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40章 致命的危险

    郑好看出夏一涵为难,再次强调:“我真的早想自己去做些什么了,就算叶先生不开除我,我也会辞职的。”

    他又在叶子墨面前深深鞠了一躬,对他说:“叶先生,非常感谢您当时同意我进叶家,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

    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叶子墨心里有几分欣赏,表情上倒看不出什么。

    “有五十万吗?”他再问夏一涵。

    当然他知道,她想要这个钱,恐怕姓海的会给她出,现在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吧。

    “我,没有。”

    “那就安分地在这里工作。”

    “婉婷,我们回去吧!其他人,全部回去休息。”叶子墨说完,宋婉婷赶忙上前挽住他胳膊。

    “管家!”

    “在,叶先生。”管家狠狠瞪了夏一涵一眼,跟上叶子墨脚步。

    “叫夏一涵今晚到大厅里值夜班。”

    他吩咐完,低声对管家说道:“明天去财务上支十万元现金给你外甥创业用。”

    “谢谢!谢谢叶先生!”

    事情就这么处理了?宋婉婷心下奇怪,按理说叶子墨喜欢夏一涵,看到她跟别人约会应该是很生气的。

    虽然是开除了那男的,又暗地里给钱,这是为什么呢?

    她思索了片刻,柔声说:“子墨,你别怪涵妹妹,她兴许是真的碰巧。”

    她正话反说,无非是想激发叶子墨的醋意,把夏一涵弄走。

    叶子墨的考量不会让宋婉婷知道,他只淡然笑了一下,反问她:“怎么这么黑还敢一个人出来找人,看来是不怕了?”

    宋婉婷发现她说的那些,他根本就连考虑都不考虑,也就不无趣地继续这个话题了。

    她更紧地搂住他胳膊,撒娇。

    “谁说不怕,要不是担心涵妹妹我才不敢呢。今晚人家就要你陪着,陪一整晚,哪儿都不许跑。”

    夏一涵没有立即跟上去,她愧疚地看着郑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弥补她的过失。

    郑好却无所谓地笑了,温和地说道:“你不用愧疚,你是女神啊。要是能因为这件事让你永远记得这世上还有个人叫郑好,那真是我这个吊丝一辈子的幸福了。”

    “你千万别这么说,郑好。对不起!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你是我永远的朋友!”夏一涵主动伸出手,郑好憨厚地:“哎!”了一声,轻握住。

    “郑好,我的手机号码,你记一下。我离开这里以后,不会换号码,到时候我们常联系。”夏一涵嘱咐道。

    “好咧!”

    夏一涵于是说了一串数字,郑好认真记住。

    管家见夏一涵没跟上,回头来找她,她才跟郑好道别,去主宅大厅。

    宋婉婷和叶子墨是同时走的,夏一涵想两个人肯定是双宿双飞去了。要是没有郑好的事,她现在肯定很庆幸自己出去走了一趟。

    这时,她心情却是沉郁的,安静无人的大厅里,她枯坐在窗边等着天亮。

    叶子墨第二天照样早起,宋婉婷则习惯于睡懒觉。

    昨晚宋婉婷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和叶子墨春风一度,奈何他没兴趣,这让宋婉婷心里憋闷的很。

    “叶先生,早上好!”

    叶子墨出来时,夏一涵第一时间向他问候。

    她一整夜没睡,早就想清楚了。

    她一定要比以往更顺从,这样她才不会白进叶家一回,只有她能达成目的,郑好才不算白白的被赶走。

    叶子墨抿着唇,没说话,也没再像昨天那样要求她去他房间什么的。

    夏一涵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想去猜,他去健身房,她就默默在他身后跟着。

    晨练过后,叶子墨吃过早餐,就出了门去公司,并吩咐人去筹办给宋家的订婚礼。

    叶子墨走后不久,专门送付凤仪的车就到了叶家。

    宋婉婷热情地迎到门口,甜甜地说道:“阿姨,您可来了,这两天想死您了。”

    “小嘴真甜。”付凤仪笑道。

    宋婉婷又拉住垂首站在一边的夏一涵,很正式地对付凤仪说道:“阿姨,我跟夏一涵一见如故,认她做我妹妹了,您也一定会为我高兴吧?”

    付凤仪温婉地笑道:“这是喜事,阿姨怎么会不高兴呢?”

