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1章 再烧下去,她会死的

    饭后,宋婉婷陪着付凤仪聊天,一张巧嘴哄的未来婆婆开心极了。

    夏一涵则还硬撑着,被管家吩咐来吩咐去,马不停蹄地做家务。

    她比任何人都回房晚,回到工人房已经是十点以后了。赵天爱这天也累,早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了。

    夏一涵几乎是栽倒在床上的,酒酒和刘晓娇一直不放心她,听到她房门响,忙悄悄起床过来看她。

    她的额头已经烫的吓人,持续的高烧已经让她渐渐的失去意识了。她紧闭着眼,嘴里说着些她们听不懂的话。

    “不行!我们必须要通知管家!”酒酒说道。

    “我去吧!”

    刘晓娇跑出门,用力敲管家的门,焦急地请求:“管家,您快起来啊!一涵她烧的很厉害,您来看看啊!”

    管家早看出来夏一涵体力不支了,可叶子墨都没说让她停,他当然乐得折磨她了。

    猜到她晚上可能会加重,他刻意避开了,根本就没在他自己房里睡。借着要就近照顾夫人的名义,得到她允许后,他在主宅的一间小客房里住下了。

    刘晓娇敲了很久,都没人应门,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夏一涵的房里,看到夏一涵手脚都因为高烧而在抽动了。

    酒酒再摸了摸夏一涵的额头,温度还在攀升。

    “不行!这样不行!我要去找叶先生!小娇,你照顾一涵,我尽快来!”

    “我去!叶先生会责怪你的,反正他对我也没什么好印象,我也不在乎他骂不骂我了。”小娇说完,又跑出去,很快到了主宅门口。

    主宅的大门已经锁了,门口没有人,她只好站在门外大声叫。

    可是主宅大部分都是用隔音材料做的,她再怎么叫,里面都听不到。

    “墨儿,今晚别让婷婷觉得冷落了。”

    付凤仪睡前,是这么跟叶子墨说的。潜意思他当然明白,也知道母亲恐怕急着想第三代快一些出生。

    他在自己卧室洗完澡,只围了一条浴巾,进了宋婉婷的那间客房。

    她能以未婚妻的身份跟他共赴云雨,比以前自然更放得开。她的热情,叶子墨也没拒绝,他精力充沛,身体本来就需要释放。

    结束一场欢爱,宋婉婷疲惫而满足地躺在床上,叶子墨却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他,他的眼前不自觉地浮现出夏一涵强撑着的单薄身影。

    “子墨,睡吧。”宋婉婷温柔地说。

    “你睡,我去冲个澡。还有些公事要处理,晚了我会在自己卧室睡。”

    叶子墨说完,又围了浴巾离开。

    宋婉婷怔怔地看着精美的吊顶,心中生出几分苦涩。看起来这里和酒店不同,实则一样是恩爱过后他就走。什么时候他才愿意搂着她,安稳地睡一夜呢?

    刘晓娇不停地拍门,不停地呼喊,终于见到大厅里有人出现了。

    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高大的叶子墨。借着大厅里幽暗的灯光,她看见他脸色淡漠,万一他不让夏一涵看病,可怎么办?

    “叶先生!求你,快去看看一涵吧,再烧下去,会烧坏的!”

    刘晓娇的话根本就传不到大厅里面去,她手脚并用地对他比划,期待他能看懂她的手势,却没想到,他只看了她两眼后转身离开了。

    无奈的刘晓娇只好又跑回工人房,酒酒正在给夏一涵做冷敷,冷毛巾没多久就变的温热,而她好像根本没有好转的迹象。

    夏一涵的眼睛翻了几下,可把酒酒吓的不轻。

    她摇晃着她的手,叫她:“一涵,撑着点儿,天亮就好了。你不要吓我啊!”

    可她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口中不断地胡言乱语,手脚时不时地抽搐。

    刘晓娇蹲在床前,跟酒酒一起不停地跟她说话。

    赵天爱被她们的声音吵醒,皱着眉头坐起来,很生气地质问她们:“让不让人睡觉?不就是发个烧吗?哭爹喊娘的干什么?”

    刘晓娇和酒酒的注意力都放在夏一涵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跟赵天爱理论了。

    酒酒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说:“拜托了拜托了,一定要让一涵撑住啊。”

    “一涵,天亮太子爷不会不管你的,千万别烧坏了啊!”酒酒说到最后已带着哭腔,她家邻居就是发烧烧傻了,她对发烧实在非常恐惧。

    “烧坏也是活该,谁叫她天天勾引太子爷了,犯贱的人活该受罪!”

    酒酒终于忍不下去了,回了一句:“你有没有同情心啊?还在那儿说风凉话,看不出她很严重吗?”

    “我就说了,怎么着?就是活该活该!她烧死都不会有人管的!”

