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20章 跟我一起吃

    总的来说,叶子墨对她不算差,所以她觉得她还是有成为他妻子的希望。当然她不知道这不算差的背后,是不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

    他对她大多数时候是礼貌周全的,只是不明白既然不想留她过夜,为什么又带她回来吃晚饭。

    他不会故意羞辱她的。

    难道是因为她?

    宋婉婷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站在桌边的夏一涵,她和其他女佣不同,那些女佣总忍不住带着几分崇拜地看叶子墨,她则尽量低头,从不看他。

    “再喝些红枣百合羹吧。”叶子墨轻声说道,夏一涵离宋婉婷最近,上前帮她用精致的小碗装了一碗递过去。

    “谢谢!”宋婉婷客气地说完,见夏一涵的手有些颤抖,顺着手腕看过去,才发现了她手臂上刺目的伤口。

    伤口完全裸露在外,未经包扎。

    这是否说明叶子墨对这个女人也不是很上心呢?希望如此。

    用餐过后众人列队送走叶子墨和宋婉婷,夏一涵照常做家务。

    叶子墨不在家,管家对她的折腾自然不少,夏一涵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努力做他吩咐下来的工作。

    刘晓娇和酒酒还想帮她,被她坚决拒绝了。

    “管家今天叫我们三个人在中午时去后花园除草洗地,就是因为你们总帮我。与其三个人辛苦,还不如我一个人辛苦。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让我一个人面对吧,我没关系。”

    她们两个白天真是没少做重活,此时都很疲劳了,就没再坚持。

    夏一涵最后的工作依然是在大厅里擦地,她还是擦的那么用心。

    一边擦,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在她脑海中一幕一幕的回放。她成功赶走了怡冰,想必姓叶的不会再轻易赶她离开了吧?

    不久前她还暗暗感激他的,转眼他就逼她做出这样的事,后来又当着几个人的面羞辱她。

    回想他说的那些话,她到此时心里都无法平静。

    她唯有跟自己说,为了小军一切都要忍耐,才能继续若无其事地在这里擦地。

    这些天来她每天都吃的不多,今晚跟随叶子墨回来时早过了佣人用餐时间。

    她又多劳动了几个小时,这时胃开始有了激烈的反应,不停地泛酸,她怎么努力都抑制不住强烈的饥饿感。

    她看了看大厅里的钟,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叶子墨还没有回来,宅子里的人基本都睡了。

    就算还没睡,过了佣人吃饭时间,她也没办法弄到吃的。

    她尽量低头,尽量压迫着胃部,好把饥饿的感觉淡化。

    叶子墨的车悄无声息地在主宅门口停下,安保员训练有素地打开车门请他下车,又无声地拉开主宅的玻璃门。

    夏一涵听到他沉稳的脚步声,就像没听见一般,继续擦地。

    她不想跟他碰面,不想跟他说话,更怕他随时会有的惊人之举。

    虽然她还没认识他多久,可他给她的感觉总是那么琢磨不透。

    叶子墨紧抿双唇,无视她的存在,直接往走廊方向走过去。

    大厅里到了夜里特别的空旷,一点儿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就在叶子墨走到夏一涵身边不远的地方时,她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噜噜乱叫起来。

    夏一涵顿时尴尬的脸红,她把身体压的更低,装作没听到肚子发出的声音。

    叶子墨步子停顿了估计只有一秒,就继续往前走了。

    夏一涵摸了两下胃,亏待它真是太久了,也难怪它要抗议。

    她忍着饥饿,忍着手臂上的疼痛,跪坐在地上不停地擦。

    没过多久,大厅的玻璃门又被打开,有人进门。管家告诫过所有女佣,不要多事,做事的时候听到声音不要张望。夏一涵就继续擦她的地,直到听到管家的吩咐声才停下来。

    “一涵,过来伺候叶先生吃宵夜!”

    “是!我去洗手!”夏一涵答应着,快步跑去卫生间,迅速洗了个手擦干又回到大厅。

    这才看到管家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两碗鱼翅羹,还有几小碟精致的点心。

    她伸手接过托盘,管家只说了一声:“你自己去叶先生卧室伺候着!”就走了。

    食物的香味扑鼻而来,夏一涵的胃更不争气地咕噜乱叫了好几下。

    好在还没有见到姓叶的,要是在他面前这样,真是会尴尬死了。

    她腾出受伤的手轻敲叶子墨卧室的门,他沉声说道:“进!”

    夏一涵端着餐盘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轻声说:“叶先生,您的宵夜。”

    “嗯!”他哼了一声,夏一涵走上前把餐盘放到他位于墙边的桌子上。

    她捧起一碗鱼翅羹送到叶子墨的手上,他慢条斯理地拿起勺子,一点点地喝。

    夏一涵从来没有这么羡慕过谁吃饭,可这是身体的本能,看着美味的食物送入他口中,她感觉胃就像被抽干了,强烈渴望吃些东西。

    她想,这家伙一定是听到她肚子的叫声了,这是他想的折磨她的新主意吧。

    在一个饥饿透顶的人面前吃东西,还真是一件残忍的事,亏他想的出来。

    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他既然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做出比这过分千倍万倍的事也实属正常。

    叶子墨喝了两口,很淡漠地说:“一个人吃没胃口,和我一起吃。”

    他邀约的话显然很受她胃部的欢迎,她刚说了“我不”两个字,肚子又激烈地抗议,比在大厅时的响声还大。

    她的脸顿时像烧着了一般,烫的难受,尴尬之中看向叶子墨的脸。

    平时总像面瘫似的那张脸竟然好像在忍着笑,悄悄抽搐了两下,她真有种揍他的冲动。怎么这么没风度,这么对付一个饥寒交迫的女人,好玩吗?

    叶子墨脸上的笑很淡很淡,闪了一下后又严肃起来,对她一本正经地说道:“饿是很丢人的事吗?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首先都应该吃饱肚子。”不管是为了要在我这里拿到什么证据也好,想要害我也好,都得在你没饿死的前提下吧。

    夏一涵愣了一下看向他没什么表情的脸,怎么想,也想象不出这会是他说出的话。

    “快吃!”他命令一声,不容置疑的语气,仿佛在说,她要是不吃,他就把她给赶出去一样。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