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8章 没有

    夏一涵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她庆幸他没有深问,更庆幸他的安全得到了保障。

    叶子墨并没有错过她喜悦的眼神,只是假装没注意到。

    他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去工作吧。”

    夏一涵走后,叶子墨又把监控看了一遍,尤其是关于夏一涵的。

    走廊上,管家恨恨地瞪了夏一涵一眼。

    她已经不在乎了,反正马上就要走了。他为难她那么多次,她只是揭发了他受贿的勾搭而已,而且还是为了保护叶子墨的无奈之举,对他算客气的了。

    吃过晚饭,夏一涵去了工人房,找酒酒和刘晓娇说了一会儿话。

    在这里,她们是她的朋友,她真希望以后还有相逢的机会,她能为她们做些什么。

    还有为她而被赶出去的郑好,每当想起,她心里就特别愧疚。

    离愁别绪萦绕心头,她最最想的,还是去跟叶子墨告别,哪怕就是去跟他闲话两句,让她再看他一两眼也好。

    可她不敢去,她怕他抱她,怕他说想她,她会舍不得走。如果他对她再温柔一些,她真怕自己会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没名没分的呆一辈子。

    理智告诉她不能去看,心里却还在想着,真的连单独说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吗?

    她走了两步,又强压住去看他的冲动,在主宅旁边的一处乘凉椅子上镇静了好一会儿才回房。

    莫小浓正趴在床上玩着她的苹果,姐姐进来她像是没注意到,照样在玩。

    夏一涵的东西不多,但还是习惯于在出发前先收拾一番。见她在收拾东西,莫小浓状似无意地问:“姐,你要做什么呀?”

    “不做什么。”

    “哦!”

    “姐,你睡衣拿给我,我去洗个澡。”

    夏一涵去衣橱里拿了睡衣,扔给她。

    莫小浓把苹果放下,拿了睡衣出门,回头瞄了一眼夏一涵没注意,出门后没敲门直接闯进了叶子墨的卧室。

    他对她的到来有些奇怪,刚要问她有什么事,她已经跑到他的身边,急切地说:“子墨哥,我姐要走!”

    “什么?”叶子墨皱着眉腾的一下站起来。

    “我姐要走!她在收拾东西!”莫小浓再次强调了一遍。

    怕叶子墨不相信,她补充道:“中午看她就不对,还去敲衣帽间的窗户,跟里面的男人说悄悄话。”

    “子墨哥?”

    莫小浓不知道叶子墨把她后面这句话听清了没,她只感觉到身边一阵风似的,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已经冲出了门。

    夏一涵的房门半开着,她此时正把宋婉婷陆陆续续送给她的东西放在床上清点,打算走的时候,一并留在这里,还给宋婉婷。

    “你要去哪里?”身后响起叶子墨熟悉的声音,夏一涵心跳陡然加快,她喜悦地转过身去,真是他!

    她痴痴地望着他,对在离开前还能再看他一眼,感到又激动,又满足。

    旋即她意识到自己过于暴露了情绪,担心他看出异样,连忙低下头,抱起床上的衣物,装作很平静地从他身边走过去,心跳却在离他越来越近时更乱了。天知道她多想再看看他,记住他的轮廓,在见不到他的日子,默默想念。

    叶子墨冷眼看着她,在她经过他身边时,劈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她手上的东西全被拽撒在地上。

    “跟谁走?海志轩?”他皱着眉头,声音里含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夏一涵错愕地望着他,触上他含怒的双眸,有点不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他知道了她要跟他母亲走?不,不对,他问她是不是要跟海志轩走。

    他抓的她手腕很疼,他粗暴的态度让她心更疼。她一边想要挣脱他的钳制,一边急切地解释:“好痛!你放开我,我没有要跟他走啊。”

    “真没有?”他把她拉近了些,眯着眼盯着她的眼。

    他怀疑的态度一下子让夏一涵更加难受,他为什么总认为她跟海志轩有关系,难道到了这时他还感觉不到她是喜欢他的吗?

    “没有!”她说出着两个字时别提多委屈,多无奈了。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情绪,叶子墨的心瞬间莫名其妙地有些软化。

    她可能只是收拾一下东西,会不会是他多疑误会她了?

    几乎是出于本能,他伸出双臂,想要搂住她,慢慢问她,听她解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叶先生!”

    “说!”

    “海先生的车在大门外停了大半个小时了,似乎在等人,我来请示一下,要不要请他进来……”

    叶子墨的手僵在半空中,眼里的柔情被一股强烈的恨意所取代,他死死地瞪着夏一涵无辜的脸,冲门外怒喝:“滚!”

    他差点又被她骗了,这个狠心的女人,他气得一把捏着她的下巴喝问:“还说没有?”

