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47章 心情不好

    他表情很臭啊,不过夏一涵不在意。

    她想,他一定刚受伤了,心情不好。

    还伤的那种地方,对于一个常常流连花丛的人,这是多悲剧的事,他能这么平静已经不容易了。

    “如果您什么时候想喝水,想吃东西,或者想……”

    想上厕所,她忽然想到,他下半身都用纱布包住了,这上厕所的问题要怎么解决呢?

    想着的时候,她的眼光不自觉地往他纱布上扫了两眼,叶子墨的眉头有点儿抽搐。

    他也才发现这个问题,虽说他没受伤,可给他包扎的护士也是太粗心了。

    作假都不会做,真出问题不得接个导尿管出来吗?现在连工具都给他捆起来了,让他怎么解决生理问题?

    “什么都不想!你到外面去,不想看到你!”他恶声恶气地说道。

    夏一涵只有噤声,低垂着头走出病房,正好遇到送完客人回来的叶浩然和付凤仪。

    两人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一同进了病房。

    海志轩见夏一涵挨骂,也默默跟出来。

    走廊上没别人,他什么都不说,直接拉着她的手臂就走。

    夏一涵被他拉到消防通道,才冷着脸放开。

    “你看到了吗?他没什么大事,跟我走!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不要说了,我不会走。他出了这事,我有责任,要是我提前通知他了,他就不会受伤。我会照顾他,直到他完全康复。”夏一涵还在生海志轩的气,说话时很严肃。

    “他这样对待你!你还要留下?”

    “他只是生病心情不好。海先生,请您不要管我了。每次他看到我们接近,都会不高兴。现在是他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我不会做任何让他不高兴的事!”

    病房里叶子墨眼睛往门口看了一眼,他的秘书立即会意跟出来。

    看到海志轩扯着夏一涵的手臂去了消防通道,他又回病房,在叶子墨耳边低语,向他报告。

    “要不要我跟去看看他们说了什么?”

    叶子墨轻轻摇了摇头。

    叶浩然和付凤仪不知道他们两人在嘀咕什么,也不说话,就坐在他床边心疼地看着他。

    海志轩心疼夏一涵受叶子墨的气,知道她在叶家过的不好,想带她走。同时又气她,心甘情愿留下照顾姓叶的。

    他要她走,本身已经违背了原则,她却不领情。

    心灰意冷的海志轩放开了夏一涵,冷声说了句:“这是你的选择,没人能干涉,走不走都随便你。”

    说完,他先一步回了病房,向叶子墨和叶浩然付凤仪告别后,独自离开。

    海志轩走后,夏一涵才回病房,那时付凤仪正在吩咐叶子墨的秘书,让他联系管家送些医院需要的东西,并安排两个人过来轮流照顾叶子墨。

    “夫人,让我来照顾叶先生,可以吗?”夏一涵低声请求道。

    付凤仪认真看了看她的脸,心里不禁有几分感慨。

    宋婉婷那一瞬间想放弃,她是看在眼里的。

    没想到儿子出了事,倒是这个女孩,不在意他伤到了哪里,还主动要照顾他。

    在刚被他骂过以后,她还能有这样的坚持,是不容易的。

    “好,那就辛苦你了,一涵。墨儿,她照顾你,没意见吧?”

    “妈妈,您怎么安排都行,我想跟您单独说句话。”

    叶子墨说完,目光冷漠地扫过叶浩然。

    他知道又被儿子排斥了,自从他的过失,把叶子墨的弟弟叶子翰弄丢了,他就是这样。

    后来叶子墨的初恋事件,让他对他这个父亲更加漠视。

    他无奈地起身,离开病房。

    夏一涵和叶子墨的秘书也出来,房间里只留下母子二人。

    叶子墨抓住母亲的手,很认真地说道:“妈,您别为我身体担心。医生说没大碍,只您和我知道就行了。”

    别人怎么想,他不在意,他最不想看到母亲担忧的眼神。

    “真没事吗?别为了安慰我说谎,我这么大年纪,什么事都能承受。”

    “真没事,不信您可以去问医生。”

    “那妈妈就放心了。”

    付凤仪拍了拍儿子的手,又想起他和宋婉婷的事,轻声问他:“既然没事,为什么要对婷婷说那样的话?”

    “妈我有我的道理,您不用管。”

    “不会为了那个叫夏一涵的,不想订婚了吧?”付凤仪试探地问。

    “您太抬举她了。”

    在叶子墨的坚持下,天黑以后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夏一涵一个人照顾。

    病房里,两人默默相对。

    叶子墨依然没好气,夏一涵笨拙地想办法逗他开心。

    她的生活里阳光不多,她知道的笑话也不多,她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

    “叶先生,我给您讲个笑话好吗?”她轻声问。

    “你是觉得我伤到了生殖器,是个笑话吧?”叶子墨黑着脸反问她。

    夏一涵连连摇手,急急地解释:“不是,不是。叶先生,您不喜欢听我讲笑话我不讲,您别生气啊。”

    他想对她温和一些,好让她爱上他,但只要一看到她,一想到她不管他死活,他就温和不起来。

    “你坐下,离我近些,我问你话!”

