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7章 晚上必须来

    叶子墨倒好像很舒适自在,他的神情很放松,慢悠悠地喝茶,慢悠悠地和海志轩闲话。

    “海,什么时候订婚啊?”

    他在说这些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海志轩,眼睛的余光一直在扫视夏一涵的表情变化。

    “看潘瑜的意思。”海志轩淡然答道。

    “什么时候喝你和婷婷的喜酒啊?我看她都急了。”海志轩又把问题抛回去,他也像叶子墨一样,暗暗留意夏一涵。

    不管他们说什么,夏一涵始终低着头,没有任何动容,倒显得这两个成熟的大男人幼稚了。

    宋婉婷的客房里,她和潘瑜在小声低语。

    她们是无话不说的朋友,今天宋婉婷和夏一涵的种种反常早让潘瑜纳闷了,趁着只有两个人,她一股脑把心里的疑问了出来。

    “潘潘,不瞒你说,那个夏一涵,她把子墨给勾住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才想到要认她做我妹妹。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么做,也没阻止的了。你主意最多,你快帮我想想还能怎么把他们拆散啊。”

    潘瑜沉思了良久,趴在她耳边说道:“你不是让我介绍一个合适的男人给她吗?我觉得你……”

    宋婉婷连连点头,重新高兴起来,搂着潘瑜的脖子,撒娇地说:“还是潘潘厉害,这真是个好办法,我马上打电话。”

    叶子墨和海志轩又聊了一阵,他起身说道:“海,你先坐,我有事处理一下,马上就回来。”

    为不让叶子墨进一步误会,夏一涵忙跟上他的脚步,不想单独留在这里面对海志轩。

    谁知叶子墨却淡然说道:“你留下,说不定海先生有什么需要呢。”

    他颇有深意的话让夏一涵更加不安。

    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室内再无旁人,海志轩才能正眼看夏一涵。

    只有天知道今天这次见面让他多受折磨,他很想很想单独跟她说几句话。

    从上次和夏一涵分开,他几乎白天晚上都会想起她,就像中了邪似的。

    三十来年,他从未做过一件疯狂的事,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就很想要疯狂一次。他想放弃跟潘瑜的婚约,把夏一涵从叶家带走。

    “一涵,你在这里还是过的不好吧?你看你憔悴了,瘦了很多。”他关切地问道。

    “海先生,我很好。”

    夏一涵轻声回答,始终低着头,跟他说话的时候没看他。

    “怎么又叫海先生,不是说好了叫志轩吗?”

    问这话时,海志轩已经放下茶杯,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海先生,这里是叶家,我是这里的佣人,不好那样称呼您。您快坐,不要站起来跟我说话。”夏一涵低声而急促地把自己意思表达清楚,她谨慎担忧的表情把海志轩心都揪起来了。

    他郑重地看着她,沉声问她:“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什么了?他对你……他把你……”

    海志轩问这些时,不敢说的太重,怕伤到她的自尊心。

    夏一涵脸微红,简短地说道:“您别问了,您快请坐吧。”

    “你在怕什么?难道他还会惩罚你吗?告诉我!”海志轩终于忍不住,双手抓住她消瘦的肩膀,直直地看着她,等她给他一个答案,也许她给一个肯定的答复,他就会冲动地带她走。

    可惜还没等夏一涵回答,门口就响起一声冰冷的喝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放开她!”

    两人同时往门口看过去,就见叶子墨正寒着一张脸大步走进来。

    没错,他是刻意出去,刻意给他们制造一个暴露的机会。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一出去,两人就这么如胶似漆地开始就近谈上了。

    假如他再晚回来一步,她是不是就打算让他亲她了?虚伪透顶的女人!

    刚被他亲吻完,又渴望着另一个男人,她就不觉得恶心吗?

    夏一涵慌忙从海志轩的手底下挣脱,抬头对叶子墨解释:“叶先生,不是您想的那样。”

    叶子墨根本不看她,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只压迫性地看着海志轩,冷声说道:“她现在在我家里,就是我的人。你应该是了解我,我的人能许别人碰一根手指头吗?”

    海志轩也不回避他的目光,与他对视,但没发一言。

    他们两人就像在用目光较量,急的夏一涵不知所措。

    她不能撇清,不能替海志轩说话,否则叶子墨一定更生气。可她要不解释,他们再这么下去,不是要打起来了吗?