    对夏一涵这件事,她回去以后还在劳神。

    他在外面怎样,宋婉婷毕竟看不到,总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一涵却是在家里,叶子墨公然优待一个佣人,总会让宋婉婷不舒服的。

    他们订婚在即,付凤仪是真不想看到生出什么枝节。

    宋婉婷忽然说认妹妹,不用想,也知道是想要牵制他们,这一招倒想的聪明巧妙,也难为她了。

    “既然现在一涵是你妹妹,下次见面阿姨一定要准备一份见面礼。”付凤仪客气地说道。

    “谢谢阿姨!”宋婉婷调皮地说。

    她和付凤仪聊了一会儿,哄的她高兴的时候,又说:“阿姨,明天是两家会亲,按习俗今晚我和子墨是不能见面的。”

    “倒是有这样的说法,吃过中午饭,我让管家安排司机送你回去。”

    “我家里会有司机来接。我是想提个不情之请,既然认了一涵做我妹妹,我爸妈还没有见过。我想带她回去,见见我爸妈和我弟弟,您看行吗?只要她在我家住一夜,明天就可以跟你们回来了。”

    宋婉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要是跟叶子墨说,看他那么护着夏一涵,根本不会让她带走。

    “没问题,一涵,你就跟婷婷去吧,也出去透透气。”付凤仪吩咐道。

    “可是阿姨,我担心子墨他怪我带走叶家的人,您知道他脾气有点儿臭。”

    “没事,我会说我让去的。”

    “阿姨您真好!”宋婉婷撒娇地往付凤仪身上靠了靠,她则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宋婉婷提出这个要求以后,她家的车很快就到了。

    夏一涵心里清楚她并没有把她当妹妹,否则昨晚不会说那些落井下石的话。

    她人在屋檐下,也是身不由己,必须得跟她去。

    告别付凤仪,宋婉婷带着夏一涵上车,直奔宋家。

    宋副会长一张笑面,宋婉婷简直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以假乱真的笑容都是如出一辙。

    宋母看起来也很慈爱,抓着夏一涵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还非要送她见面礼。

    “喂,小子,过来!”宋婉婷把一直在低头翻看手机的弟弟叫到身边。

    “你们两个谁大啊?涵妹妹,你多大?”

    “23。”

    “那还是宋书豪大一点,书豪,这是我们涵妹妹,以后有人欺负她,你可要管啊。”

    其实在电话里,宋书豪早就接到了姐姐的命令。

    夏一涵进门后,他低头玩手机,好像对她来漠不关心的样子,都是刻意装出来的。

    姐姐的意思是让他……

    “涵妹妹,叫豪哥。”宋婉婷热情地说道。

    “行了老姐,叫什么豪哥,把我都叫老了,就叫书豪吧。”

    “书豪,你好!”夏一涵主动伸出手,跟他礼貌地握握。

    她虽然明白自己够不上被他们当多重要的人,但她出来就是代表了叶家,叶子墨曾说过,出了叶家不能给他丢人。

    宋婉婷以为叶子墨回到家以后,发现夏一涵被她带出来,会立即打电话过来质问。

    没有,他那边一直很安静。他没关心夏一涵不见了的事,也不关心她回家以后怎样。

    订婚对大多数情侣来说,应该是天大的喜事吧?前一夜的分开总应该是难舍难分,那个狠心的男人,他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

    夏一涵心里隐隐感觉到宋婉婷把她带回来,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但她既然来了,就要既来之,则安之。

    吃过晚饭后,宋婉婷把夏一涵安排在一间客房里住下,说她要为明天的订婚仪式做准备,就走了。

    “不要锁门,我一会儿来陪你说话。”她走之前特意叮嘱。

    “嗯!”

    夏一涵答应完,她走后,她还是反手锁了门。

    她知道自己也许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自从小军出事后,她的种种遭遇让她自卫意识变的很强。

    她总觉的要是没什么特别的,她不会特意强调不要她锁门。

    就算她要来,她也可以临时开门啊。

    到了晚上十点多,宋家人好像都睡下了。

    客房里没有洗澡间,夏一涵不好意思出去找洗澡间,也不想给宋家人添麻烦,见时间不早了,她就和衣在床上躺下。

    还没等睡着,她忽然听到门锁有拧动的声音。

    “婉婷姐,是你吗?”她轻声问,对方没有回答,锁上也没了声音,这让夏一涵的神经顿时有所警觉。

    宋婉婷一家一看全是些心口不一的人,有没有可能在晚上加害她?

    不,不会的,走之前付凤仪知道,而且她是跟宋婉婷一起走的,整个叶家的人也知道。

    要是她真被害了,叶子墨随便查也能查到跟宋家有关。

    她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叶子墨能对她多在乎,但宋婉婷在乎叶子墨对她的想法,应该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么想着,她紧张的情绪才稍稍镇定了些。

    就在她以为不会有什么事的时候,门锁又有响动,紧接着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人闪身进门。

    夏一涵的心再次提起来,惊恐的往门口看去,借着床头灯的光,看清了来人,竟然是宋书豪。

    “你?你干什么?”夏一涵哆嗦着声音问的同时,已经从床上飞速爬下。

    “涵妹妹,我来跟你交流一下。”宋书豪的脸上邪气地笑,边说着,边向她靠近。

    “天太晚了,要交流明天可以吗?”

    夏一涵是尽量表现平静,却没停了脚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