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5章 绝不善罢甘休

    一顿饭,她吃的异常尴尬,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的小妾,在老爷和大房身边坐着,如坐针毡。

    早上她已经反复想过了,要脱离她的尴尬处境,又要能给莫小军洗冤,就只有一个办法。

    不过那个办法,也是要等的,要等到叶子墨母亲来才行。

    第二天白天,夏一涵正被宋婉婷拉着陪叶子墨说话时,忽然门卫向管家报告,说大门外来了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叫莫小浓,是夏一涵的妹妹。

    夏一涵心一惊,对妹妹找到这里来,着实意外。

    但很快她就想清楚了,妹妹是于珊珊安排来的。

    当年于珊珊摆平莫家就是靠两点,一是给了几十万的丧葬费,二是给正要升大学的莫小浓安排了东江省最好的电影学院就读。

    莫小军对莫小浓,从始至终比亲妹妹还要疼爱。

    可她为了前途,出卖莫小军,这让夏一涵无法理解和原谅。

    “你有妹妹叫莫小浓,是吗?”叶子墨派人查过,是有些印象的。

    夏一涵猜得到莫小浓来,是于珊珊派她来做说客的,让她别再闹,别再告,承诺给她某些好处。

    她很不想理这个让她极度失望的妹妹,到底怕于珊珊心狠手辣一怒之下拿她做要挟。

    思来想去,夏一涵还是点点头。

    “是,我有个妹妹。”

    “哎呀,既然是涵妹妹的妹妹,那也是我妹妹了。我跟你去门口迎接她一下吧,要不妹妹觉得我们怠慢了。”

    宋婉婷说着,站起身,拉着夏一涵的手就往外面走。

    夏一涵赶忙婉拒道:“您不用这么隆重的,她还只是个小孩子。”

    “再小也是妹妹,越小越要爱护嘛。”

    到了门口,宋婉婷命人打开大门,果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非常高挑,水灵灵的女孩子。

    看样子最多二十岁,长的和夏一涵不像,但神韵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呦,妹妹,你来了?快跟我进来!”

    宋婉婷放开夏一涵的手,转而抓住莫小浓的。

    “姐姐,她是?”莫小浓看对方穿着一身的世界名牌,不知道是谁,但想来也是这家的主人吧。

    “我是你婉婷姐,你姐姐夏一涵认我做干姐姐了,所以你以后也是我亲妹妹来着。这是我未婚夫叶子墨的家,跟我进去吧,到这里就要像到家一样呢。”

    宋婉婷几乎不给夏一涵插话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把莫小浓给收拢了。

    进了主宅大厅,莫小浓第一眼看到端坐着的叶子墨,就被他整个人散发出的迷人魅力给吸引住了。

    宋婉婷毫不意外,别说是莫小浓这么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就是她这个大家闺秀,第一次见到叶子墨时也是惊为天人,心内沸腾不已。

    直到现在,他要是靠她近一点儿说话,她都还会心动的厉害。

    夏一涵注意到莫小浓的眼神有些痴迷,忙攥住她的手,介绍道:“这位是叶先生!我在这里做女佣,叶先生是我的雇主。”

    莫小浓来之前听于珊珊说了,她是给理事长的公子做佣人的,所以姐姐这么说,她也不意外。

    “叶先生,您好!你长的真帅啊!”莫小浓由衷地赞扬道,没掩饰她的倾慕之情。

    叶子墨微微弯了一下唇角,温和地说:“是一涵的妹妹,以后不用客气,没事常过来玩吧,晚上就跟你姐姐住在她房间里。”

    莫小浓觉得这个英俊无比的男人态度温文尔雅,真是所有少女梦寐以求的高富帅,心中不觉无限神往。

    宋婉婷在莫小浓那一眼痴迷的注视中顿生灵感,她不好对付夏一涵,就让她妹妹来。

    等到姐妹相争,她来坐收渔翁之利。

    宋婉婷拉住莫小浓的手,在沙发上同坐下的同时,还在夸奖她。

    “哎呀,子墨,你看这妹妹长的多漂亮,嘴巴又甜,真是难得。”

    夏一涵不想莫小浓受到宋婉婷太多的关注,忙轻声说:“她年纪还小,您别夸她了。”

    莫小浓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她知道自己没姐姐漂亮,所以她拼命学化妆,她一定要让人觉得姓夏的养女,没有她这个亲生的女孩子一半漂亮。

    叶子墨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点点头,说道:“是长的不错,也很有礼貌。”

    他的称赞让莫小浓心里乐开了花。

    “小浓今年多大了,在读书吗?”叶子墨随意地问,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比平时要温和多少倍。

