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2章 劳累过度

    “你手腕上的伤怎么回事?”海志轩又问。

    昨天在会所他就看到了她的伤,只是不方便问她。那伤口太深,绝对不像是意外,更像是割腕自杀后留下来的。

    他看向她伤口的时候,夏一涵也下意识地看了看。

    “别告诉我,你坚持不住了,想自杀,我觉得你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不是。”夏一涵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别问了好吗?我很感谢你,可是在叶家发生的事,我不想说。”

    “好,那我不问,你什么时候需要找人说说,我随时会愿意听的。”海志轩温和地说道。

    后来的车程,海志轩就没再主动说话,夏一涵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很久,她才小声问他:“你生气了吗?”

    如此小女人的问题,让海志轩的心一暖,不禁宠溺地看着她,淡笑道:“我可不像姓叶的那么爱生气。”

    夏一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思念莫小军的原因,他这样看她,总让她恍惚觉得他就像小军一样关心她。

    她的眼眸中闪过信任,欣喜,而后是一种深深的落寞。

    海志轩觉得也许世界上再不会有哪个女人能有她情感那样丰富,却又那样压抑,他感慨的同时,又为她一闪而过的信任感到高兴。

    “一涵,把我当你的朋友吧,总是拒人千里,不累吗?”海志轩诚挚地看着她,问道。

    夏一涵知道他是好意,可自从莫小军离世,她似乎就把自己封闭起来。

    她不想有朋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回到曾经那个非常自我的世界里,虽然很累,却不愿走出来。

    海志轩似乎也不着急,她没说话,他填补了尴尬的气氛。

    “没事,我先把你当朋友吧,什么时候你想做我朋友,告诉我一声就行。”

    “嗯!”夏一涵重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很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我能理解,你还没从失去他的悲伤中走出来。”

    海志轩字字句句仿佛都能说进夏一涵的心里,让她觉得,他的确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

    其实她越是冷淡,拒绝所有人,海志轩越敬佩她。

    在如此浮躁的社会,还有谁会为了一个逝去的人付出这么多,换成别的女人,是不是早就另结新欢了?

    同时他又很羡慕莫小军,觉得有这样一个女人深深爱着他,哪怕他死,都是幸福的。车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到墓园,司机在车内等,海志轩陪同夏一涵进去,她轻车熟路地往莫小军墓碑前走过去。

    海志轩离她有一段距离,远远地站着,没有上前打扰她。

    她忧伤地看着墓碑上他笑容灿烂的照片,眼泪百转千回,却没有流下。

    小军,我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你不是说看不到涵涵,吃饭都不香吗?

    在那个世界,不需要吃饭?所以你也不想我?我连做梦都看不到你,有时候我明明感觉到你就在前面,可我却抓不着你。

    我听你的话,再也不哭了。

    小军,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伸冤的。

    我不会再用那些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方法了,我现在在叶理事长儿子的家里。他们家有很多门卫,你不用再担心我被抓去拘留,也不用担心我被追杀了。

    虽然我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能见到理事长,但我相信只要我有机会见到正直的叶理事长,就一定能把他们全部绳之以法。

    她没流一滴眼泪,在心里默默地跟莫小军说了一些话,就跟余律师告辞。

    回程的时候路过一个小镇,海志轩买了两瓶矿泉水交给夏一涵。

    “把你的凉鞋洗一洗。”

    他真是个细心的人,夏一涵心领神会地把凉鞋清洗干净。

    快到叶宅的时候,海志轩轻声说:“今天多谢你帮我给潘瑜挑衣服,那条粉红色的公主裙还有白色雪纺衬衫,她一定会喜欢的。”

    他把一切都安排的这么周详,夏一涵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感激之情。

    思考片刻,才微笑着对他说:“小军肯定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说完,她主动伸出白皙的小手,海志轩温和地笑着,紧紧握住。

    “海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夏一涵说道。

    “既然都说是朋友了,还要叫的这么疏远?以后别叫我海先生了,叫我志轩。”

    海志轩的态度很温和,然而他也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态度和蔼,不代表好拒绝。

    她是答应了和他成为朋友,再疏远就显得有些口不对心了。

    所以夏一涵微笑着,说了声:“好。”

    “叫一声。”

    “志轩!”

    这两个字从她的口中发出有一种极其优美的味道,让海志轩无比回味。

    他温热的目光投射到她脸上,夏一涵注意到了他眼神中的异样,忙低下头。

    那是只有单纯的女孩儿才会有的娇羞感,海志轩真想抓住她的肩膀,吻她。

    “到了,再见!”夏一涵的话提醒了海志轩。

    他早收起了痴迷的神情,郑重地说道:“一定要保重自己,像手腕上的那种事,就别再发生了。”

    “不会了。”

    夏一涵从海志轩的车上下来,走到铁门口,恍惚有种又要被关进笼子的感觉。

    她进了叶宅,在大厅里找到管家,礼貌地说:“管家,我回来了,想跟叶先生当面汇报,麻烦您帮我跟他说一下,好吗?”

