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3章 非要认妹妹

    可转瞬她就又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正像儿子说的,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能太冲动。

    别看他很孝顺母亲,实则他原则性极强,任何人都很难动摇他的想法。何况从他目前所作所为来说,对那个女人,他还处于最着迷的时期。粗暴的处理只会适得其反,以往的教训已经够让她回味的了。

    她沉思了片刻,还是温婉地说道:“这事我知道了,辛苦你再帮我留意着。婷婷刚来,你要多照应着,别让她觉得慢待了。你不用管我了,现在就去她那儿看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是,夫人!”

    管家虽然心急,也慢慢明白过来,她心里爱儿子,不会跟着他太明显的对着干。

    他就三不五时地在她这里吹吹风,不信她总有那么好的忍耐力。

    管家走到门口,付凤仪又叫住他,嘱咐道:“婷婷那里,昨晚的事就不用说了,别给她添烦恼。”

    “是,夫人,我知道的。”

    管家走到最东面的客房门口,举起手刚要敲门,就听到房内宋婉婷和她的助理正在说话。

    “婉婷姐,昨晚您有没有和叶先生……”

    为让人觉得她平易近人,宋婉婷向来让下面的人直呼她的名字,助理因比她小一点儿,就叫她婉婷姐。

    宋婉婷脸一红,娇嗔一句:“你这死丫头怎么什么都问啊。”

    “哎呀婉婷姐,这么说你们昨晚……哈哈。看来是我听错了,我还以为叶先生昨晚出去了呢?”

    “真的吗?你听到他出去了?”宋婉婷的脸色一瞬间严肃起来。

    整栋主宅太大,她在最里面的房间,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

    “好像是,婉婷姐,我也不确定,你就当我没说吧。”助理肖小丽连忙收住了话,却听宋婉婷长叹一声。

    “唉!也不知道他那么晚出去,能去哪里。”

    管家伸手敲门,心里在盘算着,别人奈何不了夏一涵,这位可是正房。从她叹气就知道,她心里有嫉妒,有怨气。

    再没有什么人能比妒妇更狠了,夏一涵,你就等着她收拾你吧。

    “请进!”宋婉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甜美。

    管家进门,毕恭毕敬地说道:“宋小姐早安,夫人派我来看看您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去办的。”

    “辛苦您了,您还去照应别人吧,以前怎样还怎样,不要因为我来特意管我,我会过意不去的。”

    即使她说不需要,管家还是走到她身边不远处,笑着说:“宋小姐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要是每个人都像您这么好该多好啊。”

    宋婉婷一听,他是话里有话,就微微一笑,反问他:“怎么这么说呢?”

    管家于是看了一眼肖小丽,宋婉婷心领神会,对他说:“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小丽就像我亲妹妹一样,绝不是外人。”

    管家学着宋婉婷的样子,长叹一声,说道:“这事我不想说的,夫人也特意吩咐我不要跟您说。可我觉得您这么好的人,我不忍心不说。”

    宋婉婷的表情变的郑重,从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站起来,认真地说道:“真是多谢您了,如果您觉得方便就告诉我,不方便说,我也不为难您。不过不管您对我说什么,我都会保证我和小丽不会把您说的话说出去半句。”

    “哎,那就好,那就好。”管家应道,这才进入正题。

    “宋小姐,昨晚夏一涵,可能您不记得,就是昨天来给您和叶先生送订婚戒指的女佣人。她发烧了,叶先生连夜带我和医生去看她,他坐在她床边守了一夜。夏一涵对他又抓又咬,他根本就不生气。为了她,他对医生,对我,还有别的女佣人都发了脾气,那个领舞的女佣人直接就被他赶出去了。”

    宋婉婷想微笑着听这些,奈何这些话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淡定。

    他说完了,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对管家说:“谢谢您把这些告诉我,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要他高兴就好。”

    “是,我就知道宋小姐贤惠大方,唉,希望夏一涵有些自知之明就好了。宋小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随时跟我说。”

    “好!”宋婉婷转头对肖小丽说:“我们出发前不是给管家大叔带了一份见面礼的吗?快拿来。”

    “不,宋小姐,我怎么能收您的东西呢?”

    肖小丽立即去拿了自己的挎包,出发前宋婉婷就嘱咐过她,多备一些钱,该打点的要打点。

    她跟在宋婉婷身边久了,什么身份的人该给多少钱,她心里有数。麻利地把厚厚的一叠红票子塞进一个信封,硬帮管家亲自塞进他西裤的口袋里。

    “您拿着,这样我们才不生分。我还没正式进叶家,以后要您照顾的地方还多着呢。”

    “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您放心,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对您隐瞒任何事的。”管家能感觉到口袋里钱的分量,宋小姐确实出手大方。

    她是未来的叶少夫人,就算不给他钱,他还不得全力以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现在她主动示好,更要卖力了,以后他又是老夫人的眼线,又是小夫人的,还愁在叶家不能稳稳立足吗?

