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9章 她还能坚持

    热度很明显,她的声音也虚弱了很多。

    叶子墨的眉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冷淡地说道:“我会吩咐管家,让他马上带你看医生!”

    说完他放开了她,看样子是打算离开了。

    夏一涵连忙摇头:“不,叶先生,我不用去看医生,我没关系的!我可以坚持!”

    她那样急切,就这么想要表现吗?

    为了海志轩,流血能忍,疾病能忍,伟大的很呢。

    叶子墨冷漠地扫了她一眼,嘲讽地弯了弯嘴角:“不错,还真敬业,那就给我好好撑着,再敢出半点纰漏,看我怎么罚你!”

    “是,叶先生!”

    夏一涵跟上叶子墨的脚步,两人回到大厅的时候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每个人心里都在猜测着他们在书房对话的内容。

    叶子墨优雅地走到母亲身边,神色淡然地落座,早看不出他离开时那股逼人的怒气了。

    猜测的,好奇的眼光让夏一涵意识到,误认为她怀孕的不止是叶子墨一个人。一切因她而起,就算她要走了,也不该把误会留下,影响叶子墨和宋婉婷。

    宋婉婷看着叶子墨,试图说点儿什么,张了张嘴,又没说。

    夏一涵也跟着叶子墨走到付凤仪身边,边鞠躬边说:“夫人对不起!刚刚我失态了!最近每天正午我被管家安排在后花园里除草洗地,天气太热,我有了些中暑的症状。上午我已经向管家报告过,想要请假,他没批准。所以情况严重了一些,现在在发烧,有些恶心。”

    付凤仪不知道夏一涵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就算是假的,她能这么说也好,正好给她一个理由把这件事圆满地遮掩过去。

    她脸色一沉,不悦地看着管家,问:“管家,她向你请过假吗?”

    管家的头上早冒了汗,他尴尬地笑了下,回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可能是我太忙没往心里去。哎呀,一涵你看你,这么严重你怎么还轻描淡写的,你应该把实情告诉我嘛。”

    宋婉婷将信将疑,却也没表现出不信,只默默地站在付凤仪的身侧,看他们接下来怎么说。

    付凤仪不轻不重地对管家斥责道:“以后你要细心些,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再不能发生类似的事了!”

    “是,夫人!”管家连忙应答,又转头对夏一涵说:“一涵,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吧。”

    夏一涵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听到一直沉默着的叶子墨很淡漠地说了声:“不必了!我看她还能坚持。”

    宋婉婷的一双眼始终没离开过夏一涵的脸,她脸色泛红,好像呼吸都觉得累似的。

    她到底是发烧还是怀孕了?

    宋婉婷离夏一涵只一步远,转眼之间她已想到了主意。她脸上堆着关切的笑容,往前跨了一小步,伸手往夏一涵额头上探了探。

    的确是热,她心下的疑虑少了几分,回头看向付凤仪,轻声说道:“阿姨,她烧的很厉害,还是去看看医生才好吧。”

    付凤仪明白宋婉婷是想确认一下,可她也不知道夏一涵的真实情况,正在骑虎难下时,夏一涵自己说话了。

    “夫人,宋小姐,多谢你们的关心,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我真没事,叶理事长马上就要到了,晚饭也要开始,请不要因为我个人破坏了叶先生的生日宴。”

    宋婉婷不好再坚持了,她也已经表现过她对叶家下人的关心,便不再说话。

    “也好,如果还是觉得无法坚持,你就随时找管家,让他带你去看医生吧。”

    付凤仪说完看了看腕表,又对宋婉婷说道:“站了这么久,累了吧?快坐下,再等一会儿,墨儿爸爸就来了。”

    没有人再关注夏一涵了,她静静地站在宋婉婷身边,忍着头晕恶心,默默等待理事长的到来。

    没多久,叶理事长的座驾在大门外停下,门外的保安向管家报告:“车到了!”

    管家毕恭毕敬地对付凤仪和叶子墨报告:“叶理事长的车到了!”

    “墨儿?”付凤仪疑问的意思是想要他去迎接下,他毕竟是他儿子。

    叶子墨脸色很冷。

    “他不喜欢进来,可以不进来!”他的语气也很冷淡。

    宋婉婷不知道他们父子两人的恩怨,她起身朝叶子墨柔声说:“子墨,我们一起去迎接一下叶伯伯好吗?”

    “坐下!用不着!”

