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30章 对你,不是喜欢

    “墨儿,今天你生日,妈妈祝福你每天快乐!同时这杯酒,也要敬婉婷,欢迎她的到来。”付凤仪端起红酒,跟叶子墨和宋婉婷分别碰了一下杯。

    两个人年轻人恭敬地站着碰完杯,喝了后才坐下。

    宋婉婷带来的助理在她身后贴近站着,专门被分派照顾她的夏一涵和孙萌萌倒被闲下来,站在几步之外。

    夏一涵还未从理事长的缺席中缓过神来,她略低着头,一直看着地面。

    付凤仪暗自观察,觉得叶子墨心情尚可,今天叶浩然没来,恐怕一时半会儿父子两人也难以和好,看来婚事只能是她一个人来说了。

    “婷婷,我和你叶伯伯都很看好你。昨晚我问过墨儿,他也表示喜欢你。阿姨的意思,是希望尽快看到你们订婚结婚,你看呢?”

    宋婉婷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其他话都是客气话,她听过就算了,她最关注的是那句“墨儿也表示喜欢你。”

    她娇羞地看向叶子墨堪称完美、棱角分明的俊脸,很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这样的表情一看就是她对他很爱慕,总算有一件让付凤仪欣慰的事。

    “子墨,今天阿姨在场,又是你的生日。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我愿意嫁给你!”

    宋婉婷大胆的表白,赢得付凤仪赞赏的笑意,叶子墨也很清淡地弯了弯唇角。

    他不知道为何在宋婉婷表白的时候,他眼睛的余光会往夏一涵脸上扫了一下。

    该死的女人竟目光呆滞地看地面,好像宋婉婷说的那么直白的话对她一丝丝的影响都没有。

    要是有人对海志轩这么表白,要是海志轩要结婚,她是不是还能这么淡定?

    宋婉婷见叶子墨难得的笑了,就壮着胆子对他撒娇。

    “可是你从来都没说过喜欢我,太欺负人了!”

    众人均把注意力放在叶子墨身上,以为这么漂亮、可爱又俏皮的女人说出如此不容拒绝的话,他总该正面表示一下了。

    谁知他却不咸不淡地反问:“你喜欢那种把肉麻的话随时挂在嘴边的男人?”

    宋婉婷莞尔一笑,娇嗔道:“不说就不说,人家又不是非得要听,反正你心里有就行了。”

    “这死小子就是嘴硬,大男子主义,婷婷以后还要多让着他一些,也是被我惯坏了。”付凤仪慈爱地笑道。

    这下反而轮到宋婉婷替叶子墨说话了。

    “阿姨,子墨实在是个卓尔不凡的人。这都是您基因好,教育的也好。他说不说那些话,真没什么要紧,我不在乎。”

    宋婉婷满眼都是对叶子墨的爱慕之情,做母亲的看到有人如此看中她儿子,自然高兴。

    “瞧瞧这丫头嘴甜的,墨儿,难得婉婷这么喜欢你,一定要珍惜啊。”

    叶子墨猜想母亲下面就要提及婚期了,他缓慢起身,轻声对付凤仪说:“妈妈,我有两句话想单独跟婉婷说。”

    “去吧!”

    宋婉婷温顺地跟在叶子墨身后,随着他进了书房。

    刚听到书房关门的声音,付凤仪招手叫夏一涵过来,从她的手包里拿出一个红色装戒指的锦盒,低声吩咐道:“你去把这个送到书房去,亲手交给叶先生。就说我说的,他怎么这么马虎,求婚戒指都不记得带过去呢。听明白了吗?”

    夏一涵虽然头还是昏沉的,可是想着这次叶理事长不来,迟早总会来。

    为今之计,她只好继续忍耐,继续等待。

    “听明白了,夫人!”她从付凤仪手里接过戒指盒,低着头朝书房走过去。

    边走边在想,所有的女佣人都在大厅伺候着,夫人却单独指明要她去送戒指。

    恐怕是想让她亲眼见证叶子墨向宋婉婷求婚,让她死心吧。

    夫人,您真是多虑了。

    书房里,叶子墨的表情是严肃的。

    他淡然看着宋婉婷,缓慢地说道:“我现在说的话希望你能听清楚,我对你的感觉是不喜欢,也不讨厌,只能算有一点好感。我母亲对你印象不错,希望我娶你,我不想违背她的意思。你考虑好了,愿意的话我们就结婚。如果不愿意,我会跟我母亲说,是我改主意了,不会让你难做。”

    他一说要单独跟她说话,宋婉婷心里就猜到他会说什么了。

    他真是个残忍的人,他不喜欢就不喜欢,不爱就不爱,为什么要说的这么清楚,让她连骗自己都骗不了?

    她心里很难受,可又不想让他看出她难受。

    她想求的,不就是做他的妻子,不止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床伴吗?

    宋婉婷极力让自己微笑,上前拉住叶子墨的手,坚定地说:“子墨,我爱你!我愿意用我一生的时间爱你,我不在乎你爱不爱我!”

