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42章 有抱她的冲动

    她也回看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你把手机给我,我绝对不给叶子墨。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一定告诉他,我现在就尖叫,让他看见你怎么对我!你想好了,你姐姐的婚事全攥在你手里。”

    宋书豪没有料想到夏一涵会有这样执着勇敢的一面,其实照片上也没拍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他留着也没多大用处。

    “涵妹妹,夏一涵?还没好吗?”宋婉婷在门口催促道。

    夏一涵目光如炬地瞪视着他,不低头不屈服的态度让宋书豪又恨又有几分佩服。

    没有时间再思考了,要是不答应她,她说出实情,叶子墨只会取消婚礼。

    宋书豪靠近她耳边,低声威胁:“手机可以给你,你放聪明点儿,要是说出去把他们的婚事弄砸了,我也就没什么顾忌了。我要不找十几号人把你轮了,我就不姓宋!”

    “放心!”夏一涵只说了两个字,快速把他手机放进她的手包里,立即出门。

    叶子墨终于见到了她,看起来毫发无损,但从她刻意假装镇定的神情中,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夏一涵也终于见到了他,他端坐在沙发上,目光扫视过来时,有着不容忽视的关心,让她受惊的心灵一瞬间寻到了莫大的安慰。

    两人对视了有一两秒钟,叶子墨淡漠地开口:“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明知道夫人离了你睡不着觉,竟然还敢留在外面过夜。”

    “以后没我的允许,决不许踏出叶家别墅半步!听到了吗?”

    叶子墨没少责怪过夏一涵,却没有哪一次他的责备让她感觉到像今天这样充满感激。

    她低垂着头,连连认错:“对不起叶先生,我以后不会了!”

    叶子墨此时也站起身,礼貌地和宋父宋母告别。

    他瞥了宋婉婷一眼,并没说什么,她心里还是咯噔一下。

    这件事,本来是万无一失的,她到现在都还像在梦里一样,想不通为什么叶子墨会从天而降。

    她虽然相信宋书豪应该已经摆平了夏一涵,奈何在他淡漠的注视下,她依然是怕。

    宋婉婷笑着,快走几步,伸出手臂来搂叶子墨的腰。

    宋母则宠溺地笑道:“看看,女大不由娘吧,这么难舍难分的。明天就订婚了,让子墨早些回去吧。”

    宋婉婷甜蜜地低声说:“子墨,明天我和爸爸妈妈会在帝豪酒店等你和伯父伯母。”

    “嗯!”

    叶子墨哼了一声,拿开她的手臂,前面大踏步走了。

    夏一涵虽还在惊恐之中,礼数也没有忘记,跟宋父宋母和宋婉婷礼貌地告辞,快速跟上叶子墨的脚步。

    叶子墨的车停在院子外,他的司机在外面等。

    一路上他没说什么,她从后面凝望着他铁塔一般高大魁梧的背影。

    不知道怎么了,她有种想要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

    她想,也许是虎口脱险后,她的情绪还在激动之中吧,感觉自己像是死里逃生。

    叶子墨一出来,司机立即下车,恭敬地给他打开后座的门,他斜着身子坐进去。

    “上车!”夏一涵接到命令,也上车坐到他身边,司机关上门。

    “在宋家发生了什么事?”司机发动车子,驶出两百米以后,叶子墨沉声问她。

    夏一涵以为他来是为了宋婉婷,只是顺便把她叫走。

    却不想,他竟能猜到她有事,难道他是特意为她来的?

    回想起他刚才对她的训话,好像他真是以她要照顾他母亲为借口,来接她的。

    顿时,她对他的感激不自觉的又深了一层。

    她是真的很想把她所遭遇的说出来,但她不能说。

    宋婉婷和宋书豪这么对待她,确实有些恶毒,但她是叶子墨的未婚妻,她是破坏者。

    她承受这些,是应该的。

    “叶先生,我没发生什么事。您来的时候,我睡着了。”

    又在骗他!

    “这么说,在宋家呆的还很愉快,是吗?”

    “嗯,是的,叶先生,他们家每个人对我都很热情。”

    还不说!叶子墨眼睛危险地眯紧,忽然冷声命令道:“停车!”

    司机一脚急刹,车停了下来。

    “你先下去转转!”他对司机说道。

    司机默默打开车门下去,车内就剩下两个人,叶子墨高大的身影往夏一涵身边压近。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脸离她的只剩下一公分的时候,停下来,鹰一样的眼睛审视地盯着她的眼。

    她狼狈地低下头,心里在默念,求你了,别问了,我不想说,也不能说。

    然而他根本就不给她回避的机会,继而威胁道:“你不说,我现在就回头把你送给宋家,送给宋书豪!”

