉声吩咐道:“等等!”

    该不会临时又不让他去吧?他有点儿小郁闷地转过头,看着叶子墨。

    “我记得上次有人说陶春苑的房子不错,下午带着女朋友去看看吧,定一套大户型的,算公司给你的福利。”

    林大辉有点儿不可置信,那里的房子,大户型的少说也一两百万,叶先生是不是太大方了些?

    “这,叶先生,您……我怎么敢收呢?”

    “真不敢收?那我就不给了。”

    林大辉想着女友看着那么大房子时还不得高兴的跳起来啊,那丫头虽然没有多虚荣,可是大房子没有谁不喜欢吧。

    “去吧,你在我身边跟了这么久,只是一套房子,应得的。”叶子墨又严肃地说了一句。

    “多谢叶先生,我一定会更努力的工作!”林大辉的眼睛甚至有些湿润。

    他这么高兴让叶子墨心里也不禁有些感慨,钱对他来说,早就只是一个符号。林大辉多年来可算是他的左膀右臂,诚实可靠,勤勤恳恳的,帮他分担了大部分工作。就是给他再多,他也不会舍不得的。

    叶子墨挥了挥手手,林大辉千恩万谢的出去,帮他关上了书房的门。

    夏一涵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她有一个心爱的人,不是海志轩,他始终没信。现在看来,她在这一点上的确是没有骗他。

    虽然那人不是海志轩,而是莫小军,其实对叶子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只要想着她为一个男人可以连命都不要,他就觉得有种烦躁感,甚至会羡慕嫉妒那个死了的人。

    他把资料袋放在桌子上,闭目回想这段时间来的事。夏一涵既然是要报仇,没有理由说走就走。既然不会轻易的走,昨晚为什么又收拾东西,难道只是简单的想来他母亲这里?那怎么解释海志轩在门外等她的事,这事就连海志轩自己也承认了的。

    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两人在合演一出戏,是做给他看的。

    夏一涵被叶子墨留在他的卧室里,房间里一尘不染,所有的东西都井然有序,她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整理。

    不想在他房里发呆,她把他的被子打开,又折好,做完这个似乎有没有其他事可做了。

    在他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发现他房间里还有个小书架。她站起身,去整理他的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