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45章 伤到了

    “书豪,发生什么事了?”海志轩问。

    “没什么,跟我女人闹了点儿矛盾。过来,跟我回去!”

    海志轩装作不知道夏一涵是谁,回头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说:“不对啊,她好像是叶家的女佣人,还是你姐姐认的妹妹呢,什么时候成了你女朋友?”

    宋书豪不想多说,他料想海志轩再有能耐,也不敢公然惹他。

    “刚刚成的,海哥,我急着办正事,你要不先忙吧?”

    夏一涵紧紧抓住海志轩的衣襟,祈求地说:“海先生救救我,我不是他女朋友,他是要强迫我。”

    宋书豪绕过海志轩来抓夏一涵,他带动着她轻轻一躲,宋书豪又扑了个空。

    他索性凶相毕露,恶狠狠地说:“我就是想玩儿你,你以为海哥会帮你吗?告诉你,在我的世界里,你这样的,几个人同时上,也再正常不过了。”

    对他说完,他又无耻地说道:“海哥要是感兴趣,我们一起吧!我不会告诉潘姐的。”

    海志轩眉头皱了皱,却没明显表现出厌恶之情,而是温和地对宋书豪说:“散场的客人马上就要下来了,你知道的,会长,公安厅厅长都在。你平时怎么玩都可以,现在要做这种事,不是往枪口上撞吗?就算宋叔叔能保住你,以后也有把柄攥在上头的手上,对你们家不利。再说,她怎么说也是叶家的人,你这么闹你姐姐肯定会伤心的。听海哥一句劝,以后再说吧。”

    海志轩分析的头头是道,宋书豪的火气怒气都消减了不少。

    可他转念一想,要是这么放过了夏一涵,她更要把他所作所为告诉叶子墨。

    她手上还有他手机照片做证据,到时候叶子墨还不是要找他姐姐的麻烦。

    这事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必须干到底。

    海志轩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了,他先他一步说出他的顾虑。

    “书豪兄弟,相信我,她的工作我来做,一定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

    夏一涵也连忙承诺:“我不会说,你是婉婷姐的亲弟弟,说了叶先生也不会信。再说我要是说了,也怕你以后报复我,所以我真是不敢说。”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宋书豪父亲的声音,他恭敬地在说:“钟会长,真是抱歉让您白跑一趟。”

    海志轩趁机小声说道:“我带她走了,再晚被他们看见了不好。”

    说完,不等宋书豪说话,海志轩拉住夏一涵的胳膊快速往昏暗的角落走过去。

    海志轩掏出钥匙按下遥控键,拉开车门,让夏一涵坐上副驾驶,他自己则上了车,飞快启动。

    车开出地下停车场后,他瞥了一眼夏一涵,关切地问:“你怎么样?他应该还没来得及伤害你吧?”

    在宴会厅他看到姐弟两个人嘀咕了一阵,又看到林书豪尾随在他们身后,就担心他们要对夏一涵不利。

    好在他跟出来看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谢谢海先生!”

    “我找个地方,你休息一下。”

    海志轩想,女人遇到这种事总会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吧,却没想到夏一涵立即拒绝了他的提议。

    “不,我要去医院看叶先生,我必须马上去!”

    她是被吓到了,但她此时此刻满心里依然牵挂着叶子墨的伤势,早把自己的伤害放脑后去了。

    夏一涵急切的语气让海志轩心里有些吃味,说话不觉也有些严肃。

    “你这么担心他?是爱上他了?”

    “我……”

    夏一涵被问住了,因为这个问题她已经在心里问过自己很多遍了。

    她跟自己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不去想。

    “他帮过我,海先生。”她很牵强地回答道。

    “为什么又不叫志轩了?这不是在叶家,也没有别人在场吧?”

    海志轩始终皱着眉,灼灼的目光盯着她看。

    “对不起,我可能是叫海先生叫习惯了。你别生气,我现在很担心他,真的。他帮过我很多次,所以……”

    “难道你忘了他也害过你很多次吗?你不记得你手腕上的伤了?不记得为什么你现在越来越瘦了?你这么担心他,把他看的这么重,他又把你当成什么?他要是喜欢你,在乎你,可能今天还要来订婚吗?这是他出了车祸,他要是没出车祸,现在他就是宋家的女婿了,你算什么?”

