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3章 设计诱惑太子爷

    她恶狠狠地瞪了酒酒一眼,这时管家也来了,沉声问她:“怎么样?别告诉我,你连叶先生的面都没见到。”

    “管家,我估计昨晚叶先生可能比较累,所以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今晚一定行的。”

    方丽娜拿手一边给自己扇着风,一边儿讽刺道:“行什么呀?太子爷还真会睡你呀?我看啊,不大可能。”

    “你!”赵天爱气的直跳脚,管家清了清嗓子,说了声:“好了!你们两个都好好想想要怎么做,长相身材都不差,胆子再放大一点儿,叶先生不出来,总是在房间里吧?”

    “明白了,谢谢管家!”

    赵天爱想,可不是吗?难道不能到他房里去找他?

    管家带众人去健身房,叶子墨还像每天一样晨练。

    这次他擦汗时,用的是酒酒的毛巾,酒酒很高兴,两个大大的酒窝弯的很深。

    “你叫什么名字?”叶子墨问她。

    “啊,叶先生,您问我的名字啊?我叫酒酒,因为我有酒窝,所以我爸爸妈妈就叫我酒酒。”

    “酒酒,有点儿意思。”叶子墨说了一声,对管家说道:“以后不要让她做重活。”

    “是,叶先生!”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管家有点儿摸不清头脑,连酒酒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交上这个好运的。

    叶先生不是喜欢一涵吗?

    反正酒酒觉得此时太子爷很高兴,就堆起笑,甜甜地说道:“谢谢叶先生,其实我还好啦,没做什么重活,倒是一涵,她每天太累了。叶先生,能不能让一涵……”

    叶子墨的脸一瞬间沉下来,酒酒还要继续说,夏一涵拉住她裙子,轻轻摇头,示意她别说了。

    管家的脸也很难看,是尽量想笑,又挤不出笑容的难看。

    这摆明了是在叶先生面前告他的状,真没看出来死丫头酒酒有这么大胆子。

    好在叶子墨没说什么,抿着嘴唇离开了。

    这是不是也说明,他对他怎么对待夏一涵根本没意见呢?

    酒酒好像引起他注意了,暂时不好对她怎么样,以后总有收拾她的时候。

    “夏一涵,以后后花园专门交给你来管。每天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之间,除了叶先生和你们自己吃饭时间,你都到那里拔草,清洗地面。”

    “好。”

    “管家,让我和一涵一起吧!”刘晓娇坚定地说,摆明了不想让夏一涵一个人受苦。

    “不用,管家,我一个人就行。”夏一涵急忙说道。

    “好,你愿意就一起去!”管家心想,还有刘晓娇这么傻的,她自己要找罪受,他当然成全她。

    “小娇,你这不是犯傻吗?他要对付的人是我不是你,你只要跟方丽娜和赵天爱站一边,管家会对你很好的。你不用担心我孤立无援,其实这些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夏一涵拉着刘晓娇的手,极不忍心。

    “我才不跟他们同流合污,一涵,我就要跟你站一边。”

    “你这个傻丫头。”夏一涵叹了一声,感激地看着刘晓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还她一二。

    正式进入八月了,天特别热,管家又选在正中午的时间让夏一涵劳作,几个小时下来,她头晕的快抬不起来。

    她再累,管家也没打算放过。从火热的太阳底下出来,又让她去没开空调的健身房打扫卫生。

    天黑以后,为了要帮助赵天爱,管家才没继续为难夏一涵。

    赵天爱把自己面试那天穿来的低胸裙穿上,化了妆,跪在大厅擦地。

    到了晚上十点钟,她把抹布放下,去卫生间里把准备好的能引起男人情欲的香水喷满全身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叶子墨卧室门口。

    她轻轻抬手敲叶子墨的门,敲了一会儿没人应,她就壮着胆子扭开门把手进去了。

    叶子墨刚冲完澡,裹着一条浴巾从卧室一角的门内出来,正好看到搔首弄姿的赵天爱。

    “你进来干什么?”他冷着脸喝问了一声。

    赵天爱没想到太子爷会这么生气,按理说她也很漂亮啊。

    是不是她神情或者动作不够诱惑呢?

    她妩媚地一笑,往前走动了两步,带动裙子香风阵阵,软软地说:“太子爷,我是……”

    “滚出去!”

    叶子墨的脸上现出威严无比的神情,吓的赵天爱忙一边道歉一边往外面走。

    “是,太子爷,我错了。”

    赵天爱从叶子墨房间狼狈地出去后,没多久管家接到叶子墨的电话。

    “今晚值夜班的女人,以后夜里不允许踏进主宅半步!尽快找人替换她,把她开除!”

    “是,叶先生!”