    他竟直接说出宋书豪三个字,难道他真的已经知道了她发生的事?

    她惊讶地看着他,表情本身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什么程度,他有没有得逞!”他咬牙切齿地问。

    他这话,不是生她的气,是在对宋书豪愤怒。

    夏一涵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的话让她想起受辱的时刻,她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着近在眼前的他棱角分明的脸,她再也忍不住,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子墨!叶子墨!谢谢你!我吓死了!吓死了!”

    她一遍遍的喃喃说着这些,叶子墨没再继续问,她的依赖,她的呼唤激发了他最心底的保护欲。

    他用力回抱住她,抱的死紧,给她她所需要的足够的安全感。

    今晚他回到别墅有些晚,但母亲说夏一涵被带到了宋家,他几乎是立即赶过来了。

    到底还是来晚了些,让她受到了伤害,只不知伤到了什么程度。

    她的身体在他的怀中不停的颤抖,颤抖,证明她到此时还心有余悸。

    叶子墨向来骄傲,没有哄过女人,面对她这样的恐惧和后怕,他有些手足无措。

    为了让她安定下来,他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执着地吻上她的小嘴。

    这个吻比任何语言都有说服力,他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即使她刚刚遭遇了那些,他也会嫌弃她。

    早暗暗承诺过不再流泪的夏一涵,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咸涩的泪水流入他温柔吻着的口中,他吸着她的泪,无声地安慰她。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没有推开他,她还在抱着他,脑海中第一次没有想起小军。

    缠绵的密吻瞬间拉近了两颗心的距离,她的心在安定,他的在柔软。

    正在他们忘情吻着的时候,宋书豪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短信的叮铃声,这声音让叶子墨皱着眉倏然放开了她。

    佣人进叶家的时候,是收走了所有的通讯设备的,现在夏一涵的包里却有手机响。

    难道是她跟海志轩联络的专用手机?

    “把你包里的手机拿给我!”他沉声命令,因想到了姓海的,他的声音恢复了冷硬。

    “不,叶先生,不能给你。这是今天宋小姐送我的。要是她知道了我把手机……”

    叶子墨大手一伸,她的手包直接到了他手中。

    夏一涵还要说什么,包已被他打开,他从里面把宋书豪的手机翻出来。

    他手机界面还停留在最后一张侵犯她时,给她拍的照片上。

    当时的夏一涵领口被他扯的很低,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肤。

    夏一涵紧紧地闭上了眼,她不敢看那些不堪的画面。

    叶子墨则寒着一张脸,把所有的照片翻了一遍。

    “该死!看来他是活腻了!”

    他的低咒声让夏一涵解气,也让夏一涵害怕,她再次凑近他,低声请求:“叶先生,不要为难他,他是您未婚妻的弟弟。”

    这些照片虽然让叶子墨很愤怒,但从照片中他还是能判断出来,那混蛋没有实质侵犯到夏一涵,这是万幸。

    “叶先生,我不怪他们,真的不怪。是我所作所为不道德,是我先伤害他们的,这是我应得的惩罚。要是这件事影响了您和宋小姐的婚约,我就真的成了罪人。”

    “我不会取消婚约!”叶子墨冷然说道。

    她长舒了一口气,庆幸的同时心里又有淡淡的失落。

    是,对他来说,女人算什么呢?

    她知道他心里不爱宋婉婷,也许连喜欢也称不上。

    他的婚约,只怕是利益结合的吧。

    她从前不觉得权势多重要,可是亲身领教了权势的威力,她便明白,他怎么选择都有他的道理。

    而她呢?

    明天订婚现场,叶理事长肯定会亲临的。

    她得争取明天跟去,开口求叶子墨,他一定会疑心重重,估计不会同意。

    那么夫人呢?或许她能帮她?

    司机转了一圈儿,抽了两根烟后,重新打开车门上车。

    叶子墨紧抿着唇看窗外,夏一涵看不到他眼中的杀气。

    宋书豪!他心内重复两遍这个名字,又把宋婉婷的也念了两遍。

    夏一涵始终还是在担心这件事对叶子墨有什么影响,倒忽略了她自己的恐惧感。

    一路静默,回到市郊的别墅已经过了十一点。

    “到我房里值夜班。”

    下车后,叶子墨直接给她下了命令。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