    海志轩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她那么在意叶子墨,他就不能平静。

    他平时一向是温和的,对任何人都没有这么咄咄逼人的态度。

    夏一涵被他逼问的死死咬住嘴唇,无言以对。

    没错啊,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叶子墨从没把她当成过什么重要的人,但她现在就是为他牵肠挂肚,几乎像要崩溃了一样渴望看他一眼。

    只要一眼都好,她非得确认他没事才能放心。

    她的样子让海志轩更生气,极冷肃地甩出一句:“我原来真的很敬佩你为莫小军所做的事,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可以移情别恋,完全把替他伸冤的事给忘的一干二净了。”

    他的话就像利刃一样,刺向夏一涵的心。

    她的脸立时羞愧的红了,半晌才能找到自己的声音,解释道:“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小军的事。我现在要去探望叶先生,也是为了早点给小军伸冤。”

    车已经离帝豪酒店有一段距离了,海志轩忽然一脚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

    “下车!”他说完,打开车门下去,站在路边等她。

    他要好好跟夏一涵谈谈,这对他,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抉择的关键时刻。

    待夏一涵下车后,他看着她,极认真地说道:“夏一涵,你听我说。今天你离开叶家是最好的机会,一旦你回去,以后叶子墨可能不会轻易放你走。你要知道,我送你进去容易,带你出来却难。”

    他尽量把话说的简短,然而一门心思都在担忧着叶子墨的夏一涵此时根本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她就一直摇头。

    “不,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不能离开叶家。我还没来得及跟叶理事长反应小军的事,我不能走。”

    “你到底是在担心小军的事,还是担心叶子墨的安危?”

    海志轩冷冷盯着她的眼睛,要她明晰她自己的心思。

    见她还不说话,海志轩补充道:“要是担心姓叶的安危,就不必了,他的伤不重,没什么危险。”

    “你知道?”夏一涵死盯住海志轩,不可置信地问。

    夏一涵又一次想起那张纸条的事,她一字一顿地质问他:“你别告诉我,你知道叶子墨有危险,却不告诉他。难道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如果是她是猜测,那他就是确知,她没有办法接受朋友之间,连这种事都能淡然处之的态度。

    她严肃,海志轩更严肃。

    “不要问那么多,你只要知道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就行!”

    “我就要问,我就是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故意撞他。你告诉我!是谁?为什么?”

    夏一涵仰着头,语气很激动。

    “不要问了!你知道的越多,只会越危险。”

    海志轩抓住她肩膀,用力抓,他不想再多说,现在他说的这些,包括提前通知她,已经是不应该了。

    “是谁?谁要害他?”

    夏一涵只要想到叶子墨被车撞了,而海志轩知道是谁,她就控制不住自己,非要翻出凶手不可。

    “你不怕死?也不想给莫小军报仇了,是不是?”海志轩用力摇晃她。

    他太恨她为了叶子墨不顾一切的倔强样子。

    假如她这么执着,是为他,该有多好?

    莫小军三个字,终于让夏一涵冷静下来了。

    她长叹一声,对他说:“好,我不问,但我一定要去看他。我不相信一个车祸能算计的那么准,人是血肉之躯,万一失误一点点,他命就没了。”

    她说完,就招手拦的士。

    海志轩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恶声恶气地说道:“上车!我送你过去!我也要去看看他!”

    夏一涵没说什么,默默拉开车门,坐上车。

    车辆启动,往省一医院疾驰而去。

    一路上,担心叶子墨的同时,夏一涵停止不了思考海志轩的话。

    很危险,那就说明车祸是跟大人物有关系。

    为什么会在今天出车祸,又说叶子墨不会有危险,难道是有人不想让叶子墨和宋婉婷订婚吗?

    她忽然想到,叶子墨是理事长儿子,宋婉婷是副会长的女儿。

    他们两个人的婚姻,也相当于是两股强大势力的结合。

    这么一想,似乎就明白了,有人不愿意他们两家联合一处。

    海志轩又了解内幕,她知道了!是钟会长!是东江省商界一把手!

    太可怕了,却也不是她一个小百姓能够改变的了的。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叶子墨的身体。

    省一医院的手术室里,叶子墨完好无损地躺在手术床上,等着护士象征性地给他包扎。

    他的男秘书林大辉站在床边,轻声问:“叶先生,对外怎么说?说伤到了哪里?”

    叶子墨脑海中掠过夏一涵的脸,又想起宋婉婷,慢悠悠地说道:“你觉得伤到了哪里会影响性生活?”

    “这……”

    “真要这么说吗?叶先生!”

    “对!”

    “我明白了!我会告诉所有人,叶先生在车祸中伤到了盆骨,所以男性……性生殖器也受损……”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