    她是记得上次去他书房说话的事,他说未经允许,她不能去找他。

    管家脸上挂着笑,嘴里却说着:“你一个佣人,叶先生会在意你是走还是回来?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夏一涵扬了扬头,淡然回道:“我知道我是谁,我并不觉得叶先生会在意一个女佣的事。不过是叶先生的朋友要我去的,我理应要去复命。”

    “让她过来!”不远处,叶子墨淡漠的声音响起。

    一般这个时候他如果在家,也是在书房里处理一些公事,管家没想到他会出来。

    “一涵,叶先生叫你过去呢,快去啊!”管家转变的倒快,看着夏一涵的背影,他在心里说道:让你能说会道,你在这里也呆不了几天了。

    叶子墨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到沙发前,坐下,夏一涵走到他身前,轻声说道:“叶先生,海先生说谢谢您!我今天帮他的女朋友试穿了一些衣服,最后他选中了一条粉红色的……”

    “我要你说这些了吗?”

    夏一涵只好收住话,垂首站着。

    叶子墨盯着她的脸看,好像能从上面看出来什么似的。

    她能感觉到叶子墨不愿意她出去见海志轩,虽然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夏一涵局促不安,又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能做。

    “去工作吧!”叶子墨忽然扬了扬手。

    “是,叶先生!”

    管家这时也到他面前,笑着弯腰问道:“叶先生,最近一涵每晚都到大厅里值夜班,我看她脸色不太好,恐怕是有些疲劳过度了。是不是让她歇一歇,用其他人替换一下呢?”

    叶子墨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在地上蜷缩着的小小身影,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冷淡地说道“随便!”

    管家的做法可算是一箭双雕,在叶子墨面前表现出他对待夏一涵还是体恤的。

    以后暗地里折磨她,就不太容易被叶子墨发现。

    同时,他还可以让别的女人接近叶子墨,赵天爱不行就孙萌萌,再不行还有方丽娜。反正安排谁,是他说的算数。

    夏一涵不会认为管家是真心照顾她的身体,多半是想给别人机会吧。

    对她来说,晚上能回到工人房好好休息,确实是一件好事。

    她轻声对管家说道:“谢谢您替我说话。”

    “一涵,你是我们叶家的人,我当然要照顾你,去吃饭吧!”

    这句去吃饭吧,也是管家故意说给叶子墨听的,意思是他没有刻意不让夏一涵吃饱。

    叶子墨却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些事,他早站起身离开了。

    女佣们吃完饭,集合的时候管家宣布,晚上赵天爱去大厅值夜班。

    方丽娜拉着管家的胳膊问:“今天是天爱,明天可以换成我吗?”

    赵天爱瞪了方丽娜一眼,酸溜溜地说:“你急什么?夏一涵不是也在那里好几天了吗?管家能照顾我,肯定也能照顾你的,他是多公平正直的人啊!”

    管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天爱说的对,我尽量都安排,接下来就看你们谁有本领了。夏一涵,你今晚就不用去大厅擦地了,这项工作也让天爱做。”

    赵天爱终于得到这样的机会,她想,凭她的美貌和聪明,太子爷会比关注夏一涵更关注她的。

    全天工作结束后,管家单独安排夏一涵去健身房又打扫一个小时的卫生,才放她回去。

    赵天爱特意化了妆,还把头发盘的很漂亮。她在大厅里拿着抹布,跪着擦地的时候,努力把臀部翘高,做出性感的模样。

    她想,不管是太子爷路过,还是在监控里看到她这副样子,都会热血沸腾的。

    夏一涵连续好几天没有认真睡过了,这晚洗完澡,她爬上床,沉沉的睡过去。

    早上,女佣们六点准时集合,刘晓娇还小声劝夏一涵:“天爱去值夜班,你别生气啊,我估计叶先生也看不上她。”

    夏一涵也小声回答她:“我不生气,还得感谢她呢,我终于睡了一夜完整的觉。”

    正说着呢,就见赵天爱蓬松着头发从大厅那边急匆匆赶过来了。

    她的两只眼黑眼圈儿很明显,惹的酒酒笑着调侃:“呦,这是被太子爷蹂躏的吗?”

    赵天爱以为大厅里很舒服,谁知那根本就不是能睡觉的地方,她一晚上翻来覆去怎么坐,怎么躺都睡不好。想出来,门还锁住了,就这样折腾了一整晚没合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