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9章 痕迹

    罢了,她根本不会认,明知道一定是她,还有什么问的必要呢。

    莫小浓仔细观察她的脸色,确定她是真的很生气,现在她可不是家里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孤女了,她是叶子墨的心头肉,她以后还要仰仗她呢。

    她连忙堆起笑脸,在夏一涵身边坐下,柔声说道:“姐,是我说的,我承认,可我是为你好。你走什么走啊,你不是傻吗?他爱你,你把第一次给他这样的男人,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想啊,要是你跟的是小军哥,他能给你什么啊。可是子墨哥就不一样,你要是做了他老婆,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呐。就算不能做老婆,做个小三,给他生个儿子,以后一辈子也是大富大贵,什么都不用干了,天天开着名车,住豪宅,出入高档场所。”

    夏一涵睁开眼,怒不可遏地看着她,严肃地斥责道:“莫小浓,你真是无可救药了!不要再跟我说话了,我不想跟一个满脑子只有钱,只有虚荣的人交流,我没你这样的妹妹!”

    “我怎么了?我这么想有什么不对的?非得像你这样把自己弄的要死不活的就叫高尚啊?高尚值几个钱?算了算了,看你刚被强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还是睡觉吧。”

    夏一涵什么都不再说,又闭目歇了一会儿才强撑着爬起来,去衣橱里拿出睡裙。

    她再累,都要洗掉那个男人在她身上摧残的痕迹。

    整个宅子里一片安静,夏一涵迈着酸痛的双腿去了主浴室,放了水,把自己埋在浴缸里。

    他残暴对待她的那一幕不由自主地钻进她脑海,她摇头想要甩掉,却根本甩不掉。她曾经很天真的以为他对她多少是有些爱怜和喜欢的。现在她再不会那么想了,他要是有一丁点儿的怜惜她,也不会那么残忍地夺走她的第一次。明知道她都要痛昏过去,他还是像对待敌人那样对待她。

    也许他是真的误会了,才那么做。可他要是有一丝的信任她,也不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惩罚她。他宁愿相信她妹妹的告密,也不愿意相信她的解释。所谓的误会,根本不能成为他那么对她的理由。

    她曾经为没有提前告知他,导致他出车祸受到伤害自责那么久,现在看来所谓的车祸也许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要是盆骨真受伤了,生殖器真受损了,怎么可能那样?可见她的自责真是幼稚可笑。

    她在温热的水中泡了很久很久,希望这样能够洗掉他给她的侮辱,洗掉所有的悲哀。

    明天开始,她的脑海中只能想着小军,思想再不会为那个恶魔停留一分一秒。

    夏一涵整夜未睡,天亮后,全身还酸痛的像是散了架。她照常早早地起床,像平时一样去陪着叶子墨晨练。

    出门时她跟自己说,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小军曾经说过,再痛苦的事都要面对,只有面对了,才能超脱,才能忘记。

    她站在叶子墨门口,敲门之前,脑海中依然是被他摧残的画面。深呼吸了两下,她坚定地敲门,低声说道:“叶先生,该起床晨练了。”

    她话刚说完,门忽然被从里面拉开,叶子墨身穿一身白色的运动专用背心短裤从里面走出来。

    他冷淡地扫了她一眼,抿着嘴唇没说话。

    夏一涵失了初次,今早脸色还是惨白的。那苍白的小脸有些刺的眼,他想要问问她,是不是很难受,又觉得他真是他妈的太妇人之仁了。

    这都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不值得怜惜!

    他在前面走,夏一涵跟在他身后。

    一切的画面好像都很熟悉,心境却完全不同。她不再看他魁梧的背影,不再有心要撞出胸膛的悸动。如果硬要说她对他还有什么感觉,那大概就只剩下了恨。她想要逃离这个人,连一秒钟都不想在这栋别墅里面停留。此时她只希望他得到以后真的对她麻木,可以在他母亲提出要带她走的时候,他无所谓地打发她过去。

    一路走到健身房,他在跑步,她像往常一样用托盘托着毛巾站在他几米远的地方,候着。

    没多久,管家带领酒酒,刘晓娇,方丽娜她们也来了。

    运动完了,擦汗时,叶子墨在方丽娜托盘里拿了毛巾。自从赵天爱走后,方丽娜觉得太子爷对她有些冷淡,没想到今早又想起她来了。

    她崇拜地看着叶子墨的俊脸,尽量笑的好看些。她的努力叶子墨当然看得到,他嘴唇轻弯了下,回头问管家:“方丽娜好像还没到主宅值过夜班吧,今晚让她到主宅值夜班。”

    管家和方丽娜一直盼着这个机会,好几次想安排都没办法,没想到叶子墨今天自己提出来了,两人自然是无比高兴的。方丽娜更像是中了头等奖似的,故意羞红了小脸,惊讶地问:“真的吗?太子爷,我早就想去给您值夜班了!”

