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4章 他怎么在床上

    宴会结束后,潘瑜找了个时间悄悄把她看到夏一涵和海志轩拥抱的事对宋婉婷说了。

    “婷婷,不是给你出主意,让你弟弟诱惑她吗?你做了没有?真是个害人精,抢你男人不说,现在又来打我男人的主意。”

    “别提了,我上次特意把她带到我们家去,想让我弟弟把她……谁知道子墨临时来了,事情没成。我现在都在担心是不是子墨知道了,故意找人对付书豪。”

    宋婉婷这担忧放在心里好些天了,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让潘瑜来帮她分析分析。

    潘瑜自己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怕再这么下去,海志轩真的跟他断了,她到哪里再找个更好的未婚夫去?

    “就没什么办法,把她赶出去吗?”潘瑜问宋婉婷。

    “暂时不行,不过我看子墨最近对她也不太上心了。过一段时间,他不在意了,我们的婚事也更稳妥了,我再想办法。总之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所有宾客都离开后,宋婉婷去了叶子墨卧室,对他说:“子墨,我们去看看涵妹妹吗?她好像不太舒服。”

    “我不去。”

    “那我带小丽去看看她,要是有哪里不好,好安排她看医生。”宋婉婷试探性地问。

    “随便。”

    叶子墨态度冷淡,但他这人一向难捉摸,她也不敢确定他就真对她没兴趣了。

    表面功夫她还是尽量做,到夏一涵房里探看一回,又叮嘱刘晓娇好好留意着她,有情况就到主宅找他们。

    夏一涵客气地千恩万谢,心里只想着远离她,远离叶子墨。

    却没想凡事总是那么事与愿违,她想要远,有人偏要她离的近。

    宋婉婷看完回去,不忘又在叶子墨面前详细地说起:“涵妹妹没什么事,只是累了。我让刘晓娇好好照顾她,她要是哪里不舒服,就叫她到主宅来叫我们。要说,涵妹妹住的那么远还真是有些不方便。”

    为了表现她的大度体贴,宋婉婷说的很善解人意,怎么也想不到叶子墨会接她的话。

    “真觉得不方便的话,让管家收拾一间客房出来给她住吧。人前人后都说是你妹妹,亏待了不好。”

    叶子墨看似是应承了她的话,实则有他自己的考量。

    那个女间谍,女特务,离他越近,越好控制不是吗?

    宋婉婷恨不得能把她的话吞回去,可惜覆水难收,她只好笑着,说道:“这样很好,不过今天涵妹妹身体不舒服,改天再帮她安排吧。”

    “还用她亲自搬吗?”叶子墨反问。

    他言下之意,是要她立即安排?

    宋婉婷脸上堆着笑,调侃道:“我未婚夫真是什么事都雷厉风行啊。”

    叶子墨不接她的茬,她也不敢惹他,要是宋书豪案子闹大了,她还指望他出面呢。

    “她身份在那儿,住大房间也不适合,就把她安排在我斜对面那间小客房里面吧。”叶子墨对宋婉婷吩咐道。

    那间房虽然小,却是离叶子墨卧室最近的地方。

    她的地位俨然比她这个正经未婚妻还高了,宋婉婷气的直咬牙,奈何她现在也还只是个未过门的未婚妻。未字当头,轮不上她说什么。

    宋婉婷亲自安排管家派人给夏一涵挪地方,夏一涵百般拒绝,却根本由不得她。

    被安置进主宅,夏一涵浑身不自在。

    可她也明白,不会真是宋婉婷的意思,她还巴不得她离叶子墨远些呢。

    一定又是那个男人,他对人的态度,永远都让人摸不透。

    夏一涵无奈地在主宅里安顿下来,她住的那间客房的确不大,装饰却也是很讲究的。

    整个房间的色调是浅蓝色,连灯光也是淡淡的蓝,很舒适的房间。

    唯一遗憾的是,里面没有配备洗澡间,她要洗澡,需要到主宅最大的洗浴室里去。

    没有人给她房间的钥匙,她也不想开口问管家要。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搬到主宅已经惹的管家和佣人们不高兴了,她想做到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快晚上十点了,她看叶子墨和宋婉婷的房间灯都熄灭了,才悄悄拿了女佣统一发的睡裙,去了洗浴室。

    走的时候,她把灯关了,把门很轻很轻地带上。

    晚上主宅里也就是叶子墨,还有宋婉婷,另外也就是两个当值的安保员在,她想应该是安全的。

    洗完澡,她把换下的衣服等全洗干净了,卧室里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她只能把她的衣物晾晒在洗浴室。

    晒好衣服回到卧室的时候,她依然是轻手轻脚的,生怕扰了旁人的睡眠。

    进门后,她直接把门关上锁好,没开灯,摸着黑往自己床边走过去。

    她的手往床上一探,竟然摸到热热的,是人!

    “啊!谁!”她吓的惊呼一声,却听到床上人慢悠悠地说:“叶子墨,别怕。”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掉头就走。

    想逃?

