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5章 热吻的记忆

    只听他很淡地说道:“女人都差不多,您看中谁做您的儿媳妇,就谁吧。”

    如此的轻描淡写,可见他对女人是真真的无所谓。

    夏一涵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厨房里的那个吻,他吻的很逼真,就像他真的喜欢她那样逼真。

    亲耳听他说,女人都差不多,她竟忽然有一种很悲凉的情绪涌上心头。想到自己曾经有那么一瞬间迷失在他狂暴的吻里,她觉得自己太不堪了。

    她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把头埋的更低,想要忽略掉那种苦涩的感觉。这细微的动作却没有逃过叶子墨锐利的眼光,他的心情忽而有些小愉悦。

    付凤仪从头到尾没看夏一涵一眼,她只关注自己儿子的表情和动作。

    “好,墨儿在婚事上考虑我这个当妈的感受,我很欣慰。既然这样,那就选婉婷。上次跟她父母见面,他们也都表示不反对。明天你爸爸来,我们当面问问婉婷自己的意思。她要是没意见,就选个日子订婚吧。”

    又一次提起他的父亲,因在众人面前,叶子墨不会让母亲没面子,就没提反对的事。

    他父亲,那可是商会理事长,女佣们心里对即将见到这位大人物充满期待。

    夏一涵心里更是无比震动,多日来不就盼着见到叶理事长吗?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小军,你听到了吗?叶理事长要来了,他终于要来了,我一定会找到机会跟他单独说话,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叶子墨看着母亲,轻声说了句:“您看着安排吧。”

    他能如此配合倒有些出乎付凤仪的预料,还以为这个叛逆的孩子会提出要跟姓夏的在一起。看来他还是有分寸的,她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事情已经完全定下来了,赵天爱等人失望的同时又在想着,等宋婉婷入主这里,她们要好好的跟她搞关系。

    听说豪门里的女人,大多数还是能容忍丈夫有多个女人的。

    母子两人再未提及宋婉婷的事,晚饭快结束的时候,叶子墨吩咐管家:“你给厨房里那些人打电话,叫他们明天早上准时来上班。”

    夏一涵亲耳听到他给那些人放三天假的,当时她能感觉到到他母亲来,他极其高兴,心里还有一瞬间觉得他必定是孤独的。

    怎么转瞬他就又让厨师们上班了呢?是因为他不想给他父亲做菜?

    想到这里她才意识到自己在猜测他的心思,这是不应该的。

    晚饭结束后,付凤仪叫管家打发女佣人们离开,留下叶子墨一个人陪着她聊天看电视。

    管家照例安排五个人排练跳舞,而夏一涵被派去打扫一些角落的卫生。

    付凤仪的生活习惯是早睡早起,九点半就睡下了。叶子墨亲手给母亲铺好床,等她睡着才关好她的房门离开。

    他冲完澡斜倚在床头,看着空着的半张床,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厨房里跟夏一涵的拥吻。

    那张倔强的小脸儿,黑白分明的纯真双眸,小而红的唇瓣,细细想来,确实很耐看。想起把她压在操作台上时他的冲动,他喉头有些发紧。

    他沉思了一会儿后按下手边电话的快捷键,冷硬地对管家命令道:“叫夏一涵到我卧室里来!”

    “是,叶先生!”

    管家答应着,心里却在嘀咕,直接让她去卧室?难道是要她……

    怎么他白天告了状,夫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反倒晚上太子爷钦点她去卧室呢?

    怪还是怪那几个丫头不争气,不能爬上他的床,他带着几分气对正在排练的那几个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继续练习,叶先生说要夏一涵到他卧室去,我去找她。”

    “什么?”夏丽娜的声音高了八度,表情更是愤恨的厉害。

    原盼着今晚她在大厅当班呢,这倒好,夏一涵去了,她还有什么盼头?

    管家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哼出一句:“你还是好好跳舞吧,说不准跳的好看明天叶先生能多看你两眼。”

    酒酒和刘晓娇倒是真心为夏一涵高兴的,同时也羡慕她的好运。

    夏一涵听到叶子墨让她去卧室的消息赶到很意外,又联想到下午发生的事,她的心就有几分惶恐担忧,不知此行是福还是祸。

    眼看着就要见到叶理事长了,希望他只是想要使唤她,没有别的想法。

    她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叶子墨卧室的门,他清清冷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进!”

