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5章 心悸

    真等叶子墨忘记她了,宋婉婷哪里还会记得有这么个妹妹,到时候要怎么折磨她,还不是由他。

    不管管家安排什么工作,夏一涵都认认真真地做。

    她的内心不是没有想起过叶子墨,无数次那个高大英挺的男人形象在她眼前闪过,她都强迫自己忽略掉。

    她总跟自己说,不过是一个强吻过你几次,又偶尔故意施舍一点儿温情的男人,没必要记得。

    差不多每天晚上刘晓娇都尝试着说服夏一涵,不要放弃这难得的缘分,奈何夏一涵始终无动于衷。

    这天叶子墨跑步结束离开后,刘晓娇找了个机会悄悄跟上去,叫住他。

    “叶先生!”

    “什么事?”叶子墨面无表情地问。

    “我想跟您说说夏一涵。”

    她以为说起夏一涵的名字,叶子墨会露出很关心的表情,谁知他还是那么冷淡,很严肃地打断她的话。

    “佣人的事跟管家说,不要找我。”

    说完,他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刘晓娇看四下无人,一边跑着继续追他,一边大声说道:“叶先生,她喜欢您,她晚上睡觉常常喊您的名字。”

    刘晓娇注意到叶子墨的后背忽然僵了一下,步伐也停了。

    她还想说什么,他又恢复如常,大踏步走了。

    叶子墨的生活很规律,早上运动完,是绝对不会再进健身房的。

    管家就安排夏一涵一个人,每天打扫健身房。她已经习惯了用两块纯白的抹布,一干一湿交替着,把健身房每个角落都擦的一尘不染。

    她觉得每天这么擦的时候,她的心就可以非常非常平静。

    这天,她跪在地上擦地的时候,瞥到自己手腕上的刀伤痕迹,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想起那个让她受伤的男人。

    她不禁在想,她抓伤了他,他手臂上的伤是不是也结痂了?那印记,会不会一直都在,会一辈子都抹不去吗?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夏一涵,你在想什么呢?不该想的人,不该想的事,一定不能想,不要想!”

    她想的入神,说的也入神,竟完全没听到有脚步声在向她靠近。

    她发现有人进来,是看到了光投下的长长的影子,高大的暗影把跪坐在地上的小小的她完全罩在其中。

    她惊讶地抬头,正好迎上叶子墨探究的目光。

    那一霎间的视线碰撞,让夏一涵的心跳的很急,很急,像要撞破胸膛一般的急。

    好像她心里本来就在盼着见到他,好像他的到来让她心里某个空荡荡的角落一瞬间被充实填满,心中霎时满是酸楚,又充满了甜蜜。

    “叶,叶先生。”她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句,发现自己脸在发烫,声音在颤抖。

    她回避开他令人难以捉摸的目光,看向他手臂。

    他麦色肌肤上,还能见到一条又一条细小的抓痕,每一条抓痕都像在对她说:这个男人,那天晚上对你很纵容,很宠溺。

    她深吸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低声对他说:“叶先生,对不起,谢谢你!”

    叶子墨蹲下身,两根手指轻捏住她尖巧的下巴,一双幽深的眼眸灼灼地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审视,带着渴求,也带着她说不清的某种情愫。他一句话不说,与她对视几秒后,直接吻上她微微张开的小嘴。

    夏一涵心悸了。

    她的心被他搅动的微微的疼痛,仿佛他要揉碎了她一样。

    她怕,她又渴望,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但就是知道心又一次像是没了底,空虚的让人要疯了。

    他明知她就是一个美女蛇,是个白眼狼,他明明发誓过,永远都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动心。可他自己也意识到这几天没看到她,他总觉得缺了一件什么事。

    他赌气似的狠狠亲吻她。

    夏一涵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却是幸福的窒息。她真是怕死了那种溺水了一样的感觉,她努力平息自己的心跳,用尽全身的力气推他。

    他很霸道,根本就不许她反抗。

    夏一涵被他亲的完全透不过气,大脑一片空白,她反抗着的手越来越软弱。再这么下去,她就要顺从他了,残余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让他得逞。

    直到一阵冰冷传来,她理智慢慢回笼了。

    “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对我!”她压低声音,对他说道,生怕有走过的人知道他们在健身房里做什么。

    他根本不理她在说什么,大手把她女佣制服的领口往下一拉……

    “你不要这样!叶先生,请你自重!”夏一涵的手胡乱地在往自己胸口放,试图阻止他的进一步侵犯。

    他玩味地弯了弯唇角,问她:“怎么,刚刚不是很陶醉吗?”

