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4章 见不到叶子墨的工作

    宋婉婷说的情真意切,在外人看来这可是送了夏一涵一份大礼。

    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进的了省商会副会长的家门,她走到哪里说一句是副会长的女儿,别人总要高看一眼,以后的路能顺遂很多。

    她一句不嫌弃,让夏一涵真有些骑虎难下。

    不答应,难道说她是嫌弃做人家妹妹吗?旁人说她不识抬举倒没什么,这主要算是公然驳了宋婉婷的面子,以后她怎么在这里呆下去?

    夏一涵明白,她这个认妹妹绝对没有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她是想用这样一个身份牵制着她,也牵制着叶子墨。

    再有什么不清不楚,就显得她夏一涵不仗义,不知恩图报,还要勾引干姐姐的未婚夫。

    她能想到这一点,叶子墨也会想到。他那个人处事总是异于常人,她真没法料想他会对她认宋婉婷做干姐姐的事有什么反应。

    她怕,怕成为他们未婚夫妇矛盾的牺牲品。

    思来想去,她只有谨慎而礼貌地回绝。

    “宋小姐,谢谢您这么看的起我。可是您出身这么高贵,我只是一个小女佣,真的不适合高攀。”

    宋婉婷似乎有点儿不高兴,皱了皱眉,说道:“说什么呢?人和人之间都是平等的,哪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说法啊。我不管,反正你这个妹妹我是认了,就这么说定了。”

    后面那句话语气很可爱,却也很强势。

    她还对在场的所有人说:“管家,还有你们三个小美女,都要给我见证啊。今天开始,夏一涵就是我妹妹,她可以不当我是她姐姐,但是我一定会当她是我妹妹。”

    好一个她可以不当她是姐姐,她要当她是妹妹,酒酒和刘晓娇都替夏一涵感觉到压力了。

    难怪宋婉婷能够跟叶子墨谈婚论嫁,看起来调皮又可爱,实际是真正的狠角色呢,谈笑之间,就把叶子墨和夏一涵的关系变成了姐夫和小姨子。

    管家开始还在生气宋婉婷抬举了夏一涵,现在也领会到她的用意了,心里暗竖大拇指。

    他脸上堆着笑,恭喜夏一涵。

    “一涵,以后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句夏小姐了。快谢谢宋小姐,不是谁都能有这么好运的。”

    “我……”夏一涵还想拒绝,也知道她话说到这个份上,是绝对不许她说个不字了。

    “涵妹妹,我还特意带了礼物给你。小丽?”

    肖小丽忙从包里取出一个银色的首饰盒递给宋婉婷,她笑着对夏一涵说:“这套珠宝是首席珠宝设计师卓琳设计的,我一直都没舍得戴。今天送给你,哪天我亲自去挑一套适合的晚礼服和鞋子送你。我敢说,我妹妹在我打理下一定比现在还要漂亮夺目一百倍,到时我可要找个高富帅把你嫁了。”

    既然从没有人跟她说过夏一涵是叶子墨的女人,她且装作不知道好了。

    夏一涵明白,现在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也不能拒绝。

    她只能愉悦地接受,也罢了,但愿有这个身份做牵制,姓叶的不会把眼光放在她身上,她能平静地等到给小军伸冤。

    “婉婷姐,你这个姐,我就厚着脸皮认下了。可是东西我真的不能收,我现在每天都要穿制服的,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

    夏一涵叫了一声姐,宋婉婷好像真的很高兴似的,笑的脸颊上都闪出淡淡的酒窝了。

    “太好了,我的妹妹又回来了。东西一定要收着,总有用上的时候。我去跟子墨说,以后你就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做那么重的事了。我在叶家也不熟悉,身边只有小丽,有时候还真觉得有点儿不方便,我看能不能让子墨把你放在我身边。”

    她说着,硬把首饰盒放在夏一涵的床里边,随后起身,打算离开了。

    “不,婉婷姐,我来这里就是应聘女佣的,您不要特意跟叶先生说。”

    “傻妹子,我当然要说了。你也知道,他是我未婚夫,我认妹妹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他?我先走了,管家,你可一定要叮嘱她们照顾好我妹妹啊。”

    管家连连点头称是。

    “也辛苦你们两个小美女了,下次我来,要给你们带礼物感谢你们!”宋婉婷对酒酒和刘晓娇微笑着说道。

    “宋小姐,您别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酒酒应道。

    宋婉婷则始终带着笑容,走出工人房。

    她一走,酒酒就连珠炮似的轰炸夏一涵。

    “我说一涵,你烧糊涂了吧?你跟她认什么姐妹啊,这下太子爷不成了你姐夫了?”

    夏一涵轻轻摇头,说:“酒酒,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跟叶先生真不可能的,他有未婚妻,你没看出来吗?我今天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其实这样很好,我在这里只想平淡的过。”

    “不,一涵,叶先生爱你。他要是不喜欢你,他不会那么做的。”

    酒酒很执拗地说道,刘晓娇也在一旁应和。

    “是啊一涵,叶先生喜欢你,你这么做,以后可怎么办呢?”

