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9章 不见

    就连宋婉婷也觉得奇怪,工人房她不是没去过,到主宅的路走三个来回也走完了啊。

    怎么会这么久?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要真出事,可不是她动手做的,还省的她费心费力了。

    但她不想日后让叶子墨觉得她盼着夏一涵出事,就轻声提醒道:“子墨,怎么涵妹妹这么久还没来?要不我去看看?”

    “不用!”

    叶子墨再次联系到管家,沉声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来?”

    听出叶子墨不高兴了,管家只得据实说了。他也担心夏一涵真出了事,他不说要担责任的。

    “叶先生,没找到夏一涵,她没在工人房,主宅附近也没有。”

    “先问问门口的安保,她有没有出去。如果没有,叫醒所有女佣人和安保员一起去找!注意,安静的找,不要喧哗。”叶子墨命令道。

    宋婉婷的脸上浮现出伪装出的焦急之色,对叶子墨说道:“我们也分头去找找吧,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嗯!”

    叶子墨哼了一声,跟她一起出门。

    两人在主宅门口分开,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郑好善谈,夏一涵不用说什么,听他说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夏一涵想,这样说不定可以躲过去了。

    “一涵,光是我在说了,你也和我说说你小时候的趣事啊。”郑好说道。

    “好。不过我小时候其实没什么有意思的事。”

    孙萌萌是循声而来,正好听到有男人叫夏一涵的名字。

    看来,她是跟男人在这里私会啊,她有种很庆幸的情绪涌上心头,不禁阴险地笑了笑,根本没发出任何声音,又悄悄往回走。

    走到一半时,孙萌萌正好遇到也向这边走过来的宋婉婷。

    “宋小姐!”她小声叫了一句。

    这么小的声音,让宋婉婷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夏一涵就在前面。

    她却也不声张,轻声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孙萌萌想了想,觉得她去报告给叶先生,还不如把夏一涵交到她情敌手上呢,就上前一步,在宋婉婷耳边说道:“夏一涵和一个男的,在池塘边约会呢。”

    “哦!”

    宋婉婷心里高兴,表面却很淡然。

    “宋小姐,您看,我是应该去告诉叶先生,还是由您处理这件事?”孙萌萌问道。

    宋婉婷轻叹了一声,说:“你是知道的,她是我涵妹妹,发生这样的事,连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但我也不能包庇她,你去告诉叶先生吧,这事就当没跟我说过。”

    “我明白了,宋小姐。”

    孙萌萌其实比方丽娜和赵天爱都要聪明,她猜测的没错,宋婉婷根本就没把夏一涵当成什么妹妹,那都是给别人做样子看的。

    今晚的事让她觉得很幸运,一是抓到了夏一涵的把柄,二是在未来的叶少夫人面前表现了一下。

    孙萌萌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后,宋婉婷再往前走了几步,确认夏一涵是在跟男人说话,她才放心地换了个方向。

    叶子墨抿着唇,散步似的缓慢走着。

    他并不担心夏一涵出了什么事,他想,她应该是怕失身特意躲起来了。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但愿她是前者。

    孙萌萌去找叶子墨的路上,又碰到了管家。

    “找到了吗?”管家问。

    “找到了,正想向您汇报呢。夏一涵在鱼池边上,跟一个男的在……哎呀,我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我知道了,你回去睡觉吧,我去跟叶先生说。”

    管家正怕承担责任,这下夏一涵自己跑去跟人家幽会,可怪不到他头上。

    他匆忙加快脚步,去找叶子墨复命。

    叶子墨是从另一条路走过来的,也正往最隐秘的鱼池方向走,管家追上他,报告道:“叶先生,找到夏一涵了,她就在鱼池边上。”

    “一个人?”叶子墨问道。

    “不是,叶先生,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就说,这个夏一涵有些不安分,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幽暗的地方,管家看不到叶子墨脸色是怎样阴沉,但他能猜到,他的表情一定不好看。

    “好,知道了,不要喧哗,我过去看看。”

    叶子墨靠近池塘边的时候,正好听到夏一涵说话:“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郑好回答:“那走吧,回去吧,以后要是需要帮助,你随时找我。”

    这两句话叶子墨听的清清楚楚,看来,夏一涵不只是怕失身躲起来那么简单,很不幸的,是第二种可能。

    他刚要再往前走,不远处算好时间的宋婉婷大声问了一句:“子墨,前面是你吗?有没有找到涵妹妹?”