    叶子墨房间里空调的温度调的很低,他上半身光裸着,麦色的肌肤全暴露在空气中,下半身随便地围着一条白色浴巾。

    他就像个优雅的豹子一样,懒洋洋地靠在床头,虽只是漫不经心地靠着,周身却散发出迷人的男性味道。

    夏一涵在看到他,脸立即红透了,把视线移开的同时,心还莫名其妙地狂跳了好几下。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次看到他全裸都没这次瞥到他衣衫不整更让她慌乱。

    她站在门口,低垂下头,勉强镇定着轻声问:“叶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过来!”简短的命令威慑力十足,夏一涵思想斗争了一瞬,还是迈步往他床边走过去。

    “叶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她走到他床边,重复了一遍开始的问话。

    “做我女人!”

    叶子墨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猛然伸出手往她腰间一揽,失去重心的夏一涵立即倒在他粗壮的臂弯之中。

    他温热的手掌带着几分急切地盖上她,嘴唇也往她小嘴上压过来,夏一涵偏转头,躲过他的唇。

    “不要!放开我!”她抗拒着身体被他制造出的电流,低喊着,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直顺的黑发都被她甩乱了。

    见他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大手还移向她的制服领口,下一秒他可能就会撕碎她衣服了。

    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冷冷地问他:“叶先生,难道你喜欢强迫女人吗?”

    叶子墨的动作戛然而止,不过她还是被困在他怀中。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的眼睛,问:“原因!为什么不愿意?”

    从他成年开始,数不清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向来都是他不要别人,还没遇上女人跟他说“不”的。

    他面前这个小女人,是卧底,心理素质肯定比一般人要强出许多。

    她的抗拒,可能是真,也可能只是她欲拒还迎的把戏,毕竟要拿到不利于他爸爸的证据,成为他的女人才最有利。

    夏一涵瞬时想了很多个应对他的答案,比如他即将要有未婚妻,不该对别的女人这样,但她都没有说出口。她思索几秒钟后,才轻声说道:“我觉得这样的事要两情相悦才行,我不愿意,我相信叶先生也绝对不屑于使用强迫的手段。”

    他当然是自尊而骄傲的,他叶子墨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为了满足身体需要强暴她吗?

    如她所愿,他放开了她。

    夏一涵看得出他的确是对她有那样的想法,他要用强,她一定逃不了,且强了也是白强,他随随便便都能把这种小事压下去。

    他没那么做,是她的幸运。

    “谢谢您叶先生,您是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很抱歉,我只是……”夏一涵解释到这里,忽然觉得说不下去了。他肯定自视甚高,在他面前提起别的男人,恐怕他会不高兴。

    他的眉头果然微微的收拢,冷着脸问她:“心里有别人?”

    “我……”她不置可否,不知如何回答。

    “海志轩?”他的眉头收的更紧。

    “不,不是!”夏一涵赶忙摇头。

    她怕她否认的慢一点,叶子墨会对海志轩有想法。海志轩算她恩人,也算她朋友了,她在言行之间,绝对不可以给他添麻烦。

    叶子墨鹰一样的眼盯着她看了几眼,才冷淡地说了声:“今晚就在我房里过夜。”

    说完,他伸手把床头灯关了,在床上躺好。

    他的语气根本不容夏一涵拒绝,可她还是想拒绝,这一次不全是为她自己,也是为他。

    她站在床边,低声说:“叶先生,您母亲好像并不希望见到我跟您在一起。您又是个孝顺的人,一定不愿意让您母亲不高兴,还是允许我回工人房吧。”

    她的话说的再诚恳不过了,叶子墨却仿佛没听见,她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就只能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睡觉!”他凉凉吩咐一声,似乎不想多谈。

    她只好遵照他的吩咐,在沙发上躺下来。

    整个叶宅都安静了,叶子墨的卧室里就更安静,静默中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他的沉稳,她的不太均匀。

    睡在他的房间里,就像睡在猛兽的笼子里,她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袭击她,他的所作所为总是那样出人意料的。

    他刚刚不屑于强迫她,说不定下一秒他就改了主意呢,她一直紧张地捏着拳头,随时做好反抗的准备。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的呼吸声更缓慢,想是睡着了。

    她的心才敢慢慢放松下来,这才注意到房间里有一股浓郁的花香,应该是紫丁香的味道。

    夏一涵对这种味道印象深刻,是因为莫小军。她还记得他们去郊游,第一次见到紫丁香时莫小军兴奋的表情。

    他说:“这种味道真好闻,我感觉我一定是在哪里闻到过。”

    对她来说,却觉得香味太重,她不十分喜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