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10章 故意扑人家身上去

    叶子墨的衣帽间足有几十平方,里面分了衣区,帽区,鞋区。

    衣区又按照不同类型不同季节不同色系分了区,整理得整整齐齐,有两个专人在管理。

    今天当班的是一个梳着平头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的穿着和那些安保人员一样,白衬衫黑色西裤。

    夏一涵走上前礼貌地说明来意,小伙子立即向海志轩问好:“海先生,您好!里面请!”

    见夏一涵要跟他进门,海志轩知道她不会愿意到这种闭塞的空间里单独面对他的,就轻声说了一句:“你在门口等我就好。”

    夏一涵再次表示感谢,并说:“我就在这里等您,有需要随时吩咐就好。”

    海志轩点头,迈着沉稳的步伐进了衣帽间。

    “你姓夏吧?我姓郑,叫郑好。”小伙子热情地跟夏一涵说。

    “你好!”夏一涵微笑道。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姓夏?”小伙子问。

    “为什么?”她本不想问的,可她不想让他觉得尴尬,就问了一声。

    小伙子正等着她问呢,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了。

    “你不记得我了?哎,果然美女的记忆力是有限的,尤其是对我这种吊丝男。你面试的时候,我站在场子里用喇叭喊话维持秩序啊。”

    “不过你不记得我也正常。你知道吗?从你进来后,那些安保下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你了。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当然,他们说的也不夸张。”

    “你要知道,你的长相和身材基本上是吊丝们不敢直视的。夏美女,我是管家的外甥,要是谁欺负你,可以跟我说,我告诉我舅舅。有别的需要也尽管找我,我在这里也做了两三年了,除了你们这批新招进来的,我都很熟悉。”

    夏一涵在等着海志轩出来时,脑子里面还一直在想着她的制服可怎么办。

    听小伙子说他对这里很熟悉,就小声跟他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我衣服坏了,想借一些针线,可我谁都不认识。”

    “针线啊?”郑好声音提高了些。

    “不好弄的话,就不麻烦……”

    “小意思,要多少我都能拿到。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跟我舅舅说出去有事,到外面去给你买呢。包在我身上了,下班后我给你送到住处吧。”郑好拍着胸脯保证道。

    “太感谢了,不过我晚上不在住处,我在这里的大厅值夜班。”

    “行!我就给你送到这里来。”

    郑好刚说完,海志轩就换好了衣服从衣帽间里出来了。

    他沉声问夏一涵:“怎么样?还合适吗?”

    夏一涵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很会选衣服,上身是一件有弹性的t恤,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这样穿在身上就不会显得不合身了。

    他身材高挑,略瘦,如此打扮很有几分浪子的韵味。

    夏一涵由衷地赞道:“非常合适,她们一定会觉得很帅。”

    海志轩轻轻一笑,淡淡问道:“她们说?那你说呢?”

    夏一涵没料到他会有次一问,而且他的目光中还有几分戏谑和宠溺,她曾在小军的眼中看过这样的神采,这让她心里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淡笑了一下,说道:“海先生,请吧,叶先生一直在等您呢。”

    沉稳内敛的海志轩一向自视甚高,还真没有这样明显地对某个女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兴趣。

    他作为省商会会长的机要秘书,正像叶子墨说的那样,不远的将来恐怕就要坐到市商会理事长的位置。为前途考虑,并不适合找夏一涵这样的女人做他的伴侣。

    他收敛起笑容,前面迈步走了,夏一涵赶忙跟上他的脚步。

    回到餐桌,两个男人又含蓄了几句,继续吃饭。

    方丽娜因刚被管家呵斥过,只顾着伤心,没再想着对付夏一涵了。

    午饭过后叶子墨和海志轩离开叶宅,女佣们继续做一些杂事。

    除了夏一涵,其他人基本不怎么累。

    管家吩咐给她做的家务几乎做不完,方丽娜继续对她冷嘲热讽,孙萌萌和赵天爱在一旁帮腔。

    “哎呀,你们没看见她对海先生笑的,真是浪的很,可惜人家就像没看见她似的。”赵天爱对方丽娜说道。

    “就是啊,还故意扑到人家身上去了,亏她干的出来,我看着都不好意思。”方丽娜挑了挑眉头。

    夏一涵低着头,继续把宅子里的脏衣服挑出来分类。

    叶子墨的衣服一律需要手洗,她把衣服分好类别后就拿去洗衣房。

    刘晓娇跟上她,悄悄劝她:“一涵,你别管她们说什么,她们是嫉妒你。我看叶先生和海先生看你的眼神,都是很喜欢你的。你暂时忍一忍,以后你成了叶家的女主人,她们都得听你指挥呢。”

    夏一涵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我没那么大理想,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只想安安分分地在这里做下去,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别因为我成为她们的公敌。”

    “没事,我陪你一起洗,大不了被管家骂一顿。”

    不管夏一涵怎么说,刘晓娇都坚持跟和她一起把那些衣服洗完了。

    女佣们吃过晚饭,管家就吩咐她们回去休息了,夏一涵把那些碎步悄悄带到住宅里放好,开始在大厅里擦地。

    郑好跟裁缝要到了一些针线,给她送来,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他为了给夏一涵留下个好印象,没多逗留就走了。

    最近这几天夏一涵起的最早,睡的最晚,每天做最重的工作,实在是身心疲惫。

    她一边擦地,一边忍不住打了几个呵欠。

    “在这里偷懒?”她正张开口,手捂着嘴巴时,冷不丁背后响起这声凉凉的问话,把她吓了一激灵。

    回头瞧过去,就见叶子墨手插在裤袋里,正在俯视着她,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