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44章 叶子墨出车祸

    内心的焦灼感,还是让她抛弃了一切杂念,就算夫人认为她下贱也好,她必须得亲耳听到他没事,才能放心。

    “不可以!”付凤仪斩钉截铁地说。

    这是原则问题,叶子墨此时可能已经到了订婚现场,绝不可以在订婚场地接别的女人电话,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夏一涵不能再说什么,只能暗暗地祈祷上天,他不要出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车内很安静,没有叶子墨那边的消息。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默默地想。

    车子在帝豪大厦停下,早有人上前帮他们打开车门。

    今日的订婚宴安排在八楼的大厅内,夏一涵跟在付凤仪身后到楼上的时候,很多宾客都到了。

    宋婉婷昨晚跟宋书豪交流过,还在担心今天的订婚仪式会生变,让她奇怪的是,没有,叶子墨那边完全没有动静。

    她心想:看来夏一涵还是惧怕宋家的势力,没敢说,也算她识相。

    宋婉婷穿了一件红色的小礼服,很喜气。

    她脸上挂着招牌笑容,热切地和付凤仪微笑,又亲热地牵着夏一涵的手四处走动。

    夏一涵注意到,宴会厅并不显眼的地方有一张大部分是中老年男士的餐桌,她想,叶理事长可能就在其中。

    宴会没有正式开始,她被宋婉婷带着,往一帮女眷堆里钻,心中始终还在记挂着叶子墨的安全。

    听到宋婉婷接到电话,说叶子墨再有二十分钟就到时,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涵妹妹,你还是回付阿姨身边去吧。”

    宋婉婷亲自把夏一涵送回付凤仪的身边,作为主人的叶理事长已然起身,跟付凤仪站在一处。

    夏一涵终于见到叶理事长了,她紧张、激动又彷徨,几乎都要热泪盈眶。

    她满怀希望地走到他面前,轻声问道:“您好!您是叶理事长吗?”

    “你好!我是叶浩然!”叶理事长温和地回答。

    “叶理事长,可不可以……”单独说句话,她话还没有说完,叶浩然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夏一涵只好把说了一半的话咽回去。

    叶理事长接起电话,沉声说道:“喂,你好!我是叶浩然……什么?你说墨儿怎么了?”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开始热闹非常的整个宴会厅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往叶理事长这边看过来。

    他是大人物,不会为小事失态。

    所以他的失常让所有关切的人心都紧张的提了起来,夏一涵更有种不详的预感。

    她下意识地往叶理事长旁边靠近了些,却还是听不见里面到底在说什么,只能看见叶浩然的手微微颤抖,脸色越来越白。

    这么多年,除了次子丢失,付凤仪从未见过叶浩然有这么激动过,而且口中还喊着她儿子的名字。

    她本就挽着叶浩然的胳膊,这下更用了些力,暗中死扯住他的衬衫。

    “在急救室?哪个医院?”

    “我们马上就到!”

    不远处的宋婉婷脸色也变了,几步跑到未来公婆面前,声音都变了调。

    “叔叔阿姨,子墨他?”

    “来的路上,他的林肯被撞了,现在在省一医院急救。”

    叶浩然颓然说道,顿时有些双眼无神。

    他的二儿子走失那么多年,可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叶子墨是他现在唯一的血脉。

    他老了,儿子出车祸这么大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夏一涵的头也是轰的一声响,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出事,都是她的责任。所以他千万千万不能有事,他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她不停地自责,都是她,是她没有及时提醒他。

    要是她对付凤仪说明情况,叶子墨就不会出车祸了。

    她为什么要那么笨,为什么要顾虑重重,难道他的安全不比什么都重要吗?

    宋副会长夫妇也对叶子墨出事很震惊,但毕竟不是他的亲生父母,此时反而成了最清醒的人。

    他走上前,紧紧握住叶浩然的手,安抚道:“老叶,子墨的身体最重要。你和弟妹先过去,我带着婷婷先对宾客们解释完,马上赶过来,保重!”