    “麻烦您了。”宋婉婷客气地说。

    “这是我应该做的。七点半吃早餐,稍后我会来请您的,有需要您随时叫我。”

    “好,您慢走。”

    她虽然什么都没说,管家知道她是不会明着对付夏一涵。

    亲事都说妥了,很快就要订婚结婚,到时夏一涵准没有好日子过了。

    早餐时,叶子墨看起来神清气爽,完全看不出是熬了一夜的模样,他手臂上已经结了痂的抓痕证明管家的话并不是瞎掰的。

    宋婉婷先扶付凤仪落座,亲手把早餐送到未来婆婆面前,自己才在叶子墨身边坐下,脸上始终是端庄的笑意。

    当她的目光带着爱慕扫到叶子墨手臂时,她好像刚知道似的,立即心疼地拿起他手臂,仔细查看,嘴里还说着:“哎呀,子墨,你这手臂怎么弄的?受伤了?有没有擦药啊?”

    “不小心擦到了。”叶子墨淡淡说完,不着痕迹地从她手中抽出手。

    付凤仪没说话,眼光还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儿子一眼,又装作没什么事发生似的对宋婉婷说道:“婷婷,昨晚睡的好吗?有什么不适应的,不方便的,跟墨儿说,跟管家说都行。这里可是你自己的家,别委屈着。”

    “很好,阿姨。要是有什么,我会说的。”宋婉婷得体地答道。

    “嗯,那你们小两口就好好相处,我今天就回去。等老叶从北京回来,我们就准备上门求婚了。”

    宋婉婷的脸娇羞地红了,忙说道:“阿姨,昨晚跟您聊天,学到了很多,我还没聊尽兴呢,您就多呆些日子吧。”

    叶子墨也劝:“是啊,您回去也没什么事,还不就是跟保姆两个人在家,这里人多热闹,空气也比市区好。”

    付凤仪摇摇头,说:“不了,老叶最近在家吃饭的时候也多,我不在不行。”

    “墨儿,要是你让婷婷受委屈,我可饶不了你。”她又极严肃地对叶子墨说。

    “不会。”

    听到儿子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付凤仪略放心了些,为了安抚宋婉婷,她又拍了拍她的小手,慈爱地说:“婷婷,你是我们叶家选好了的儿媳妇,我们叶家永远都是说到哪里做到哪里。他要是惹你生气,你就找我告状,我一定是支持你的。”

    有了付凤仪这话,宋婉婷稍感安慰。她只要是被认定的明媒正娶的就好,至于收服他的心,不急,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饭后叶子墨说亲自送母亲回市区,宋婉婷要跟着,母子两人坚持让她在叶宅休息。

    他们离开半个小时后,宋婉婷对管家吩咐道:“夏一涵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哎!”管家答应的时候,心里带着几分得意,忙在前面带路。

    宋婉婷带着肖小丽到的时候,夏一涵又在发烧。

    她的到来,让夏一涵很意外。

    她和酒酒刘晓娇一齐,向宋婉婷问候:“宋小姐好!”

    “你们怎么这么客气呢,在自己家里,哪儿有这么多规矩。管家,以后可千万别让她们这么问候了,我哪儿受得起。”

    夏一涵强撑着要坐起来,宋婉婷亲热地笑着,把她按回床上。

    “你病着呢,起来干什么啊?好好躺着。”

    “您坐!酒酒,帮忙给宋小姐拿椅子来啊。”夏一涵说道。

    “不用了,我就坐这里。”宋婉婷在她床边坐下,脸上笑着,心里却苦涩地想着:昨晚这个位置,是我男人坐的吧?

    还以为生了多重的病,现在看来,也就只是稍微有些发烧。

    “我今早偶然听人说你病了,正好子墨他出去了,我就来看看。”

    “多谢宋小姐,我只是有点发烧,还麻烦您来,真的很过意不去。”夏一涵也朝着她微笑。

    不管这位宋小姐是真心还是假意,夏一涵对她还是很愧疚的。毕竟她是叶子墨的正牌未婚妻,昨晚他在她这里守着,自然是冷落了人家。

    她的到来彻彻底底地提醒了她,对叶子墨瞬时产生的那种冲动,是不道德的,她应该感觉到惭愧。

    “嗨,看这客气话说的,听着都好听。”宋婉婷笑着,抓住她的手,很亲热地说道:“一涵,我说一句话你可能不信。我真是打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亲切,像我妹妹一样。其实我以前有过一个妹妹,后来不在了。我看着你就想起了她,又觉得高兴,又感到伤心。”说着,她脸上的笑容没了,泪水顺着脸颊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她哭的很到位,谁都知道她是有意演戏,可就是觉得她说的又是真的。

    夏一涵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忙伸手去帮宋婉婷的眼泪,劝她:“都过去了,您也别太难过了。”

    宋婉婷这才收住眼泪,依然伤心地说道:“这么多年了,我就是忘不了。我有个不情之请,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想认你做我的妹妹。我一定会把你当亲妹妹,也会让我爸爸妈妈和弟弟把你当成我的家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