    管家没想到赵天爱这么不济,按道理叶子墨晚上一个人,也会孤枕难眠,有女人勾引他,应该很容易上手才对。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差点把他给连累了。

    管家赶忙起床赶过来,去大厅把赵天爱带走,路上狠狠数落了她一顿。

    赵天爱连连道歉,恳求管家保住她,别赶走她。

    方丽娜就很蠢,管家当然不想让她走,就对她说:“以后你要完全听我的安排,我尽量想办法把你留下。”

    赵天爱自然是千恩万谢,回到住处,见到从卫生间出来刚洗完澡的夏一涵,她气的恨不得上去踹她一顿。

    就是她装可怜,弄的太子爷看不上她。

    “贱人!”她恶狠狠地骂了一声。

    夏一涵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是在叶子墨那儿碰了钉子,拿她撒气呢。

    还别说,虽然姓叶的处事让人捉摸不透,到底眼光还是可以的,更难得的是洁身自好,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的。

    她没理赵天爱,收拾一下床铺就躺下来了。

    “你清高什么呀贱人?你还不是巴不得爬上太子爷的床?”

    夏一涵还不理她,这下她火就上来了,冲到她铺位前,伸手就想扯她头发,被夏一涵躲开了。

    她很冷静,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轻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先生对你的表现很不满意。你敢对我动手,闹大了可就要离开这里了,你愿意?”

    一句话像是点了赵天爱的穴道,她立即不敢动了。过了有几秒钟,才气呼呼地甩出一句:“你不会永远这么得意的!被管家折磨的像黑煤球似的,我看过两天太子爷还能不能看上你这个贱人!”

    夏一涵转了个身,背对着墙,不再理她,赵天爱还不解气,骂累了才睡觉。

    早上管家在把所有女佣带去健身房之前,照例训话,这天有了一些新内容。

    “8月12日是叶先生的生日,每年他生日那天他母亲都要来的。叶先生对他母亲非常孝顺,你们谁能够得到他母亲的认可,就可以长久的留在这里了,懂吗?”

    “我看这样,我从你们当中选出五个人来编排一个舞蹈,作为给叶先生的生日贺礼。”

    管家扫视过每个人的脸,好像在思考要谁,不要谁。

    夏一涵很快明白了管家的意思,既然是要在叶先生母亲面前出风头,肯定是不想要她参加,还为此特别强调要五个人。

    她平静地看着管家,轻声说:“我也不会跳舞,管家,请您安排她们五个人吧。”

    “好,那就这么定了!”

    赵天爱也明白了,管家肯定是想要她在叶母面前好好表现,是给她机会呢。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女佣们除了日常工作都用来排练。管家没有松懈对夏一涵的“管教”,依然每天中午让她到太阳底下晒着。

    8月11日下午,众女佣列队,等着迎接叶子墨的母亲。

    叶子墨亲自开着一辆银色奔驰把母亲接来,下车时给母亲打开车门,扶她下车。

    他搀扶着母亲一进大厅,所有的女佣和安保员鞠躬,齐声问候:“夫人下午好!”

    身着深紫色的贵妇人温婉地说道:“谢谢!”然后在儿子的搀扶下,进了叶子墨给她准备的典雅精美的卧室,管家们率领一众人等在后面跟着。

    “墨儿,叫他们都去忙,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叶子墨挥了挥手,管家带着所有人离开。

    叶母付凤仪在沙发上坐下,带着几分宠溺又有几分无奈地说道:“墨儿,你又胡闹!把住处弄的这么奢华,佣人搞的那么高调,是故意要给你爸爸难堪吧?”

    “没有,妈妈,要是故意的,我就招几百个女佣了,这才几个。您来这里,好好住几天。我新学了几样菜,晚上我就做给您吃。”

    “是吗?”付凤仪的表情很期待,慈爱地笑着说:“我儿子的手艺最好,你现在就去做吧,顺便把管家给我叫来!”

    叶子墨出门,吩咐管家进去,并对垂首站着的夏一涵说道:“你跟我来。”

    “是,叶先生!”

    叶子墨带着夏一涵去了厨房,对厨师和打杂的人说:“你们可以连续休息三天,想要回家的就回家,留在叶宅也可以,管家会给你们每个人发一些补助。”

    “多谢叶先生!”

    所有人千恩万谢后离开,偌大的厨房里就剩下叶子墨和夏一涵两个人。

    “你给我打下手,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

    管家恭敬地站在付凤仪面前,问道:“夫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就问一下,墨儿新招的这批女佣人,还安分吗?”

    “报告夫人,大部分还安分。”

    “大部分?”

    “是,有一两个不太守本分的。尤其是夏一涵,她对叶先生百般献殷勤。我提醒过叶先生几次,想要他开除,叶先生好像很舍不得。”

    “哦,我知道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