    赵天爱话音刚落,虚掩着的门忽然被推开,一脸严肃的叶子墨迈着沉稳的步子进门,管家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赵天爱的脸色霎时白了,还在心里祈祷着,刚才那话太子爷没听见才好。

    “太子爷,你可算来了,救救一涵,求求你了!”酒酒流着眼泪站起身,死死抓住叶子墨的胳膊。

    “医生马上就来了,酒酒,别抓着叶先生。”管家在后面提醒道,酒酒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

    叶子墨从进门,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夏一涵。

    她一张脸烧的火红,不停地在摇头,在呐喊。

    “不要!”

    “不要这样!不要!”

    叶子墨眉头皱着,在她床上坐下。

    酒酒还想上前帮忙,被刘晓娇拉住手,摇头示意她别去。

    “不要!”夏一涵喊着,忽然崩溃似的涌出了很多眼泪,连泪水都已经滚烫。

    叶子墨伸出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热泪,动作温柔的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觉到惊讶。

    夏一涵并没有感受到他从未有过的温柔,在混沌中依然激动不已。

    她忽然抓住了叶子墨的手臂,瞪圆双眼,咬牙切齿地朝他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她眼睛血红,用尽力气往他手臂上狂抓下去。

    “夏一涵,你疯了!”管家斥责道,叶子墨却伸出另一只手示意他闭嘴。

    夏一涵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左一下右一下地抓他,甚至咬他。叶子墨没什么表情,手臂很快被她弄出血红的抓痕,还有深深的齿印。

    酒酒她们都看呆了,对叶子墨的崇拜之情,又深了几层。

    可能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夏一涵疯狂地发泄了一阵后忽然昏厥过去。

    “夏一涵!”叶子墨沉声呼唤她,她的潜意识似乎听见了,却没有办法回应,呼吸也慢慢变的吃力。

    “医生呢!动作怎么这么慢?”叶子墨皱着眉回头问管家,这时医生正好进门。

    “叶先生,我来了,刚刚在吩咐护士备药。”

    医生身后跟着拿着药箱的护士,走到床前。

    “全部出去,只留医生护士!”

    叶子墨短促的命令完,管家带领所有人全部出去,并顺手带上门。出门后,管家吩咐酒酒和刘晓娇各自回房休息,他则单独留下赵天爱小声说话。

    护士要量体温,叶子墨自己也站起来,把位置腾出来让他们方便检查和治疗。

    “多少度?”他问的很急。

    “四十点二。”

    “马上给她退烧!”

    “是,叶先生,我正准备给她用退烧药。药分两种,一种是……”医生好像还要长篇大论,叶子墨斩钉截铁地打断他。

    “还用问?哪种快用哪种!”

    “好,叶先生!”

    用上退烧药,同时输抗生素,很快夏一涵的全身就被汗水浸透,像水洗的一样。

    “叶先生,温度降下来了,现在是三十七度五。今天的药已经打完,至少要隔十小时再输液。这里是退烧药,如果烧到三十八度五以上,每隔四个小时用一次,不发烧就不用。”

    医生看出叶先生很在意这位女佣,所以事无巨细地交代清楚。

    他本打算叫护士留下照顾,却没想叶子墨扬了扬手,说道:“都回去!”

    谁愿意在这里陪着病人,一听到他让走,两个人迅速收拾东西离开了。

    叶子墨又在她床边坐下,看她虚弱不堪的病容,烧退了,没什么危险了。烧退后,她脸色苍白如纸,他就那样带着几分气又带着几分担心地凝望着她。

    早上快六点的时候夏一涵才从混沌的状态醒来,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

    他还用那么关切的眼神在看着她,这是梦吗?

    可这梦也太奇怪了,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就是做梦,也不该梦见啊。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再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

    没错,她是躺在工人房的床上,而人称太子爷的叶子墨坐在她床边。

    她只记得发烧了,却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

    “叶先生?怎么是您呢?”她强撑着,想要起来,身体依然绵软无力,根本起不来。

    她醒来,叶子墨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悦,很快又归于冷淡。

    他脸色冷淡,声音也冷冷的,反问她:“那应该是谁?姓海的?你为他弄成这样,他管了你的死活吗?”

    夏一涵还是有些糊涂,只知道他好像在不高兴,却体会不到他是在吃醋。

    她连连摇头,解释道:“叶先生,您真是误会了,我和海先生没什么,不是您想的那样。”

    一醒来就谎话连篇,他为什么要管她的死活?竟然还像个神经病似的在她床前呆了一晚上,这是只有他妈妈和他奶奶生病,他才会做的事。

    他越想越气,霍地起身,再不看她一眼,拂袖而去。

    管家原本想不管夏一涵,要是她病坏了,他还可以以一个不知情的理由躲过去,又达到了惩治她的目的。

    没想到刚睡下就被叶子墨给命令起来找医生,还被吩咐在外面等着。

    他没说要等多久,他就不敢随便离开,只好一直在外面来回踱步。

    叶子墨在房里呆了一夜,他整整在工人房的走廊上走了一夜。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