    “我……”夏一涵只说了一个字,就咬住了嘴唇。

    没错,他说的没错,有一会儿,她就是陶醉了。

    被恶魔亲吻应该感觉到讨厌才对,她该死的为什么要陶醉。明知道他有未婚妻,她心里也有小军,为什么还会奇怪地心动。

    她咬唇的动作清纯无比,娇羞无限,叶子墨心一荡漾,哑着声音说道:“继续。”

    说完他无瑕的俊脸又往她精致的小脸上压下来,这一次因为有准备,夏一涵偏头躲开了他,随即极严肃地对他说道:“叶先生,你不要这样,我是宋小姐的妹妹,你不能这么对我。”

    “妹妹?你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认你当妹妹?”他嘲讽地问。

    “不管为什么,既然是认了,我就要认真对待。”

    她的表情很倔强,他喜欢这么倔强,不好征服的女人。

    这么胡乱就把她按在健身房地上吃了,好像是有些囫囵吞枣,失去了过程的美妙。

    他念及此,把心里的欲火压下,淡然说道:“暂时放过你,跟我说话!”说完,放开了她。

    夏一涵狼狈的爬起来,很想立即夺门而出,可是她不敢。估计她还没跑几步,他就把她抓住了,到时候惹火了他,恐怕还没现在这样只是说说话那么简单了。

    为了跟他保持距离,也显示她的恭敬,她想站起来,却被他长臂一伸,拉她重新坐下。

    “坐在这里说。”他板着脸命令道。

    她只好顺从他的意思,在他斜对面的位置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裙子,抱着膝盖,仰头问他:“叶先生,说什么呢?”

    他不说话,她不敢随便开口,两人就这样默默相对地坐着。

    空旷的健身房里,安静的只有他们的呼吸声。

    夏一涵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这样跟她一起坐着,什么都不说,他不觉得无聊吗?

    她呢?她似乎也没觉得无聊,只是略微有些局促,因不知道他下一秒会说什么,做什么,而带着些紧张的心情。

    当然和跟莫小军在一起不一样,小军的存在就像空气一样自然,是绝对不会有紧张的情绪的。

    “叶……”

    沉默的太久了,她想说,叶先生,如果没什么事,请回吧。

    她刚开口,他也说话了。

    “有感觉吗?”他注视着她双眼问,要在第一时间看到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嗯?”

    “对我。”

    夏一涵的心又漏跳了半拍,她想装作没有任何感觉,奈何脸却红了。

    “还喜欢海志轩吗?”他在她眼中看到了一点痴迷,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他叶子墨可以不喜欢某个女人,但他绝对不允许他感兴趣的女人喜欢别人,哪怕他只是对那个女人有单纯的欲望,在他放开之前,他也决不许她想着旁人。

    他再次提起她喜欢海志轩,夏一涵连忙摇头,非常明确地说道:“我不喜欢海先生,我跟他以前根本就不认识。”

    叶子墨的脸色又有些阴沉,看来这个看似单纯的女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把心抛开给他的,很好,更有挑战感。

    他一再问她对他有什么感觉,还问过她他吻她是什么感觉,又很在意她和海志轩的事,以及他对她做的所有事都说明他真的对她有些兴趣。

    她不能让他这种兴趣蔓延,即使要得罪他,她也要把话说清楚了。

    她思忖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叶先生,我不喜欢海先生,但我心里有爱的人。我爱那个人甚于我的生命,我想,您是不屑于夺人所爱的,对吗?所以,请您忽视我的存在,让我在这里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吧。”

    爱一个人,甚于她的生命。

    有一瞬间他的确是被她眼中坚贞的神采感动,可转瞬他又想起那个女人曾经对他说的话。

    她是怎么说的?她说:“墨,我爱你,我永远都会爱你,我连为你去死都愿意,你比我自己更重要。”

    结果呢?他父亲只是稍微使了一点手腕,威胁加利益,她就轻易缴械投降了。可见女人无所谓忠贞,只是诱惑的筹码不够而已。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