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18章 这佣人的名字,他记住了

    夏一涵握着酒酒的手,微笑着劝她:“没事,看着吓人,伤口其实很浅,很快就会好的。”

    “一涵!”

    “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还不过去站着!”管家走到酒酒面前,朝她喝道。

    “快去吧!”夏一涵轻声说。

    “一涵,快去洗手吧,别让叶先生久等了。”

    管家在叶子墨面前对夏一涵很客气,她手腕上的伤让他解气不少,不过要是她就此一命呜呼了,他会更高兴。

    她伤的这么重,太子爷连包扎一下都不让,说明她在他心里未必有多重要。

    不管怎样,他是不会再踩雷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是!”夏一涵回到她和赵天爱的房间,对着水龙头咬牙忍着把伤口清洗完,好在已经不流血了。

    她没有别的衣服可换,正好她的制服已经出来了,就换上合身的制服裙子,重新回到大厅。

    叶子墨又在看报纸,等管家恭敬地说:“叶先生,夏一涵已经来了。”他才淡漠地抬头,说了一声:“走!”

    管家命令司机到位,一辆蓝色宾利无声地滑过来停在主宅门口。

    夏一涵不知道叶子墨带她去哪里,她也没权利问,只是低垂着头跟在他身后。

    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刚出了一口气,又开始嫉妒她有机会跟太子爷出门。

    车里的空间有限,这不是更多了亲近的机会吗?

    该死的!她总是那么好运。

    管家弯身给叶子墨开了车门,他优雅地坐上去。

    “叶先生,是叫一涵坐这里?”管家问。

    叶子墨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管家看了一眼夏一涵,让她上车。

    管家另外安排了一个安保员坐在副驾驶保护叶子墨的安全,他把车门都关好,车驶离叶宅。

    车内异常安静,夏一涵也习惯安静。

    叶子墨高大的身躯占据了很大的空间,她叠着双腿,尽量靠近车门边儿,身体倒也没有挨着他。

    她竟然出门了,真希望她能在叶宅自由的进出。

    明天是小军的忌日,她多想跟姓叶的请一天假,去忌他,可惜他不可能会批的。

    叶子墨闭着双眼,闲闲地靠在后座上,仿佛夏一涵根本就不存在。

    倒是前面的司机和安保趁他闭目养神之际,时不时地在倒后镜里看夏一涵。这样绝美的小脸儿,谁要是不偷偷看,简直就不是男人啊。

    两人正庆幸着叶子墨睡了,可以多看两眼的时候,忽然听到他很淡地说了一句:“你们两个,是不想做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闭着眼,光是声音也含着王者的震慑力,别说两个被说的当事人,就是旁边的夏一涵听到他的话,心也一凛。

    “叶先生,对不起!”司机和安保员异口同声地说道。

    他没再吭声,他们也不敢再看夏一涵了,只是心里奇怪,他的车后座上也坐过很多美女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偷偷的看,怎么这次太子爷这么小气呢?

    宾利轿车开入帝豪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安保员帮叶子墨打开车门,夏一涵也在他身后下了车。

    停车场里有专门的vip通道,直通48层帝豪大厦的顶层。

    帝豪大厦是东江省最高建筑,顶层的帝豪会所是整个东江省最奢华的会所,其名气不仅在东江省内部,可以说影响力遍及全国,甚至很多驻华大使都是这里的会员。

    整个帝豪大厦只是叶子墨名下一个小小的产业,也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该会所是众多政商界名人要人的休闲之地。

    每年的会费高的令人咂舌,且还不是有钱就能进的来的,没有身份的人谢绝入内。

    会所服务人员训练有素,叶子墨一现身,众人快速列队,整个列队过程无人组织,悄无声息,随后整齐划一的问候响起:“叶先生好!”

    声音甜美,大小适中,听着很舒服。

    夏一涵以为她们的问候标准已经是很高了,没想到跟这里一比,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叶子墨始终没什么表情,在服务人员恭敬地把他和夏一涵带到一间极富古韵的雕花木门口,弯身轻语:“叶先生请进!海先生和宋小姐已经到了!”

    夏一涵到此时也不知叶子墨为什么要把她带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按照他吩咐行事就是了。

    服务员轻轻敲了敲门,听到海志轩沉稳的:“请进!”二字后,才轻轻把门打开,请叶子墨和夏一涵进去。

    两人刚进门,穿着一身杏色小洋装的聘婷身影就已经轻快地走到他们面前。

    只听一声温柔地问候在耳边响起:“子墨,你来了!热吗?”

    夏一涵抬头看去,看到一张很清秀的脸,圆圆的杏眼活泼而狡黠。

    宋婉婷也打量了一眼夏一涵,见她穿着一条几乎没有装饰的普通裙子,墨黑的直发随意地拢在耳后。

    她的脸完全是素颜,却娇美的让人屏息。

    夏一涵很礼貌地朝她点头微笑,因不知如何称呼,也不敢随意对对方说话,所以只笑不语。

    “子墨,这是哪个府上的千金?”宋婉婷上前搂住叶子墨的胳膊,轻声问道,眼中的吃味一闪即逝。

    宋婉婷的父亲是东江省省委副会长,父亲经常告诫她,男人,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男人,不可能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

    像叶子墨这样的人中之龙,她更别想独自霸占,要想有朝一日成为他的正妻,她就必须要有容人之量。

    “一个佣人!”叶子墨似乎不愿多说,却也没有挥开她的手臂,任她搂着朝海志轩走过去。

    海志轩早看见了叶子墨身后的夏一涵,像没看见似的,站起身只和叶子墨打招呼。

    “来了?”

    “嗯!”叶子墨轻哼了一声,在古朴的桌前坐下。

    “子墨,佣人也有名字吧?你不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打招呼。”宋婉婷没坐下,而是乖巧地站在他身边,说话轻声细语的。

    “你觉得我会记住佣人的名字?”叶子墨嘲讽地弯了弯嘴角。

    宋婉婷翘起小嘴笑道:“当然会啊,你记忆力那么好,还有什么事是你记不住的?”

    她的奉承似乎恰到好处,叶子墨难得露出一丝笑,淡淡地说:“她叫夏一涵。”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