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8章 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不能明着为难夏一涵,管家还是没放弃暗暗整治她。劳作一上午后,他又把夏一涵派去花园,让她顶着明晃晃的阳光拔草。

    连续多日的疲劳,加上暑热,夏一涵头重脚轻的同时,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恶心。

    “管家,我身体不舒服,可不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她走进凉亭对监督她的管家请求道,她不怕自己累坏,只是怕晚宴上真有机会见到理事长,没力气伸冤了。

    她的脸被太阳晒的泛红,看不出脸色有什么不好。

    管家心里有气,说话时就故意的尖酸刻薄。

    “夏一涵,你以为上了叶先生的床就可以不用劳动,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吗?叶先生可只说了不让酒酒做重活,没说不让你做。我看你还是安分守己的把花园给我整理好,别在这里装病!”

    “管家,我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夏一涵解释道,管家却冷冷一笑,说:“行啊,那我就去报告一下夫人,说你不想劳动,看她能不能体谅你。”

    他抬出了叶母,夏一涵就真的没办法了。姓叶的会为她求情,大概也不会每次都给她求情。即使他会,她也不该在他生日这天添麻烦。

    “不用了,我继续工作就是了。”她硬撑着,在管家得意的注视下,重新回到花园里。

    下午夏一涵又随着大家一起为晚宴做准备,片刻都没有休息。

    快黄昏的时候宋婉婷到了,她的司机被她派回去,身边只留下一个贴身照顾她的女助理。

    叶子墨陪坐在付凤仪身边,在大厅里招待宋婉婷,夏一涵和孙萌萌被安排专门照应她,垂首站在他们不远处。

    宋婉婷被众人迎进来后,带着几分娇羞,又带着几分俏皮地看一眼叶子墨,并不和他说话,先亲热地抓住付凤仪的手叫了声:“阿姨!”随后跟她拥抱了一下。

    “好,墨儿生日你能来,阿姨很高兴!快来坐下!”付凤仪拍了拍宋婉婷的小手,一脸亲切的笑容。

    “阿姨,我听说您特别喜欢玉,尤其是新疆的和田玉,上次去拍卖会碰巧遇上了一件古和田玉打造的凤钗。这凤钗是当年永乐太后最喜欢的饰品,永乐太后多福多寿,我把这饰品送给您,希望您更多福多寿!”

    宋婉婷说完,她的助理早已双手奉上一个无比精致的黄金锦盒。

    “你看你这丫头,墨儿的生日,你怎么倒想起送我礼物了?”付凤仪客气着,很为宋婉婷的用心感到高兴。

    “阿姨,有道是孩儿的生日是母亲的苦日啊,您这么辛苦生下他,他生日当然是您应该收礼。来,我给您盘个发,给您戴上。”

    为了在付凤仪面前好好表现,宋婉婷可是花了一番苦心的。

    她不仅四处去搜罗和田玉,还特意学习了十天的盘发。

    付凤仪有意让她的优点被叶子墨看到,夸奖了她懂事孝顺以后,欣然接受了她的提议。

    叶子墨慢悠悠地品着茶,对宋婉婷的到来既没表露出多大的喜悦,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淡。

    宋婉婷从助理的挎包里取出她自带的盘发专用梳子以及一些发夹,开始熟练利落地盘发,为了随时给她打下手,管家使眼色让夏一涵和孙萌萌站在她身边。

    夏一涵始终还是恶心,她紧紧咬着牙关,提着精神,尽力不让人看出她的不适。

    她盼着时间快些过,理事长快些来,可是盘发好像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

    宋婉婷把付凤仪一头长发盘成优雅的发髻后,取出自带的定型水,从几个角度对着发髻喷洒。

    闻着定型水特别的香味,夏一涵再抑制不住翻江倒海的恶心感,在众人都静静注视欣赏付凤仪的变化时,她忽然很轻的“呕!”的一声。

    怕她的失态被人注意到,她连忙捂住口鼻,却已经来不及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向她已经涨红了的脸。

    在那些目光之中,最冷厉的一道,来自于面色突然变的阴沉的叶子墨。

    夏一涵脸红,作呕,一系列的反应让现场每个人心里都起了不小的变化。

    管家看她唇色不好,身体好像还在微微的发抖,不禁怀疑她是中暑了。她要是有个好歹,叶先生要责罚他管理不当的,顿时有些后悔自己意气用事了。

    宋婉婷和她的助理几乎是本能地从夏一涵的脸部看向她腹部,心里猜测她是怀孕了。

    付凤仪和宋婉婷是一样的猜想,她亲眼看到夏一涵从她儿子房间里出来,两个人既然是有肌肤之亲,怀孕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了。

