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52章 想手刃她

    她轻轻摇摇头,淡然说道:“没事,我反正在这里的时间不多,见到她的机会更少。只是让她误会了,您还得跟她解释,我也很抱歉。”

    海志轩曾帮她那么多,即使给她带来了一点小麻烦,她也绝不会怪他。

    这一辈子,她都会感激他的。

    她对他很客气,确实和对叶子墨不一样,海志轩心内暗叹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他想,男人和男人的竞争,是一辈子的事。就算她一时喜欢上叶子墨,也不代表她的心扉永远不对他海志轩敞开。

    他要做的,是帮助她先达成心愿。

    女人会由感激之情上升到爱慕之情,只要给他时间和机会,他一定可以得到她。

    海志轩换好衬衫和夏一涵换好衬衫回到聚会的大厅时,已经来了更多的客人。

    宴会厅内,女人们的娇笑声,男人们的高谈阔论声不绝于耳。

    女孩子堆里有一个中心点,她们不停地夸赞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谈吐学识,表情中流露出恰到好处的崇拜之情。

    被围在中间,作为焦点的女人,正是会长钟于泉家的爱女,钟云裳。

    她端庄大方,在人群里游刃有余地应酬。

    她几乎跟所有人都打过招呼以后,才微笑着带着几分歉意地说道:“各位,不好意思,我要先去看望一下子墨,你们先慢用。”

    宋婉婷和潘瑜也始终在钟云裳的左右,听她说了这话,宋婉婷上前亲热地挽住她胳膊。

    “云裳姐,真不好意思,还麻烦您去看她,本当是他来迎你的。”

    “别客气,他伤着了肯定是不方便,我去看他,也是应该的。”

    她们两人敲门进入叶子墨房间时,叶子墨正躺在床上。

    “云裳来了?抱歉,不能起身欢迎了。”

    叶子墨嘴里虽在说客气话,态度却是冷淡的,钟云裳也不以为意,嘴边弯起浅笑,轻声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默契,连客气话都说的一样。婉婷,不知道是否方便让我和子墨单独说两句话?”

    宋婉婷哪里会吃钟云裳的醋,谁都知道钟家老头也叶家老头子表面和睦,内里斗的厉害,所以钟云裳和叶子墨也只是泛泛之交。

    “当然方便了,子墨,你和云裳姐慢慢聊,我去前厅招待客人去了。”

    宋婉婷满脸堆笑出去,顺便把门关严。

    钟云裳看着躺在床上那个冷傲无比的男人,心中早已是百转千回。

    很早以前,她就心仪叶子墨。

    假如她爸爸能和叶浩然化干戈为玉帛,也许她早就向他大胆表白了。

    但是那两个老的,势如水火,背地里她跟父亲钟于泉说过多少叶家父子的好话,都不见效。

    这次叶子墨受伤,她当然知道是父亲安排人做下的。

    父亲做事虽然分寸拿捏的总是那么精准,可也难保没有失误的时候,她的心早为叶子墨悬着了。

    “坐!”没外人的时候,叶子墨并不掩饰他对钟云裳的冷淡,只一个“坐”字,就显得很不客气了。

    钟云裳在他床边上的靠背椅上坐下,真诚地说道:“子墨,你受伤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叶子墨脸色沉沉的,很难看。

    “假如肇事者再稍微加点马力,你这话,可能是要到我墓碑前去说了。”

    他冷淡的话让钟云裳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但她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表露出喜欢和爱慕之情。

    看起来,她只是想和他成为朋友而已。

    “子墨,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希望我父亲和你父亲能成为真正的合作者,而不是竞争者。我想,你是明白我的意思的,他们毕竟年纪大了,我真不想看到两个老人再这么劳心劳力的,身体慢慢的也会吃不消。我们一起努力,促成他们的和解,好吗?”

    她是带着十二分诚恳的态度来的,可惜时机不好,叶子墨对有人直接冲着他生命来这件事,没那么容易释怀。

    他态度依然是冷淡的,“你想要努力,随便你,那是你的事。我和叶理事长,他是他,我是我,他的事,我从来不管。”

    钟云裳尴尬一笑,无奈地站起身,低声说道:“你好好养伤吧,我不打扰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的建议。”

    叶子墨淡漠地说了声:“不送了。”

    钟云裳极其失落地离开叶子墨的卧室,等在门外不远处的宋婉婷忙迎上来。

    “云裳姐,回前厅吧。”

    “好!”钟云裳弯了弯嘴角,微笑。

    回宴会厅的路上,钟云裳斟酌良久,还是对宋婉婷嘱咐了一句:“你和子墨的婚事,真是东江的大喜事。要是宋家,叶家,和钟家,都能亲密无间,那也许不止是我们几家人的幸运,更是全体东江人民的幸运。”