    夏一涵愣了,海志轩,他在门外干什么?难道是因为中午她使计逼走眼线的事来见她的?她来不及仔细思考,已经被叶子墨狠狠摔在了床上。

    “该死的女人,要走可以,把身体留下!”叶子墨几近疯狂将她压在身下,大手一挥,她的女佣制服就被他撕成两半,她又惊又羞,慌乱地伸手捂住上身,“叶子墨,事情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

    叶子墨哪里还肯听她解释,他的心早已经被嫉妒烧焦了,此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惩罚她,占有她!

    他血红着眼,单手将她乱挥的双手扣在头顶,另一手用力扯掉她的裙子。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激发了他的怒火,也引燃了他的欲火。

    “叶子墨,你不能这样!我会恨你!”她的声音也在颤,恐慌中夹杂着失望。

    她的威胁,他置若罔闻,巨大的痛楚让夏一涵几近昏厥,可身上再痛,都没有心更痛。

    在他强占她的瞬间,她的心彻底碎了。

    他带着王者的威严睥睨着她,声音清冷地开口:“夏一涵,记着是谁占有了你!记着谁是你的男人!”

    她一张脸已经痛的泛白,双眼凄凉地看着他,却根本阻止不了他的步伐。

    她不再反抗,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她本都不该对他动心,不该在接近他的时候时而忘记小军,所以现在再大的疼痛都是她应得的,她为自己感到悲哀。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要让自己记住,他是怎么伤害她的,从此以后就再不会动心了。

    他的心变得无比冷硬,他再不会对这个女人心软了,以后都不会再有温柔。

    他知道她痛,他就是要她痛,痛才能记住。

    过了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惩罚才终于结束。

    夏一涵全身酸痛地躺在床上,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像生命已经不存在。她闭上眼,再不看他一眼。

    鲜红的血液,是她纯洁的象征,她的反应一直都很生涩,所以他并不怀疑她是第一次。能够把她的第一次夺走,他很解气。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裤,冷淡地扫了她一眼。

    “没有我的同意,你休想走出这栋房子半步!”他冷冷甩下这句话,大步朝门口走去。

    夏一涵硬撑着睁开眼,皱着眉质问:“你说过,要走可以,身体留下。现在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我也应该行动自由了吧?”

    他停了步,回过头,轻蔑地弯起嘴角:“等我腻了,你就有自由了!”

    说完,他再不理她,摔门而去。

    “管家!”他在走廊上扬声叫了一句。

    被叶子墨骂了的管家没敢走远,就站在夏一涵住的客房外不远处,听到他叫,立即小跑着过来。

    “叶先生,有什么吩咐?”

    “去把海志轩给我叫进来!我在会客室等他!”

    “是,叶先生!”

    叶子墨回到卧室,快速冲了个冷水澡,才去了会客室,坐在沙发上冷着脸等海志轩。

    别墅外面停着的确实是海志轩的车,夏一涵今天把他的眼线给打发了,所以他是故意在叶家大门外转悠的。

    管家派人去请他进来,海志轩丝毫不意外。

    “海先生,里面请!”管家毕恭毕敬地对海志轩说道。

    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进门,叶子墨则冷淡地注视着他,带着几分讽刺的语气说道:“海先生大晚上的散步散到我门外来了?真是好兴致!”

    海志轩轻轻一笑:“我也觉得我兴致不错。”

    叶子墨的脸色更冷。

    “可惜,你在外面像个傻子似的等着的时候,她却在我身底下享受着。”叶子墨的话让海志轩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又淡然一笑,反问他一句:“你确定是享受?不是被迫的承受吗?”

    叶子墨的表情纹丝未动,只掀了掀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我可以碰她,旁人连她的面都休想见到。”

    假如海志轩可以在叶家公然抢人,他是不会犹豫的。可他和叶子墨心里都清楚,他根本不可能那么做。

    “我愿意等她,并且我愿意放弃所有其他的女人,娶她做我妻子。我相信,最终的胜利者,一定会是我!”海志轩铿锵有力地说完,连坐都没坐,就直接转身离开。

    好个海志轩,公开宣战了,倒是那个女人还嘴硬的很,一直都不承认她是要跟他走。

    叶子墨一脸严肃地坐在会客室里,面色越来越凝重。

    莫小浓洗了澡回房时,房间里一片狼藉,夏一涵闭目躺在那儿,身上只盖了撕破了的裙子,身底下有刺目的血迹。这么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可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关切地叫了一句:“天呐,姐,你来大姨妈都不知道吗?”

    夏一涵这才睁开眼,死死瞪着这个她爱护了将近二十年的妹妹。

    “你说的,对吗?”她语气有些凌厉,声音却不大,她被蹂躏的根本没有大声说话的力气了。

    “我说什么了?哎呀,你没有卫生巾了吗?”

    夏一涵看了她一眼,又无力地闭上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