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3章 他说,不舒服要说出来

    夏一涵依然不动,叶子墨淡漠的目光扫过她和海志轩牵着的手上,再到她杀气十足的脸上。

    他坐在那里,静观其变。

    海志轩凑近夏一涵的耳边,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用你们两条命换她一条,值吗?小军希望你用这种方式给他报仇?”

    他的话总算让夏一涵冷静了些。

    是,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不光要让这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要把背后给她撑腰的爹给拉下来。

    他们父女,指不定害了多少人,光杀她一个,太便宜她了。

    于珊珊着实吓了一跳,可又发现海志轩有意解围,愣了一愣,忙顺着他和宋婉婷的话,笑道:“原来是涵妹妹,幸会!”

    她主动伸出手,夏一涵却只是冰冷的看了她一眼,没去握,而是忽然对宋婉婷说道:“婉婷姐,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海志轩心内长舒一口气,放开了夏一涵的手。

    所有宾客都在心里琢磨,这个姓海的,公然在女朋友面前抓别人妹妹的手,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莫不是有奸情?

    不知情的人只以为夏一涵态度傲慢,凭她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干妹妹,竟敢公然挑衅临江市理事长的千金,真是不像话。

    叶子墨始终面无表情,对眼前发生的事,好像没什么看法。

    实则,他也觉得奇怪,夏一涵自从进了叶家,凡事谨慎小心。就连在宋家被那样非礼,她都还是带着笑跟宋氏夫妇说再见的,可见她对这个叫于珊珊的有多仇视,才能达到失态的地步。

    宋婉婷冲着于珊珊抱歉地一笑,而后体贴地说:“小丽,你扶着涵妹妹去休息下,可能真是这两天帮我张罗聚会太累了。”

    海志轩目送着夏一涵离开,才又回到潘瑜的身边。

    潘瑜态度冷淡,他并不介意。

    一段小插曲过后,晚宴继续,宋婉婷应付这些得心应手,很快场面又重新热烈起来。

    宋婉婷的策略一向是从上到下,谁都要拉拢,为了安抚于珊珊,她特意跟她说了好些话。

    于珊珊自己理亏在先,加上宋婉婷比她地位高多了,当然也不会给宋婉婷脸色,早就就坡下驴了。

    出了宴会厅,走到室外,初秋凉凉的空气让夏一涵更理智了许多。

    她抱歉地看着肖小丽,轻声说:“辛苦你了,帮我跟婉婷姐说一声抱歉。我休息一下就来,你去帮她招呼客人吧。”

    肖小丽早看不惯夏一涵,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也不吭声,转身就回去了。

    回了工人房,夏一涵锁紧了房门,在床上坐下,再回想起于珊珊,浑身又开始颤抖。

    一切都因为莫小军长的太帅,不光是五官堪称完美,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散发出一种孤寂清冷的感觉。

    于珊珊对莫小军可谓是一见钟情,疯狂倒追。

    莫小军对她很冷淡,这让大小姐心情很不爽。

    为了保护夏一涵,莫小军没说过他有女朋友,只是说他太年轻,不想考虑男女之事。却不想有一天,夏一涵挽着莫小军的手臂,头靠在他手臂上撒娇时,被不死心的于珊珊撞了个正着。

    她冲上来就要打夏一涵,被莫小军狠狠骂了一顿。

    他的话说的确实很重,说让她自尊自爱,不要再死缠烂打,惹人讨厌。

    于珊珊叫嚣着:“你以为自己真了不起吗?我弄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你等着瞧!”

    说完,开着车,扬长而去。

    都以为只是一个娇小姐爱面子的说辞,没想到第二天莫小军在校外的出租房突发大火,他被烧死在里面。

    夏一涵几乎不敢回想那段黑色的日子,不敢想莫小军几乎不可辨认的尸体。

    她四处奔走,要给莫小军讨一个说法,网上发出的帖子全部被删除。

    她在临江市上访,被拘禁,不管她怎么闹,案件最终还是被定性为意外事件。最后不服的她来到东江省省会所在的城市东江市,拉横幅,晚上再次被于珊珊派来追杀她的人找到。

    要不是海志轩相救,她也毫无疑问地会死在于珊珊的手里。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夏一涵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她现在总是小心翼翼,即使是刚入夜,也非常谨慎。她放轻脚步走到门边,问:“谁?”

