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7章 满口谎言的女人

    天还没亮,管家就到主宅伺候夫人。付凤仪比叶子墨起的更早,她叮嘱过她在这里,不用叶子墨特意早起陪她,管家却不敢让她一个人在宅子里散步。

    他殷勤地陪着付凤仪踢踢腿,扭扭腰,看她心情还不错,他装作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夫人,夏一涵昨晚在叶先生卧室过夜了。”

    付凤仪表面没动声色,实则心中震动不小。

    她在儿子身边是有眼线的,他不管有多少女人,可从来不允许任何女人在此别墅过夜,更别提是他的卧室了。

    姓夏的除了漂亮,到底还有什么吸引到他,让他连原则都变了?

    “夫人?”

    “管家,你说这院子里的紫丁香是不是还是少了些?我怎么觉得味道不够浓呢。”

    管家心里那个急,心想,不是你自己先问的我女佣们安分不安分吗?怎么我跟你主动报告,你还故意岔开话题呢。

    付凤仪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一株紫丁香面前,闭目闻了闻,后慢悠悠地说道:“依你看,要是婉婷住进来,住哪间房合适呢?”

    她这个问题是不是表示她还是不愿意叶先生跟夏一涵有过近的接触,宋婉婷入住进来,叶先生会收敛些吧。

    宅子里多个女主人对管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对待她可不敢像对待女佣人那样啊,得天天陪笑脸,小心伺候着。

    但他担心郑好对夏一涵念念不忘,还是必须想办法赶她走。

    管家思虑了一下,说道:“夫人,我觉得如果宋小姐能住在叶先生的房里肯定对培养两个人的感情更好。”

    墨儿会肯吗?付凤仪心里想,却没说出口。

    见付凤仪没表示,管家又谨慎地说:“夫人,叶先生差不多要起床了,您……”

    “去看看吧。”

    她得亲眼见了,才相信儿子真留那个女佣人在房里过夜。

    管家搀扶着她,想着红楼梦里王夫人是怎么对付晴雯的,就觉得只要让她看见夏一涵真在那儿,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夫人,我不好跟您一起去。”把付凤仪扶进大厅,管家说道。

    “你去做别的事吧。”

    他也算她的眼线之一,付凤仪自然不会让他太难做。

    管家走后,付凤仪缓步走到叶子墨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轻问:“墨儿,起床了吗?”

    天空放亮时两个人才各自睡着,叶子墨刚醒,夏一涵睡的正香。

    睡梦中听到说话声,夏一涵忽然醒来,刚好听到付凤仪又问:“墨儿,醒了吗?”

    她激灵一下坐起来,看了看叶子墨,又看了看自己。她是知道他们之间没什么,他母亲会相信吗?

    “你去开门!”叶子墨坐起来,倚在床头,沉声命令夏一涵。

    他脸色很不好看,定是还在为昨晚她说谎的事生气呢。

    夏一涵只能祈祷,夫人误解她在这里过夜不要紧,可千万不要立即就赶她出门啊。

    “是,叶先生!”她有意提高了一点儿音量,试图让夫人了解到她只是在这里照顾他。

    走到门口扭开门,她弯身给付凤仪鞠了一躬,轻声说:“夫人,早上好!”

    她真在墨儿的房里,头发还是乱的,光着脚来开的门。

    这两人都是青年男女,况且叶子墨一向以浪子著称,要说两人过夜而不发生关系,她是万万不会相信的,任谁也不会信。

    付凤仪的打量让夏一涵倍觉尴尬,叶子墨则像没事人一样从床上下来,走到母亲身边,笑着问:“妈,昨晚睡的好吗?”

    付凤仪没答话,转头看着夏一涵,吩咐道:“你先出去一下,留在大厅里,不要走远。”

    糟了,夫人的反应,恐怕是要赶她走啊。

    夏一涵着急之时,求助地看向叶子墨。她强烈地渴望他能像昨天在厨房里那样,替她说句话,让夫人不要误会。

    叶子墨根本没看她,就像完全不知道她在向他求助一样。

    夏一涵知道她硬留下来解释也是没用的,在这里,她没有权利说话。

    “是,夫人。”她无奈地答应一声,穿上门口她的鞋子离开。

    她还刚出门,付凤仪就冷着脸对叶子墨说道:“她的事,你马上妥善处理,你不出面我会出面。总之,她必须离开你这里,立即离开!”

