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16章 去把门外的女人赶走

    “感觉很特别。”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而他好像也算满意了,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夏一涵几乎是从他怀里跳起来的,她手脚都有些发软,但还是坚持快速地离开他身旁,走到离他有两三米远地方才停下来。

    再次站好时,她的脸上又是很平静的表情,而叶子墨的神情则比她还要严肃。

    “叶先生,谢谢您!我去工作了!”

    他的唇边泛起嘲讽的笑,冷淡地问她:“你觉得我是有意帮你?”

    她不想去揣测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只微微一笑,说道:“叶先生,也许您是无意的,但我还是要感谢。我能留下来继续工作,这对我真的非常重要!谢谢您,我会更努力的。我可以走了吗?”

    “以后没有人通知你,不可以随便出现在我面前!”他冷冷地吩咐了一声,潜台词好像是她可以走了。

    “是!”她学着管家每次跟他说话的语气,也许他喜欢服从的人吧。

    他没再说什么,她带着很职业而礼貌的微笑转身离开。

    管家回到大厅以后,神色如常,好像他没被批评过一样。

    等到夏一涵回到队伍中,管家才公事公办地说道:“叶先生要午休了,你们现在去打扫后花园的卫生。”

    到了后花园,他把拔草的任务安排给夏一涵,刘晓娇和酒酒被分派冲洗甬道。

    “你们三个,跟我来!”管家把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叫到了一个没有监控看得到的死角,脸色才阴沉起来。

    方丽娜一直想知道管家是不是被骂的很厉害,后来夏一涵是不是又去勾引太子爷了。

    终于剩下自己人了,她立即开口,刚说了两个字就被管家沉声喝住。

    “你怎么这么蠢?说话怎么不经过大脑?”

    方丽娜被数落的脸顿时红了,赵天爱赶紧说:“丽娜,你今天是有些冲动了,怎么能随便说出管家外甥的事,这让他多难做啊?”

    赵天爱没单独跟方丽娜指出这个,就是想在管家面前强调一下。

    果然管家看她时就有几分赞许,他皱着眉,说道:“你好好跟天爱学习学习,她说话就很懂分寸。你们三个,以后不要再这么为难夏一涵了。”

    “啊?不是吧?管家,她今天害您被骂,就这么放过她?你看我们都本本分分的,就她不老实,还在你眼皮子底下勾引叶先生。”方丽娜急了。

    “娜,你别急,回去好好体会一下管家的意思。”赵天爱扯住方丽娜的裙子说。

    “嗯!”管家点了点头,冲她们挥了挥手。

    “中午热,你们去宿舍休息一个小时吧。”

    “谢谢管家!”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管家瞄了瞄头顶的大太阳,再往夏一涵的方向看了看,冷冷地掀起嘴角。

    这时,赵天爱正小声跟方丽娜解释。

    “管家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再这么明显地对付夏一涵了。其实想要整治她,办法多的很。就像现在,天这么热,我们去休息,她得在那儿拔草。”

    原来是这样,方丽娜觉得她的头脑的确没有赵天爱的灵光。

    快八月了,此时大概午后一点多,骄阳晒的树叶,花儿都蔫蔫的卷起了边儿。

    知了不停发出燥人的吱吱声,夏一涵感觉眼前的白光亮的刺眼,头渐渐晕沉,脚底下开始发软。

    管家坐在清凉的亭子里,看着夏一涵,见她动作渐渐缓慢,手偶尔支撑着额头,觉得差不多了,走过去叫她停下来。

    夏一涵白皙的肌肤已经泛红,估计没多久就要变黑了,料想太子爷也不会喜欢一个黑妞。

    “刘晓娇,酒酒,你们也停下来。你们两个人休息十五分钟后去健身房打扫卫生,夏一涵,你现在就过去打扫。”

    “好!”夏一涵低声应道,歉疚地看了看酒酒和刘晓娇,加快脚步独自去了健身房。

    她被热的头重脚轻,还有些恶心,也知道管家是故意要让她难受。

    小军,我一定可以坚持的,你放心!

    管家好像生怕她偷懒,她前脚到,他后脚就跟进去,坐在墙边儿的椅子上盯着她。

    “这里,还有灰,仔细点儿!”他脚点着地面,颐指气使地命令道。

    凡是叶子墨要出现的地方,地面是不能用拖布的,必须是用很干净的抹布手擦。

    夏一涵在管家面前蹲下来,低微地擦地,那种矮人半截的屈辱感深深刺到她的内心深处。

    他真想狠狠踢她两脚,可惜他不敢,就只能用一些阴招暗暗折磨她。

    他就不信,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耐力,就算是为了嫁给太子爷,也撑不住吧。

    下午两点半,叶子墨午睡结束,所有女佣在大厅里集合,等着送他出门。

    叶子墨穿戴整齐,抿着嘴唇从卧室出来,走到大厅的时候,正好门口的安保员通过耳麦向管家报告。

    “报告管家!天后怡冰在门口吵着要见叶先生,她说她爱叶先生!还说如果不让她见个面,她就跪在这里不走,晒死都不走!”

    “知道了!我马上报告给叶先生,等我的回话。”

    管家说完,走到叶子墨面前,毕恭毕敬地把安保员的话重复了一遍。

    上次怡冰就闹过这样的事,在二十几层高的大厦顶上,她威胁叶子墨说,不跟她结婚,她就跳楼。

    叶子墨只冷冷地给了她两个字:你跳。

    怡冰怎么舍得自己如日中天的名气,她自然没跳,那之后她在接受公众采访时影射叶子墨狠心,想要对他施加压力。

    谁知道她从此连他的面也见不到了,今天她终于知道太子爷住在哪儿了,特意选择在天最热的时候来,希望他心软,回心转意。

    叶子墨正好走到夏一涵身前,他的目光落在她晒的泛红的脸上时,忽然淡淡地笑了一下。

    女佣们顿时被他优雅的笑迷的不知所措,夏一涵不知道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的笑意味着什么,忙低下头去。

    叶子墨往她身前走了一步,夏一涵再次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压迫感。

    “你,去把门外的女人赶走,不管用什么方法,什么说辞。记着,她不走,就是你走。”

    难怪他会笑,他一定觉得这么对待她是一件很有趣儿的事吧。

    以往都是管家和那几个女人让她走,叶子墨留她下来。

    这一次他亲口说了,要是她完不成任务,她真要被扫地出门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