    “海先生让我找你,夏一涵。”

    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听过,有些印象。

    因为是跟海志轩提前约定了的,她放心打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却是给叶子墨管衣帽间的人,好像听人喊过他的名字,叫刘胜。

    “以后有事你就绕到主宅后面,衣帽间窗口外面,轻敲两下窗户,那里没有监控。另外海先生让我跟你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知道了,谢谢。”

    夏一涵低低地说完,赶紧关了门,刘胜也快速闪身往回走。

    叶子墨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的影子从夏一涵门口闪走。

    他原以为那晚的郑好是跟夏一涵接头的人,后来回想觉得是他的判断太草率了。郑好是管家的外甥,还不大可能吃里扒外。

    这次亲眼看到这个人影,更佐证了他的猜测,跟夏一涵联络的果然是另有其人。

    该死的女人,看见我受伤了还不够吗?还要加紧脚步做姓海的帮凶,联手害我?

    他记得上次她发烧时曾像是发癔症似的说过要杀了他,她跟他应该没有什么过深的仇恨。难道她心里恨不得杀的人,是那个叫于珊珊的?

    显然海志轩是了解她情况的,不然不会上前解围,这是否也是她来到叶家做卧底的原因之一?

    叶子墨面色冷肃,抬起手轻轻敲门。

    夏一涵来到门边,低声问:“还有事吗?”

    果然她刚跟别人联络过,他没有猜错,叶子墨眼神眯了一下,随即沉声说道:“我是叶子墨,开门!”

    夏一涵心一惊,祈祷她刚才说的话声音太小,他没听见。

    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表情很意外地看着叶子墨。

    “您怎么来了?不是在聚会吗?”

    叶子墨没说话,大手伸过来盖在她额头上,探了探。

    “不舒服,是发烧吗?”他关切地问,看样子他是没听到她问什么,夏一涵放心了。

    她摇了摇头,解释一句:“只是有些累,感觉没力气站着了。”

    “我还以为你是发烧了,没事就好。累就到床上躺一会儿,我陪你。”

    说着,叶子墨牵起她的犹在冰凉着的小手,把她拉到床边。

    他抛下正在进行的聚会,抛下他的未婚妻,特意来看她?

    他眼神中的关切,看来那么真实,感激的暗流在夏一涵心中悄然涌动。

    “我已经没事了,宴会还在进行着呢,您来这里不好吧?快回去吧,不然,我扶着您回去?”

    “快躺下!”他命令一声,硬把她按坐在床上,还“不小心”地拉到伤口。

    “痛吗?”夏一涵极紧张地往他盆骨处看过去。

    “没事,快躺下,别让我再用力了。”

    夏一涵只得脱掉鞋子,爬上床。

    叶子墨在她身边坐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地哄她:“乖,闭上眼睡一下。”

    乖……

    兴许这个字对别人没什么特别,但对夏一涵,却足以让她感觉到震撼。

    孤儿院长大的她,从未听过谁对她说这个字,孤儿院里那么多孩子,他们所能得到的最多也就是个温饱。

    到了莫家,她是莫小军的附赠品,更得不到莫家父母的疼爱。莫小军倒是呵护她,也只是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子,不会这么说话哄她。

    莫小浓出生,小小的她便成了半个母亲,只三四岁就要哄着莫小浓,对她说:“乖,别哭了,姐姐陪你玩。”

    没想到长到二十多岁,会有人把她缺失了的这个字补回来。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脸,心酸的泪水在眼圈儿里面转动。

    莫小军说只喜欢看她笑,不喜欢看她哭,所以她对他说过她不哭了。

    现在她不哭,强忍着。

    这个女人的演技以假乱真,明明亲眼见到她悄悄跟人暗中联系,见到她这样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叶子墨还是忍不住心疼。

    “怎么了?”他的声音更温和了几分。

    夏一涵摇头,她不能贪恋他的怜惜。他对她的好,都是她偷来的,是从别的女人那里偷来的,她不可以贪心。

    她闭上眼睛,轻声说道:“我很累,想休息一下,您能让我一个人休息吗?”

    “睡吧!”他俯身在她额头上轻吻。

    吻完后,温热的唇下移,停在她闭着的眼眸上,她的眼皮微微眨动。

    没等她再开口说什么,他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又叮嘱道:“以后不舒服,想休息就休息,跟管家说一声就行,我会叮嘱他的。”

    “谢谢您!”

    叶子墨离开后,夏一涵依然闭着眼,他的样貌,他的话,他温柔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眼前上演。

    夏一涵,一定是因为太缺乏爱了,才会这么在意,是吗?

    其实你不需要多一个人关心你,你并不是孤单的,你有小军。

    她默默地念着小军,心里同时也在担忧,于珊珊既然知道她在这里,一定会想办法对付她的,她得更加谨慎才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