    孙萌萌嫉妒的眼睛差点绿了,她就是有些想不通,夏一涵的孩子来的也太快了,她进叶宅到现在好像也没多久时间啊。

    因为各怀心事,又都不便开口询问,所以众人都只是看着她,却没一个人说话。

    付凤仪不好在宋婉婷面前追问这样的事,像没发生什么事似的往儿子脸上看了一眼。就见叶子墨冷冷地看着夏一涵窘迫的脸,而后也望向她平坦的腹部。

    宋婉婷脸色极为尴尬,她想掩饰住内心真实的想法,想用父亲那一套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的逻辑说服自己,却又做不到。

    她的男人花心些还不要紧,但是不能和女人来真的,生孩子啊。

    “夏一涵,跟我到书房里来!”叶子墨沉声说完,从沙发上起身,紧抿着嘴唇前面走了。

    “是,叶先生!”夏一涵答应着,立即踩着如棉花一般的步子跟上去。

    “婉婷,有镜子吗?给阿姨看看头发盘成后是什么效果。”付凤仪和蔼地笑着问她。

    宋婉婷还在看着他们的背影,听到付凤仪的话方才如梦初醒。

    豪门选媳妇,都想要大方端庄的。你必须有气度,有修养,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慌了手脚。

    眼前的事还没定,她有没有怀孕还是未知数。就算是她真的怀了孩子,叶家让不让她生下来,也还不一定,不到她急的时候。

    想到此,她微笑着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镜子,调整角度给付凤仪照了照。

    “阿姨,您看,还好吗?”

    “真不错,你这丫头,心灵手巧啊。谁娶了你,可是谁的造化。”付凤仪毫不吝惜她的夸奖。

    叶子墨进了书房,夏一涵跟进去,顺手关上门。

    他眼神比在客厅里更凌厉地盯着她的双眼,脸色沉郁。

    从他在视频里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是一个很清纯的女人。他逗弄过她,亲吻过她几次,每次她的反应都生涩的让他有冲动。

    他一直很笃定地认为,她是冰清玉洁的。

    可是她刚才的反应,明明就是怀孕了。

    她的演技可真高,连阅人无数的他都被骗了。他怎么能不愤怒?

    他虽然没说一句话,只用眼神盯着她,却让夏一涵紧张的连呼吸也不顺畅了。

    “对不起,叶先生!我不应该在夫人和客人面前失态!”

    夏一涵还想继续解释她失态的原因,忽然感觉到下巴处传来一阵闷痛,叶子墨的手紧紧捏着她的下巴,迫她抬头。

    “只是失态那么简单吗?”他冷冷地质问道。

    叶子墨的表情是在盛怒,他怎么会为了她轻微的呕吐声而盛怒呢?

    是因为他太在乎宋婉婷的想法,觉得她破坏了这次美好的聚会?

    夏一涵忍着下巴处的痛处,低声再次道歉。

    “对不起叶先生,我知道我的不当行为可能影响了您和宋小姐的心情,但我真的不是……”

    她敢岔开话题,故意掩饰她怀孕的事!

    叶子墨的两指更用了些力,同时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极不耐地打断她的话。

    “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海志轩?”

    他不是因为她破坏了聚会生气?

    她看到他的眼睛里跳跃着愤怒的火,像要把她烧着了似的。

    夏一涵回视着他,理解不了为什么他以为她怀孕,会生这样大的气,她又不是他什么人。

    见她怔愣着不说话,叶子墨以为她被揭露,找不到应答的词语了。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把她用力往门上一顶,他俊美无比的脸欺近她的小脸,咬牙切齿地朝她低吼:“好大的胆子,竟然怀着他的孩子来勾引我!”

    他以为她是他唾手可得的小猎物,谁知道她这朵清纯的小花早就被采摘了。

    他直直地看着她因惊讶和害怕而半张着的小嘴,那张略显苍白的小嘴让他有几次莫名其妙地亲不够,他真应该狠狠咬破她的唇,看她还拿什么勾引他。

    此时他已经分不清是在恼恨她的欺骗,还是恼恨他自己明知道这女人目的不单纯,还是被她勾起了兴趣。

    夏一涵的身体比开始更加不适,可她在混沌中依然记得她要见理事长,她要给小军讨回公道。

    他的气息灼热而危险,她强打精神,低声对他解释:“我没有怀孕,我是中暑了,叶先生,您误会了!”

    叶子墨的身体已经有一部分与她的身体重合,确实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热气。

    “没骗我?”叶子墨捏着她下巴上的手松了些。

    “没有。我每天中午在花园里拔草,热的透不过气,应该是中暑了。”

    “这里有医生,你敢骗我,代价会很惨重,你给我考虑清楚了!”他还没有完全放开对她的钳制,带着审视的目光犹在盯着她有些不同寻常的,潮红的脸。

    夏一涵强撑起一抹微笑,伸手拿起他温热的手掌放在她颈窝处。

    “您自己试试看,是不是在发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