    宋婉婷知道他这是在给夏一涵面子,才细细问她妹妹的事。

    他第一次上宋家门的时候,也没见他对她弟弟有这么关心过。

    夏一涵也几乎没见过叶子墨跟谁这么平易近人地聊天,哪怕是跟海志轩聊天,他的表情大多数时候都是严肃的。

    “我就在东影读书,表演系,大二了,叶先生。”莫小浓对她在东影读书,且还学的是表演,一向是非常骄傲自豪的。

    “以后别叫叶先生,叫子墨哥吧!”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这么叫?”莫小浓小脸兴奋的通红,瞬时眉开眼笑。

    “嗯。”

    “子墨哥!”莫小浓甜甜地叫了一声。

    “嗯。”叶子墨淡淡应道。

    “我,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跟你拍张照片?子墨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帅最帅的男人。要是不让我拍一张照片,可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呐。”

    夏一涵皱眉轻摇头,她这么张扬,宋婉婷表面在笑,心里别提要多嫉妒了。

    这个傻丫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树敌呢。

    叶子墨像是很高兴,痛快答应了。

    莫小浓手里拿着一个香奈儿的包,是这次于珊珊要找她办事,从自己的包柜里拿出来贿赂她的。

    她从包里拿出苹果手机,欢快地走到叶子墨身边,因叶子墨坐着,她站着,所以她稍微弯身,头靠到叶子墨头边,按下快门。

    这亲昵的样子让宋婉婷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似的难受,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心想,你就给我可着劲儿的招摇吧,总有一天我让你哭都找不着调。

    夏一涵倒没什么吃醋的感觉,她知道叶子墨不大会对莫小浓有什么男女之情。

    她的注意力在莫小浓的包和手机上。

    她自小就任性,到了十几岁,因为长的漂亮,被很多人追求。人家送的东西,她从不拒绝,夏一涵为这事,批评过她。

    但莫家父母爱惜老来女,说什么轮不到夏一涵说她。

    她心里却总在为这个妹妹担心,她这样拿人家东西,喜欢占小便宜,是会吃亏的呀。

    叶子墨极有耐心,和莫小浓说了很多话。

    夏一涵心里也感激他对她家人的照顾,但她心里并不希望他这样。

    宋婉婷同样热情,时不时拉着莫小浓的手,嘘寒问暖的,还送了她一条珍珠项链,叶子墨则吩咐管家包了一个大红包给她,让她有什么喜欢的自己去买。

    “您二位不要把她宠坏了,这么小的孩子要那么现金干什么,会养成挥霍的毛病。”夏一涵极力推脱,极力解释,莫小浓却根本不以为然。

    “姐,这是子墨哥和婉婷姐的心意,我不会乱用的。”

    莫小浓说完,欣然接受。

    叶子墨目光深沉地瞥了一眼夏一涵,她不知道他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吃饭的时候,莫小浓和夏一涵一起跟叶子墨宋婉婷坐在主宅的小餐厅里面,享受着其他女佣人的服侍,让莫小浓感到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吃过饭,宋婉婷说叶子墨需要休息了,陪他回房间后,夏一涵才得以单独跟莫小浓说说话。她把莫小浓带到叶子墨新给她安排的卧室里,把门关好,从里面反锁了。

    “小浓,你这么收他们东西,是不对的,你知道不知道?”

    “有什么不对,是他们要给的,又不是我要的。”

    夏一涵深呼吸,忍着怒意压低声音说:“你都二十岁了,有些道理应该懂,贪图小利会吃亏的。”

    “吃亏吃亏,你跟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吃亏了吗?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吃亏啊?你以为我吃亏了,我死了,爸妈就能把你当亲女儿了是不是?做梦去吧!”

    “你!”夏一涵真要被她气死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她早知道她来会把她气死,她为什么要管她,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孩子,连莫小军的死活都不在乎。

    这里是叶家,她再气都要忍。夏一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能再开口说话。

    “小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是于珊珊告诉你,派你来的?”

    莫小浓有点儿惊讶地看着姐姐,问她:“你猜到了?”

    “这么说是真的!”

    莫小浓想起了她的使命,收起她的小姐脾气,对姐姐笑着说:“还是我姐姐聪明,连这也能猜到。”

    “姐,好姐姐,你就别追究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就算把于珊珊和她老爹都给扳倒了,小军哥也回不来啊!”

    提起小军,夏一涵不禁回想起他是怎么照顾莫小浓的。有一次半夜莫小浓生病,父母不在家,莫小军和夏一涵身上都没钱打车,莫小军背着莫小浓跑了两个小时去医院。

    像这样的事太多了,夏一涵都不敢想,她怕会忍不住想要狠狠抽她一顿耳光。

    夏一涵脸色很冷,她从没有这么看过莫小浓,吓的莫小浓有点儿心慌。

    “我告诉你,莫小浓,我会追究到底,不看到于珊珊父女两人坐牢,我绝不罢休,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得了我。你给我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六亲不认!”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