    “谢谢!”叶浩然缓过神,沉声说完,携着付凤仪快速往门口走。

    叶浩然的司机及秘书,还有付凤仪的私人助理也都跟上照顾他们,夏一涵在几个人身后跟着。

    她要第一时间见到叶子墨,她要亲眼看到他平安无事。

    她要向他忏悔,她要告诉他,其实她很不想看到他跟别的女人订婚,其实她已经……已经喜欢上他了。

    只要他好好的,让她说什么做什么都行。

    到了酒店停车场,事情紧急,他们没有各开各的车,几个人一齐涌上叶浩然的座驾。

    车太挤,根本就没有夏一涵的位置。

    叶浩然付凤仪以及平时常跟在他们身边的人全上车后,车就像箭一样驶离。

    夏一涵跑了两步想追,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车走远。

    没她的位置也没关系,她想,她就是用脚走,也要走到他面前。

    她撩起裙子,撒腿就跑,还没等跑几步,手臂忽然被后面追过来的男人用力抓住。

    惊慌之中,她回头一看,抓她的人竟是一脸得意的宋书豪。

    宋副会长夫妇向宾客们解释的时候,宋婉婷悄悄叮嘱宋书豪:“他们未必顾得上夏一涵,你跟上她,把昨晚没办完的事赶紧办了。”

    她喜欢叶子墨没错,但她担心他的同时,更多的是担心她将来在叶家的地位。

    只要有姓夏的,她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这是一个好机会,叶家人都在六神无主,叶子墨又躺在医院里,谁会顾及到一个小小的女佣人。

    宋书豪跟下地下停车场,果然看见夏一涵落了单。

    他心里暗赞姐姐的料事如神,快跑过去抓住夏一涵。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没听说你姐夫出事了吗?我要去看他!”

    夏一涵试图跟他理论,也只是分散他注意力。

    她知道跟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一定还想对她做什么。

    “你还是先看看我吧!”

    宋书豪淫笑着,另一只手也来抓她。

    夏一涵拼命挣扎的同时,用力呼救。

    停车场里没有亮灯的车子,里面一片幽暗,她在挣扎没人看见,她的呼救声也没人听见。

    宋书豪吸取了昨晚的经验教训,不再耽误时间。

    他一手捂住她口鼻,另一手搂着她的腰,强力往旁边的车拖过去。

    在夏一涵的不断反抗中,宋书豪还是打开了他的车门,把她塞进后座,然后他整个人也朝她压过来。

    从外面看,只露出两个人的脚,夏一涵始终在踢他。

    宋书豪用力按住夏一涵的上半身,手疯狂地伸向她,来扯她的裙子。

    “救命!放开我!救命!”

    她呼喊的声音很大,宋书豪只有再次捂住她的嘴,单手对付她。

    他没时间撕烂她的衣服,心里想着只需要扯去她的底裤就好。

    夏一涵再次感觉到了一种绝望,她知道这次叶子墨不会救她,相反,他正躺在医院里,他那么无助。

    她要自救,她要尽快赶到他身边去。

    这种想法给了她强大的力量,她使劲朝宋书豪的胳膊咬下去,他痛的“嘶”了一声。

    “贱人!竟然敢打我,看我怎么玩死你!”

    宋书豪狠狠咒骂着,直接去解他的皮带。

    他要用皮带勒住她的手,把她捆在座椅抓手上,这样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敢!我会告你!”

    宋书豪当然不在乎她这样的威胁,心想着,等他玩完了,拍了她的照片,别说告,她以后还不乖乖的随叫随到,任他蹂躏吗?

    他利落地抽下皮带,单手抓住夏一涵还在奋力反抗的双手,用力缠绕……

    夏一涵趁他把所有精力都用来对付她双手的时候,屈膝,用膝盖猛顶他要害。

    她身体被他压着,真正用在他身上的力气不大,但由于那是关键部位,也够宋书豪难过的了。

    只听他“嗷”的一声闷叫,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

    夏一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硬把他推开,从他身底下逃了出去。

    停车场阴暗,她一刻都不敢停留,跳下车后就拼命跑,还没跑几步,恢复过来的宋书豪就跳下车来追她。

    “救命!”夏一涵又一次高声呼救,同时也没停步。

    “发生了什么事?”她听到男人的问话声,声音有几分熟悉。

    往前方看去,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身影出现在视野当中。

    她分辨不出对方是谁,不管是谁,这时出现都是救星,她奋力朝他跑过去,口中仍在无助地求救:“先生!救命!”

    她没认出他来,海志轩心里有几分沉闷,却也不怪她,毕竟她此时深陷危险之中。

    “前面是谁,给我让开!我是宋书豪,你别多管闲事!”宋书豪警告道。

    他差点就被夏一涵踢成重伤了,要不是他压着她,恐怕这一下会让他永远不能人道,此仇不报,他就不是男人!

    夏一涵已跑到海志轩身边,她这才看清来人是他,心里庆幸又能得救了。

    她刚要说出“海”字,海志轩轻轻摇了摇头,朗声说道:“原来是书豪老弟,我是你海哥,海志轩。”

    宋书豪追上来,又来扯夏一涵的手腕,海志轩不着痕迹地上前一步,挡住了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