    宋婉婷的心没有钟云裳心那么宽广,能够心系天下。

    她总以为钟云裳说的,都是些场面话。

    不过多少她还是分得清,知道她是想让她促进这几大家的和谐。这几家的实力,宋家是稍差的,她宋婉婷当然也不想斗争中,宋家成为牺牲品。

    眼下宋书豪的案子正闹的沸沸扬扬,她在叶家是天天笑,其实也在暗自神伤,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要是能跟钟家也联合在一起,她弟弟的事再大,也跑不出这个省去,她也就不用特别担忧了。

    这么考虑着,她极认真地应和道:“是,云裳姐,我和您的想法一样。其实我背地里经常和子墨,和我公婆说你和钟伯父的好。我相信,以后我们三家关系会更亲密的。”

    “那我就放心了!”钟云裳诚挚地说。

    宴会正式开始,叶子墨才由林大辉搀扶着,在宴会厅出现。

    他在主位上一落座,所有人轮番上前问候他的伤势。

    “谢谢大家,我没什么事。”

    为了表现恩爱,宋婉婷就站在他身后,手轻轻搁在他肩膀上。

    有人问候叶子墨,都是宋婉婷微笑致谢,几乎没用叶子墨说什么话。

    夏一涵垂首站在他们不远处,见到一个穿着浅金色小礼服的窈窕身影走到叶子墨面前,问候道:“太子爷,您伤势还好吧?我是临江市商会理事长于洪涛的女儿,于珊珊,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这个名字让夏一涵的手忽然颤抖,她满含着仇恨的目光向箭一样射向她的脸。

    没错!真是她!

    宴会中人太多,她还没注意到,这个蛇蝎女人,竟然会在其中。

    “记得。”叶子墨淡漠地说道,眼睛的余光忽然扫视到夏一涵苍白的脸。

    据说于珊珊和海志轩曾经有过一段,难道她是因为吃醋,才这么反常吗?

    为什么她对海志轩的现任潘瑜都没这么大的反应,对过去时的于珊珊,却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真是太荣幸了!”于珊珊高兴地说着,上前对叶子墨主动伸出手。

    于珊珊!

    夏一涵心内呐喊着这个名字,眼睛就要喷出火来。

    她在把莫小军杀了以后,竟然还可以高高兴兴地参加宴会。

    对她来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她曾经喜欢的男人,就对她的生活一点构不成影响吗?

    她为小军感觉到深切的悲哀,也对这女人发自心底的憎恨!

    假如她手中有一把刀,她会毫不犹豫地朝她刺去。

    这是莫小军死后,她的第一个想法,然而那时她根本就没有靠近理事长千金的机会。

    她扫视现场,要找到能够袭击她的武器。

    她不必再等叶理事长给小军翻案了,她要手刃她,亲手给小军报仇!

    和叶子墨握完手的于珊珊回头之际,正好瞥见在四处看的夏一涵。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她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后来她买通的凶手追不到她了,原来她是躲在了这里。

    要是在旁的地方,她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直接安排人把她扣起来。

    但这里不行,不是她发号施令的地方。

    夏一涵目光所及,没一样东西可以作为武器。

    而海志轩也注意到了夏一涵的异常,他几步走过来,挡在夏一涵身前,用眼神提醒她,不可以冲动。

    杀于珊珊容易,她自己却也完了。这么多人看着,她杀了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女儿,能逃的了吗?就算是叶子墨,怕也未必保得住她。

    夏一涵的心智已完全被彻骨的仇恨控制,她知道后果,她知道会死,但仇人就在眼前,她已经不想让她多活一分钟。

    海志轩管不了那么多了,众人的眼光什么的,在此时看来,都没有夏一涵的命更重要。

    他上前紧紧抓住她犹在颤抖的手,迎向于珊珊,脸上挂着寒暄的笑容。

    “珊珊,你也来了?刚刚婉婷都忘记介绍了,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婉婷的义妹,夏一涵。涵妹妹,这位是临江市商会理事长的千金,于珊珊。”

    他朗声的话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无不觉得奇怪。

    怎么宋婉婷的妹妹不是宋婉婷来介绍,也不是叶子墨介绍,而要他海志轩来介绍呢?

    夏一涵仇视的目光还直勾勾地盯着于珊珊,如果眼光能够化成利刃,她早已经杀了她千百个回合。

    潘瑜的手紧紧攥起,宋婉婷朝潘瑜看了一眼,随即满脸堆笑对于珊珊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忙懵了,都不记得把我妹妹介绍给你。涵妹妹,你要跟她叫一声姗姗姐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