    她这一声问话也传到了郑好和夏一涵耳中,两人心中顿时都感觉到了不安。

    尤其是夏一涵,心咯噔一下。

    她以为她不出现,叶子墨生生气就过去了。也许明天天亮,他就不记得今晚让她到房间里去的事了。

    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亲自来找她。

    这回,恐怕情况要更糟了……

    他生她的气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要因此迁怒于只是偶遇的郑好啊。

    这都是她不好,光想着躲开叶子墨,完全没想过可能会连累到他。

    可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她应该尽快想办法弥补。

    趁着叶子墨应该还没看到她是和谁在一起,夏一涵忙小声对郑好说:“你快走,从那边走。”

    “不行!”

    郑好反而提高了声音,他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不能让夏一涵一个女人面对啊,到时候更说不清了。

    管家原本还庆幸着夏一涵和人约会,一定会被叶子墨严惩,极可能被赶出去。

    却不想跟她偷偷见面的人,竟然会是他外甥,这下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叶子墨还在往池边走,管家跟上去想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管家,叫人把这里的灯打开。”

    “是,叶先生!”管家对着耳麦,叫人把这路边的灯,全部打亮。

    突来的亮光,让夏一涵下意识地挡住眼睛。

    叶子墨则紧抿双唇,寒冷的目光扫向她和郑好。

    宋婉婷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很快又被一种疼惜的表情取代。

    还没等叶子墨开口,她先上前一步,走到夏一涵身边,说道:“涵妹妹,可算是把你找到了,你吓死我们了。”说完这句,她又回头对叶子墨说:“我说怎么每次说给她介绍男朋友,她都无动于衷呢?涵妹妹敢情是心里有人了。这小伙子长的高大挺拔,人还是真不错的。就是身份上好像有点儿配不上涵妹妹,子墨,你看能不能扶持他一下?”

    宋婉婷知道她说这些,肯定是不讨好的,但她就是想说,不说她心里这股怨气发泄不出来。

    叶子墨根本不接宋婉婷的话,而是淡漠地问管家:“这男的是谁?”

    管家早不知道瞪了他外甥多少眼了,心里骂了几千遍,怎么就这么没出息,非要跟夏一涵勾勾搭搭的?

    他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夏一涵已经站出来,走到叶子墨面前,开口解释:“叶先生,今晚我忽然有些睡不着,出来散步,正好遇到来这里喂鱼的工人。”

    “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在夜晚出来散步,如果您要责罚,请您责罚我就好。”

    叶子墨的脸色始终还是沉着,他再次问道:“管家,这男的是谁?”

    “叶先生,他是,他是我的外甥,叫郑好。”

    “是我的错,叶先生,是我吩咐他每天晚上到这里喂鱼的,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一涵。”管家忙替外甥遮掩了一句。

    “开除!”叶子墨冷冷地说出这两个字。

    从知道他来了,夏一涵就猜到会是这样,她祈求地看着叶子墨,连连请求:“叶先生,真的只是巧合,我和郑好只是说了两句话,您不要因此就开除他啊。”

    被吩咐出来找人的女佣和安保们,此时也差不多都往这边走来,人越聚越多。

    叶子墨根本不在乎身后有多少个人在看着,他一根手指挑起夏一涵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问:“不开除他?难道要我开除你?”

    小军,如果你知道今天的情况,你也不愿意我连累别人,是吗?

    夏一涵有一秒钟的犹豫,随即正视着叶子墨,坚决地说道:“您非要开除一个人的话,那请您开除我,因为郑好他是无辜的。”

    “不!”

    郑好摇头上前一步,对夏一涵说:“一涵,我真的没关系,男人志在四方,我也不是非要呆在叶家的。”

    管家心里那个气,叶家有规定,不可以有亲戚同时在此工作。

    他可是跟叶夫人求了情,赔了千百个笑脸,才让郑好进来的。

    叶子墨依然在看着夏一涵,脸上有几分寒意。

    “怎么办?我就是不想成全你这么高尚的情怀,非要让他走,你留下!”

    自从进来,夏一涵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坚持要留下。

    而今天,她却要坚持离开。

    她扬了扬头,不卑不亢地说道:“叶先生,我有人身自由,我有权利选择离开!”

    “管家?”

    “是,叶先生!”

    管家现在还不敢替郑好说话,只能处处顺着叶子墨的意思。

    他盯着夏一涵,缓慢而清晰地说道:“一涵,协议里写明了,叶家可以辞退你,你不可以提出辞职。否则你算违约,必须先上交违约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夏一涵从来都没发现协议里有这一条,她更不知道这一条只有她一个人的协议里有。

    当时一门心思的要见到理事长,就算是知道有这么一条苛刻的规定,她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