    夏一涵只好低声对她们说:“你们不用为我难过,我有男朋友的,我很爱他,我就是为了他才来这里的。”

    “真的?”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夏一涵重重地点头。

    通过这件事,足以说明她们是她朋友,她对待朋友也应该坦诚。

    即使她不能把小军的事和盘托出,她还是要把能说的说给她们听。

    宋婉婷左盼右盼,总算把叶子墨给盼了回来。

    他在大厅沙发上坐下,宋婉婷亲手送上一碗冰了的绿豆汤,说是解暑的。

    叶子墨接过来,慢悠悠地喝了两口。路上母亲还在旁敲侧击地说他伤疤的事,虽没挑明,他也知道母亲的想法,是不想他冷落宋婉婷。

    “子墨,今天我听佣人们说起夏一涵生病了,就过去看了看。”宋婉婷闲聊似的提起。

    她悄悄观察他的脸色,如常,就像她在说的是跟他毫不相关的人。

    “一个佣人,有什么好看的。”他又喝了一口绿豆汤,然后把碗放在一边,淡然说道。

    呵,一个佣人,还值得你整晚不睡觉,只怕这个佣人比你面前的未婚妻分量重多了呢。

    宋婉婷还是笑着,说:“她现在可不是普通的佣人了,我今天跟她认了姐妹。”

    他深邃的双眸在她脸上定格了有一秒钟,后又很平淡地说:“是吗?她这么不自量力?”

    “不是她不自量力,是我坚持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以前有个妹妹,后来没有了,我觉得她长的很像,就忍不住认她当我妹妹了。子墨,你会生我气吗?”

    叶子墨的脸色让她捉摸不定,好像是生气了,又好像没有。

    他微微笑了下,反问她:“你觉得我有理由生气?”

    “我……”

    宋婉婷也算是伶牙俐齿的了,以往只有她说话别人接不上的份儿。

    就是跟叶子墨在一起,大多数时候他也不怎么说话,她还是第一次认识到跟他对话很伤脑筋。

    她坐到他身边,搂住他胳膊,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也不是啦,毕竟是你家里的佣人,我没跟你打招呼就这么做了,怕你不高兴嘛,只要你不生气就好。”

    叶子墨没接话,她又继续说:“你要是不反对,以后就跟我一样,把她当亲妹妹好不好?你看她,长的又好,看起来又懂事。我们一起留意着,有合适的人给她牵个线,在这里当佣人真是太浪费资源啊。”

    她说了一堆,却见叶子墨在发呆似的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

    “子墨?”

    叶子墨抬起头,目光带着几分压迫地看着宋婉婷,严肃地开口:“目前我对她兴趣不太大,要是真对她兴趣大了,别说是你认下的妹妹,就是亲妹妹,也未必有人阻止的了。我不喜欢有心计的女人,你要是实在闲的无聊,可以叫家人朋友来玩。潘瑜,海志轩,都行。”

    宋婉婷以为他总还是会心照不宣,却想不到他说的这么直接。

    他直接,她只好装傻,不接他前面的话,只回答后面的。

    “好啊,那我过几天就叫潘潘和海来这里玩,你可别怪我把这里当自己家啊。”

    她还是很渴望他说一句,这本来就是你自己家。他没说,只是嗯了一声,就起身离开了。

    一连几天,叶子墨再没有问过夏一涵的病情,好像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她的存在。

    自从宋婉婷认了夏一涵做妹妹,叶子墨不在时,她总会抽空去看她,嘘寒问暖,做的和亲姐姐差不多。

    从第一天进叶家,夏一涵就在不断的磨练和考验中生活。

    这几天托宋婉婷的福,再没有人为难她。不光如此,听说她成了未来少夫人的干妹妹,以前没来往过的人都来看看望她。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孙萌萌,她跟夏一涵又是道歉,又是悔过。

    方丽娜孤掌难鸣,也不敢在这时再跟夏一涵过不去,只能在心里继续嫉恨她的好运。

    赵天爱走的事,她是两天后从刘晓娇口中得知的,当时她觉得很震撼,可又把那种强烈的感觉压下去。她跟自己说,只是叶子墨看不顺眼,跟她是没有关系的。

    刘晓娇提出想跟夏一涵同住,她欣然同意,跟管家一说,管家也立即答应,当晚就叫刘晓娇搬了过来。

    夏一涵几次要工作,都被宋婉婷拦下了。

    几天后,她再不用输液,气色也渐渐恢复,管家才安排她去做一些轻松的工作,都是一些没有机会见到叶子墨的工作。

    叶子墨早上跑步的时候,宋婉婷说她身体还弱着,需要休息,早上不用早起,管家也照办了。

    管家心里明白,这样把她淡出叶子墨的视线,是个非常好的策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