    夏一涵正好走到门外,把宋婉婷深情的表白听的清清楚楚。

    “以后不要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不喜欢这几个字。还有你要记着一点,我没有向你承诺我只能有你一个女人,你最好也不要有那样的侥幸。”叶子墨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连门外的夏一涵听了,都觉得脊背发凉。

    多无情的男人,谁爱他,真是谁的劫难。

    怡冰是可怜而可悲的,宋婉婷也是。

    是不是他对谁都像对待她一样,开始是霸道的侵占,肆无忌惮地强吻,夺取女人的心后,他又毫不在乎的丢弃,践踏?

    他要结婚了,他跟人家结婚,却不对人家承诺忠贞,他还能明目张胆,毫不在乎地说出他不会只有一个女人。

    叶子墨,你真是一个混蛋!

    她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种怨恨的情绪,亲耳听到他对宋婉婷说无情的话,她就觉得怨他。

    宋婉婷同样怨他,这个男人,哪怕在床上温存的时候,都不曾跟她说过爱,可她还是要无可救药的爱他。

    你爱谁的,就欠谁的,这也许是她的命,她认了。

    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也严肃地仰视着叶子墨。

    “我心里早有准备,你这样的男人,我不敢独占。我也努力让自己做到不嫉妒,只希望你不会忘记我是你未婚妻,将来是你妻子,就行了。”

    宋婉婷,你为什么要那么卑微?夏一涵真想冲进去,让她看清楚姓叶的是多自大自私的男人。

    她这么美好的女人,到哪里遇不到真心对她的男人呢?

    可她也只能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举起无力的手,轻轻敲门。

    “进!”叶子墨的声音。

    她扭开门,站在门口,轻声说:“夫人要我把这个送来,他说你怎么这么马虎,求婚戒指都忘记带过来。”

    叶子墨的目光趁着她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打量她的小脸。

    她一脸的平静,看不出对于他要结婚,她有丝毫的情感波动,他脸色又是一沉。

    “拿过来!”

    夏一涵迈步走到他们两人身前,低着头,举起手。

    叶子墨单手利落地弹开盒盖,食指灵活地把戒指从盒中挑出,温和地对宋婉婷说道:“我们订婚吧!”

    这是宋婉婷盼望已久的话,虽然没有她梦想中那么深情款款,到底也不像平时那么冷肃。

    她是不是还要感谢这个来送戒指的女人,他是想刺激这个女人,才对她忽然好了些吗?

    女人的第六感太灵敏了,她有时希望自己别那么灵敏。

    她还是伸出纤细手指,叶子墨帮她把戒指套上。

    他强壮有力的手臂瞬时环住宋婉婷的腰身,略俯身迅速亲吻上她的嘴唇。

    夏一涵怔住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和他亲吻她的时候,好像没有任何区别。他果然是常常对女人这样,可她的心为什么忽然被刺痛了一下?

    她垂下眼眸,把戒指盒轻放在书桌上,无声地转身往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叶子墨也放开了宋婉婷。

    他并没亲吻过她,就是上床,他好像也不喜欢接吻。

    宋婉婷偷偷上网查过,是有些男人不喜欢亲吻女人嘴唇的,这可能跟他们有特殊洁癖有关系。

    刚才他主动吻上她唇的一刹那,她感到一种极致的幸福忽然降临,滋味真是美妙。

    他的放开,又令她怅然若失。他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看向她,而是冷淡地看着门口,那抹背影倔强地挺的直直的,他们都看不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苦涩。

    “子墨,不要让阿姨久等了,我们回去吧?”宋婉婷主动挽住叶子墨的胳膊。

    她相信,亲吻这样的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会慢慢爱上她的。

    回到大厅重新落座,大家都注意到宋婉婷手上闪耀的钻戒了。

    谁都以为他们是在书房卿卿我我了,从宋婉婷微红的脸上就可窥见端倪。

    夏一涵也已经交完差,早垂首站回原来的位置。

    “墨儿,我和你爸爸会尽快挑时间去宋家登门提亲,我们先把订婚日子定了。”

    付凤仪的提议,叶子墨点头表示同意。

    最重要的事商量完了,管家才上前对付凤仪说道:“为了给叶先生庆祝生日,佣人们特意准备了一个舞蹈。现在是双喜临门,她们更急着要送上祝福了。”

    付凤仪也很高兴,说:“好啊,让她们跳吧。”

    管家于是指挥女佣们换装,又让安保员把音乐准备好。

    女佣们各个身材都好,集体穿上印度服装,露着白皙的小腹,舞姿曼妙。

    她们在摇晃,夏一涵的头更晕沉的厉害。

    待跳完了,付凤仪带头表示肯定,叶子墨也应景地说道:“不错,给她们每个人多发一个月工资。”

    “是,叶先生!”

    “还有,饭后把最东边的那间客房打扫干净,给宋小姐住。”他吩咐完,又回头对宋婉婷说:“以后你想来的时候,就过来住几天,那间房专门给你留着。”

    虽然不能跟他睡主卧,他能单独给她留房间,也算对她地位的认可,宋婉婷欣慰地点头,温柔地应道:“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