    他从未对宋婉婷这么说话,她脸一下子有些红,还是付凤仪开口解围。

    “婷婷你坐下吧,他这不是冲着你,是跟他爸爸斗气呢。”

    她拍了拍宋婉婷的手,又对管家说:“也罢了,你带着佣人们去迎一下吧。”

    叶理事长的到来像给夏一涵打了一针强心针,她觉得滚烫又酸痛的身体好像一瞬间就好了。忽然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包含着心酸,包含着欣慰的泪在心里酝酿,又被忍住。

    她正准备跟着管家去迎叶理事长,再次听到叶子墨冷漠的话。

    “谁都不许迎!”

    “墨儿!”付凤仪有些不悦了,众人看向叶子墨的脸,见他还更不悦。

    “妈妈,别忘了,今天可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日。”

    他说完这话,付凤仪的眉抽动了一下,随即紧抿着唇沉默下来。

    “上菜!”叶子墨命令道。

    “是,叶先生!”

    管家对着耳麦传达了叶子墨的话,女佣人们开始从厨房端菜上来。

    “妈妈,您坐上座!”叶子墨起身扶起母亲,让她在最主要的位置上坐下,摆明了要让叶理事长尴尬,坐在次座。

    宋婉婷想说些什么,俱于叶子墨的脸色,不敢说。

    三人各自就坐,菜还在继续上,夏一涵心里在想着怎么叶理事长还没到呢。

    正在她沉思的时候,忽然听到主宅门口的安保员报告:“叶先生,叶理事长的秘书来了。”

    秘书?车到了,难道他本人却没到?众人都觉得很纳闷,一齐往主宅门口看,确实见到一个穿白衬衫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候在外面,哪里有理事长的影子?

    难道理事长不来了?夏一涵顿觉失望透顶,甚至感觉再没力气坚持站在这里了。

    “让他进来!”

    叶子墨一声命令,门口的安保员引领叶理事长的秘书进大厅,走到餐桌前。

    他手中拿着一个银色的盒子,在付凤仪和叶子墨之间站好,开口说道:“夫人您好!叶先生好!叶理事长已经出发过来了,走到路上临时接到上级的命令,必须要立即赶到北京开会。他对不能来陪叶先生感到很遗憾,嘱咐我一定要把他特意为叶先生准备的生日礼物亲手交给叶先生,并祝叶先生生日快乐!”

    他说完,略弯身把礼物递到叶子墨面前。

    叶子墨没伸手接,而是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管家,问他:“管家,我记得你两年前好像生了个小儿子吧?”

    众人不明所以,却也无人插话,管家立即回道:“是,叶先生,我小儿子两岁了。”

    “我还没送过见面礼呢,这个,我转送给他,你收好了!”

    叶理事长的秘书脸色立即尴尬的红了,他抬头看着叶子墨,轻声说:“叶先生,这可是一辆跑车的钥匙。”

    叶子墨脸色一沉,问他:“怎么着?这不是送我的礼物吗?我没有权利支配?还是你觉得你们理事长会舍不得,那不如你带回去好了。”

    “不不不!叶理事长说了,无论如何都必须把这个给您留下。”秘书连连摇头,求助地看向付凤仪。

    付凤仪心里却在想,这个老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答应了说来又没来。

    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他表面上看对他父亲持着不在乎甚至是抗议的态度,其实内心里他是渴望他父亲能来的。

    这下他不来,他肯定很失落,是要故意这么做以表示他的无所谓。

    他已经在气头上了,倘若她劝,他会把对他父亲的怨气和恨意全发泄出来的。宋婉婷和佣人们都在,激发他的怒气可没什么好处。

    她淡然地看向管家,示意他自己拒绝。

    管家忙走上前,十分恭敬地说道:“叶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只是我儿子还小,收不起这么重的礼啊。”

    “是收礼,还是走人,你选一样!”

    叶子墨话音不重,意思却重。

    管家面显尴尬,也求助地看向付凤仪。

    付凤仪模棱两可地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先收着。”

    管家知道这句先收着的意思,是找个地方妥善安置好这份厚礼,等到父子两人关系转好,他再原封不动地把东西还回去。

    “是,夫人!”他从秘书手上接过钥匙盒。

    “李秘书,你也辛苦了,不如留下来吃个便饭吧。”付凤仪客气道。

    叶子墨则淡漠地接口:“不用了吧,理事长大人还等着他回话。麻烦你帮我转告他,以后有钱没地方用,尽管给我送礼物。我这里佣人多,不愁没地方分派。慢走,不送了!”

    李秘书作为理事长的机要秘书,走到哪里不说被夹道欢迎,至少也不会有人给他脸色看。

    今日在叶子墨这儿,受气可真不轻。

    可他是理事长儿子,他受什么气都得忍着,还得陪笑脸。

    “叶先生,祝您生日快乐!我就不陪了。”

    李秘书走后,付凤仪吩咐管家,继续上菜,可以开饭了。

    他一走,叶子墨的脸色也恢复如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