    夏一涵始终低着头,刘晓娇和酒酒悄悄瞪了方丽娜一眼,又默默看向夏一涵,有点儿担心她。夏一涵则平静地低着头,他就算把所有女佣人都放他床上去,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醋意。倒是这个方丽娜一旦得到个好脸色,就会肆无忌惮地对付她,如果她不能如愿去他母亲家里,她的平静也要结束了。

    叶子墨离开时,夏一涵照常跟着,这天的早餐是在大餐厅里进行的。付凤仪坐在主位上,叶子墨和宋婉婷分坐在两边。莫小浓因为是客人,也坐在主桌。

    “涵妹妹,你怎么又这么见外了,坐呀。”宋婉婷笑着招呼她。

    “谢谢!我还不饿,还是晚些再跟大家一起吃吧。”

    宋婉婷的眼光带着几分调皮地看了一眼叶子墨,好像在研究他的表情,又看了看夏一涵,然后就含义颇深地笑了一下。

    昨晚叶子墨对管家的大声呵斥,还有海志轩来的事,宋婉婷也听到了。她猜这两个人是闹了什么大矛盾,恐怕是夏一涵又勾引海志轩被叶子墨给发现了。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产生的嫌隙,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一涵,坐下来吃吧,你妹妹还在这里呢。”付凤仪说了句,夏一涵不再推辞,应道:“是,夫人,谢谢夫人。”说完,就在莫小浓旁边坐下来。

    女佣们给几个人上了早餐,付凤仪一边慢悠悠地吃着慕斯蛋糕,一边说道:“一涵这孩子,还真是不错,做人做事都很有分寸。”

    这话她自然是说给儿子听的,叶子墨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忽然夸起了夏一涵,她是不赞成她跟他走太近的,他心里清楚的很。

    叶子墨不接话,倒是宋婉婷笑道:“可不是吗?要不我为什么要认她当妹妹,说了也不怕这些小美女不高兴,我真是觉得不论长相还是待人接物,涵妹妹在这些人里面都是最最好的了。”

    付凤仪点了点头,继续说:“我家里的小保姆最近谈了恋爱,要回家结婚去了。家里没个稳妥的人照顾还是不方便,一涵,你愿意跟我到我们家里去吗?”

    夏一涵总算等到了这句话,付凤仪话音刚落,她就急切地说道:“我愿意!”

    莫小浓求助似的看向叶子墨,他表情没变,缓缓放下手中的牛奶,看着母亲,缓慢地开口:“妈,夏一涵在我身边,我已经习惯了。我看您那里缺保姆,可以要酒酒去,她很活泼,有她在您身边,您心情会更好的。”

    说完,还不待付凤仪说什么,叶子墨已经沉声说道:“酒酒,这次我母亲走,你就跟着去,工资给你加倍。”

    酒酒觉得太子爷肯定还是爱夏一涵的,不然不会留下她。夏一涵要真走了,就少了跟他接触的机会,那就便宜了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宋婉婷,也便宜了方丽娜。她虽然也想留在别墅里,不过为了好朋友,她还是愿意做出牺牲的。何况,两倍工资对她的诱惑力还是相当的大。

    “好!”她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断了夏一涵的盼望。夏一涵这回没办法平静了,她略带了几分焦急地看向付凤仪。付凤仪则婉约地一笑,说:“酒酒,这名字倒是有意思,还长了两个大酒窝,挺可爱的。”

    付凤仪说要带夏一涵走的时候,宋婉婷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叶子墨孝顺,一般他母亲提出来的事,他都会照办。没想到为了个夏一涵,他公然地反对她母亲的话。该死的夏一涵,不知道怎么把他弄的那么着迷的,他就是生了她的气还不放手,真是要气死她了。

    宋婉婷稍微动了一下,站在她身后伺候着的肖小丽,立即心领神会,开口说道:“可不是吗?这个酒酒美女好漂亮,看着办事也利索。我们婉婷姐一来就看上她了,还说过一段时间我回宋家照顾,她就要她跟着她呢。”

    宋婉婷假装瞪了一眼肖小丽,轻声呵斥:“你说这个干什么呀,难道还要我跟阿姨抢人啊?”付凤仪自然明白她们两个人这一唱一和的意思,她也确实是想把夏一涵带走,正愁没借口。她把借口送来了,她更不会拒绝。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