    谁知他们这样对峙了一会儿,海志轩脸上浮现了一抹轻浮的笑。

    “子墨,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说过,要是我看上她可以送给我。你既然都说了,我也就多看了两眼,发现还真不错。不知道现在,我是不是还可以把她带走。”

    还没等叶子墨回答,夏一涵抢先说道:“海先生,请您千万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叶子墨没说话,心里却在想,姓海的,把夏一涵放我身边,你后悔了吗?

    想送来容易,想带走,恐怕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

    夏一涵的意思,海志轩知道。她是想为了给莫小军报仇,不管受什么样的委屈都留在这里。

    叶子墨的猜想不错,他看到她又是受伤,又是消瘦憔悴,是真的后悔了,真的舍不得了。

    人是他安排来的,当然应该由他带走。

    海志轩正视着叶子墨,很认真地说道:“我没开玩笑,子墨大方,一向是言出必行的,我今天就带你走。”

    说完,他就想伸手拉夏一涵,却被叶子墨长身一挡,海志轩的手落了空。

    叶子墨也正视着海志轩,轻描淡写地说:“任何事,都是有期限的。当时给你不要,现在想要,还不给了。实话告诉你,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的女人,在我腻味之前,是不可能分享给别人的。”

    他说完,再不想跟海志轩多讨论一句,而是回头死死攥住夏一涵的手腕,沉声命令:“跟我走,刚刚的事还没有做完。”

    这话把那方面的事暗示的太明显,夏一涵的脸不由得又局促的发红。

    海志轩的脸色也变的难看,还想说些什么,一时在叶子墨的家又不好发作。

    “海大少爷,我会吩咐人来伺候你,我们很快就回来的。”

    叶子墨背后飘出这句话,人已经走出会客室,命令管家派人去招呼海志轩,不至于让他太受冷落。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还不会因为一个虚伪的女人跟他彻底闹翻脸。

    书房里会客室不远,叶子墨沉着脸把夏一涵扯进他书房,用力关上门,夏一涵被他的动作吓的心一哆嗦。

    他二话不说,直接把她紧紧地顶靠在门上。

    他的脸欺近她的小脸,咬牙切齿地对她说道:“还敢骗我吗?这回可被我抓现行了吧?”

    “我……”夏一涵有口难辩。

    他的的确确是看到海志轩抓着她的肩膀了,要说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怎么解释他对她那样过于亲密的举动呢?

    “说不出话了吧?”

    夏一涵叹息了一声,低声开口:“叶先生,我知道我解释您也不会信。所以,我什么都不说,您要罚就罚我吧,只要不让我离开,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是郎情妾意啊,一个舍不得她,要带她走,一个为了他,死活都要留下。

    叶子墨的脸色沉了又沉,眉头微微的收紧。

    他把身体用力地往她身上挤压,恶狠狠地问她:“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上了你?”

    夏一涵很怕,怕他真的把她……她的身体是留下给小军的。就算是小军过世了,她也不应该失身于别人。

    她绞尽脑汁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平息他的火气,让他消除想要占有她的想法。

    叶子墨根本不给她思考的余地,大手直接伸向她女佣制服的领口。

    她又怕又羞,用力推他,却又哪里能推得动。

    也许他只是不甘心,容不得他身边的女人喜欢别人吧,是强大的自尊心在作祟。

    为了尽快脱离他的控制,夏一涵没有挣扎,怕更激发他的征服欲。

    她无奈地低声对他说:“叶先生,只要您愿意,所有女人都会对您臣服,都会迫不及待地想和您有亲密行为,我也一样。”

    她的话总算让叶子墨的盛怒有所减轻,压着她身体的力道稍微小了些。

    他却并没有放开她,她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

    他刚要再进一步,房间里的固定电话忽然叮铃铃地响起。

    这个电话,一般都是他母亲才会打来的。

    “叶先生,您快接电话吧!”夏一涵趁机劝道。

    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连母亲的电话都不接。

    他刚离开她的身体,她就快速地扯平领口,旋即扭门,要立即逃跑。

    “今晚到我房间里睡,必须来!”他沉声命令一声,才去接起电话,叫了一声:“妈!”

    快步走出书房的夏一涵看到管家的背影正好消失在走廊尽头,看来房间里适时的电话并不是巧合。

    夏一涵没有继续想下去,心里还在担忧着叶子墨最后那句话。

    要是有什么理由能够抗拒他的命令,又不惹他愤怒就好了。

    正沉思着,忽然听到身后一声甜美的呼唤:“涵妹妹,跟我们到会客室去喝茶啊。”

    她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宋婉婷和潘瑜朝她这边走过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