    这么多年来付凤仪都非常注重自己的修养,说话声音并不大,夏一涵毕竟没走远,大部分还是听到了。

    她真想留在门外听听叶子墨怎么说,关键时刻也好冲进去为自己辩解几句,可那么做太没礼貌了。所以她没停下脚步,往大厅走的时候默默地祈求,姓叶的一定要良心发现,让她留下啊。

    只一天就好,我会永远感激你的,叶子墨,你听到我的心声了吗?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敢给叶子墨脸色看,一个是他奶奶,另一个就是他母亲,这两个女人都是他最敬重和爱戴的人。

    要是别人敢用这种态度对他,那人肯定死的很惨。

    “说话!”母亲拿出当年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的态度,言语之间根本就不许他说出反对的意见。

    他扶住母亲的胳膊,脸上淡淡笑了一下,说道:“妈,您当年可是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怎么一个小女佣的事还动这么大的气呢?您要是不喜欢,我把她给您赶出去就是了,还以为我会舍不得吗?”

    付凤仪在床边坐下,认真审视儿子的表情。

    死小子真长大了,他的心思有时候她这个做娘的也琢磨不透。

    他要是不喜欢,为什么留在房间里过夜?

    要是真喜欢,又怎么会随便让赶出去?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想起几年前那件事,她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说了让她赶,她反而有些顾忌,有些犹豫了。

    付凤仪转瞬之间又已经平静下来,她拍了拍儿子的手,轻声说:“妈看到她在你房间出现,一时还真被气到了。妈差点忘了,我儿子是什么人。处理女人的事,哪里用的上妈妈插手。你自己看着办吧,今天你生日,这事以后再说也无妨,别破坏你心情。”

    今天的重点是要把他们父子两人的关系拉近,要是她在此时强迫他把喜欢的女人赶走,他心情肯定不好,这点付凤仪已经分析到了。

    何况她从内心里也相信儿子有处理好这些事的能力,单从集团到他手上业绩每年都在成倍增长就可知道,她的儿子是卓越的。

    他统领千军万马都不在话下,一个女人,他还搞不定吗?

    夏一涵忐忑不安地在大厅里等待着,不断地踱着步,心急如焚。

    在漫长的等待中,她终于听到了沉稳的脚步声。她竟能认出那步子是属于叶子墨的,她带着几分希望抬头往他的方向看过去。

    他依然沉着脸,看不出他的心意。

    她克制住跑过去问他的冲动,低垂头耐心地等待着他靠近。纠结中,手指下意识地互相搅动着。

    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心想,着急了吗?怕被赶出去,完成不了你的使命吧?怕姓海的对你失望吧?

    真应该现在就派人把你扔出去,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根本就不该留!

    他从她身边擦身而过,一句话都没说,夏一涵的心直沉谷底。

    昨天他在他母亲面前替她说话,那时他正好刚吻完她,也许还意犹未尽呢。昨晚她拒绝做他女人,又对他说谎,他本来就在生气,肯定不会为她跟他最敬重的母亲作对啊。

    “叶先生!”她唤了一声,下定最后的决心,她要向他道歉,跟他坦白。

    她赌他有一丝正义感,能愿意帮她一把。

    叶子墨没停步,也没回头,只冷冷地说一句:“还不跟着?是想让我把你赶出去吗?”

    夏一涵如遇大赦,立即明白过来,他一定在背地里帮她做过他母亲的工作了。

    她可以留下了,不禁有些激动,几步跑到他面前,仰视着他还阴沉着的俊脸,微笑着说道:“叶先生,太感谢您了!”

    他停下脚步,居高临下地俯视她清澈的眼眸,慢条斯理地开口:“不必感谢我,留下你是因为我对你的身体还有一点儿兴趣。”

    他的嘴边噙着一丝似有若无的邪笑,志在必得地凝视了她一眼,而后再次迈步前行。

    夏一涵被他这挑逗的动作弄的心里和身体都很奇怪,她抑制着那种说不清的悸动,低垂着头跟上他的步伐。

    叶子墨去了健身房,因跟他母亲谈了一会儿话,今日比平时要晚些,女佣人们已经在健身房里等着了。

    在她们看来,太子爷的晚起是昨夜和夏一涵贪欢的缘故,所以赵天爱方丽娜等人心里别提多嫉妒了。

    管家看到夏一涵安然无恙地站在叶子墨的身后,心里也恨的咬牙切齿。只有酒酒和刘晓娇看起来像是真心为夏一涵得到垂青感到高兴。

    女佣们伺候完叶子墨,在用餐前,管家特意叮嘱那三人:“夫人还在这里,你们不要对她做什么,先忍忍。”

    方丽娜赵天爱一肚子的火气,也不敢朝着夏一涵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