    黑暗中,他精准地抓住她的手。

    “上来!”他沉声命令道。

    夏一涵想奋力挣扎,却又怕扯痛他的伤口。

    她试图从他的大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您不能这么做,到我房间里睡,算什么?求您快些起来吧!”夏一涵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们一起睡的次数还少吗?”他戏谑地反问。

    “不是,那是您命令我去您房间值夜班,我才去的,不是一起睡。”

    “你的意思是,如果是在我房间里,我命令你,你就跟我去睡了?”他不放手,好像逗弄她很开心似的,就这么逗着她玩儿。

    “不是的,您先放手,放手我再说。”

    “放手你能跑出去吗?”他反问。

    她有些颓败,主宅上锁了,她能跑到哪里去。

    “上来,我那里受伤了,不能对你怎么样。”

    夏一涵真的很沮丧,可又人在屋檐下,实在不知她能怎么办。

    她执着地站在那儿,执着地祈求:“您别这样,行吗?既然我们又不会发生什么,您何必要这么做,让宋小姐生气呢?”

    她真弄不懂他了,以前他是莫名其妙地把她丢给那些女人整她,才说她勾引了他。

    有几次他好像是为了保护她,才让她到他房间里过夜。

    这次,他又是为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他手上一用力,她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他身上,他稍倾斜了一下,半个身子便压住了她。

    “今晚我是来罚你的!”

    他在她耳边喷着热气,低低地说道。

    “你今天犯了什么错,知道吗?”他摸着她的小脸,问她。

    “没,没有。您一定是弄错了,快放开我啊!”

    “跟海志轩拥抱!”他提醒了一句,夏一涵身体忍不住一僵。

    他知道?她怎么就忘记了,他那里有监控录像。

    既然他都看见了,她也只有认下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忽然那样。”

    “知道错了,就要认罚!”

    他说完,头一偏,薄唇覆上她柔软的唇瓣。

    她想推而不敢推,只能摇头躲他,却被他大手固定住下巴,霸道的舌撬开她的贝齿撞进她蜜糖一样的小嘴。

    经过多日的冷淡,这次的吻异常的炽烈。

    慢慢的,她全身都被她吻的发软,找不到一点力气。

    他不只是想要吻她,她的身体是多年来他最渴望的一个。正因为渴望,他才没有立即把她吃了,要留着一点点地得到。

    “别,别这样!”

    她虽然被他亲的已经晕了,理智还是有的,可他却不放过她。

    明明知道不对,在他富有技巧的引领中,她还是渐渐的沉沦。

    他本来也只是想让她忘我,却不想会引火烧身。

    她还想说,让他走,但没开口。

    他伸出手臂,把她的头揽过去,让她枕在他胸前,听他的心跳。

    女人喜欢什么他很清楚,果然听着她的心跳声,她所有的乱纷纷的思绪都慢慢平稳下来。

    叶子墨的自制力是极强的,再想要的时候,也可以停下。

    虽然这个女人让他的停止有些痛苦,却也不是极难的事。

    他平息了自己的欲望,轻搂着她,手温和地抚摸着她刚洗过还湿漉漉的头发。

    这样的姿势不知道维持了多久,她一直等着他厌了麻了,自己把手拿开,回他卧室去。

    他的耐力好像无穷无尽,不知疲倦似的。

    有几次听到他呼吸渐渐均匀了,她想起床离开,又被他勾住肩膀。

    “哪里都不准去,今晚就在我怀里睡。”

    她想说,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算什么?

    也只能在心里叹气,继续被他扣留在身边。

    她始终在等待,没想等着等着,竟真的会睡着。

    醒来时,她有些迷糊,以为他还在,半边床铺已经空了。

    他没有叫她,没有故意让人看见他在她房里过夜,没有让人为难她,她就更奇怪他的用心了。

    他真喜欢她吗?偶尔她感觉是,更多的时候又觉得不是。

    早上管家敲了夏一涵的门,对她说:“叶先生说,以后你只需要做他身边的事就可以了。包括伺候他就餐,更衣,洗澡。”

    “谢谢,我知道了。”

    她会摆清楚她的位置,她是他家的女佣,从进门起就是。

    夏一涵端上早餐时,叶子墨和宋婉婷并排坐在西餐桌边。

    “昨晚睡的好吗?”叶子墨问,从不在宋婉婷面前掩饰对她的关心。

    “很好,谢谢。”

    “呦,涵妹妹怎么这么见外,坐下吃饭啊。”

    “不用了,你们二位吃,我们那边的早餐也快开始了。”

    “就坐在这里吃。”叶子墨淡然说道,回头吩咐管家:“你去厨房再拿一份同样的早餐给她。”

    “是,叶先生。”

    管家恭敬地答应着,走了。

    夏一涵还想拒绝,宋婉婷站起身,亲自把她按坐在椅子上,还笑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这丫头就是喜欢客气。”

    看样子,她是必须要跟他们同吃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