    夏一涵听话地在他床边坐下,靠到他头边,老老实实地听他的问题。

    “上次叫你到我房间里你没来,躲起来了。是怕我吃了你?”

    不想逆着他的意思,夏一涵选择坦率地点头,同时因为他露骨的问题,脸有些红。

    “现在很庆幸我没机会对你下手了,是吗?”

    “不是,叶先生,我没那么想。”

    叶子墨邪恶地弯了弯嘴角,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别高兴太早,说不定我从此以后心理变态了,喜欢上用工具呢。”

    这是夏一涵能承受的极限对话啊,她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工具怎么用,但从他邪恶的表情也能猜到一二,顿时脸红的像滴血一般。

    她低声嘀咕着:“叶先生,您别开玩笑。您不会的,您是豁达的人……嗯……”

    她刚想撤离,没想到,他手臂忽然用了些力,圈住她,把她头往下一压,狠狠吻上了她的小嘴。

    那是罂粟,让他上了瘾的罂粟。

    他再恨她,还是想亲她。就当是在罚她,是在诱惑她。

    夏一涵眼睛都瞪圆了,他不是受伤了吗?受伤的人怎么还想亲她?

    该不会他,他真要变态了?

    不不不,这是什么混乱的想法。

    她不敢推他,只能唔唔地说着,别扯着了伤口什么的话。

    他没忘记他正在“伤着”,浅尝辄止后就放开了她,还假装痛的“嘶”了一声。

    夏一涵娇喘未定,又一门心思地担心起他的伤势。

    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他的纱布上,急切地问:“叶先生,您还好吧?”

    他本想把她按在床上,往死里亲她,揉她。只有在亲她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她好像是喜欢他的。

    现在倒好,只能轻轻亲吻一下,还要演戏。

    看他脸上的表情好像很懊悔很痛苦,夏一涵更急了,手忙脚乱地再往他“伤口”中间探了探……

    他本来亲的正来火,硬生生的停了,她这么一摸,无异于火上浇油。

    他黑着脸烦躁地嚷道:“别乱动!痛!去叫护士来!”

    “是是是,叶先生!”

    夏一涵第一次知道,原来她这么笨,竟会越帮越忙。

    她抽了手,他闭上眼,好好平息了一下。

    该死的,他有点儿后悔说伤到那里了。

    不然就在医院病床上把她正法,看她成了他的人,还会不会有二心。

    夏一涵按铃叫来护士后,出去在走廊上焦急地等待护士给他“处理”。

    处理时间很长,终于等到护士出来,她忙迎上去,关切地问:“护士小姐,他情况还好吗?”

    护士冷淡地看了她一眼,甩出一句:“注意暂时不要让他起生理反应,容易使伤势加重。”

    夏一涵尴尬的脸一红,心内嘀咕着,天地良心,我也没想让他起那种反应啊。

    是他忽然发神经,不管受伤的事,来亲她的。

    这人受伤后,真是行事更加古怪了。

    夏一涵回到病房,叶子墨在看手机。

    她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坐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听到他凉凉地说道:“以后不准勾引我。”

    这话很熟悉,不是她进叶家第一次见他时,他侵犯了她后说的吗?

    不想惹怒他,她顺着他的意思说:“好,我不会勾引您的,您好好养伤。”

    两人刚说到这里,病房门开了,宋婉婷手中提着一个保温盒进来,脸上带着笑。

    回去的路上,她母亲给她做了思想工作。

    她母亲说:婷婷,现在子墨的伤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想想,你不跟他订婚,到哪里找一个比他更卓越的人?先忍一忍,看一看,别急着下断论。叶家的实力和财力,能放任他有病不治吗?

    宋婉婷自己后来也想通了,就算叶子墨伤不好又能怎样?

    她只要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他对她有愧疚感,更会把整个偌大的叶家财富都交到她手上。

    她有了那些财富傍身,想要强壮的男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一想通,她立即吩咐人炖了乌鱼汤,趁夜给他送过来。

    “子墨,这是我亲自炖的乌鱼汤,对愈合伤口最好了,你喝一些。”

    她一来,夏一涵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每当叶子墨亲吻她的时候,她会觉得他和她距离很近。

    但宋婉婷一出现,就又把冰冷的现实摆在眼前:他有未婚妻,她应该自重。

    为什么他一亲她,她就会忘记自己的身份?难怪别人总要对她下手,都是她活该。

    宋婉婷把汤先放在叶子墨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回头对夏一涵说:“涵妹妹累了吧?你回去吧,今晚我在这里守着子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