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7章 你满意了吗

    “啪”的一声脆响,方丽娜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夏一涵白皙的脸上很快现出清晰的五个指印。

    她没看方丽娜,而是直直地看向叶子墨。

    她的眼光分明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吗?”

    叶子墨的眉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只一瞬就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头继续在跑步机上运动。

    管家连忙冲方丽娜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站回队伍里去!”

    方丽娜能亲手打夏一涵,别提多解气了。赵天爱和孙萌萌看着夏一涵的脸上被掌刮的印记,也觉得非常解恨。

    她胆敢公然去勾引太子爷,就是活该被打。要不是怕被开除失去机会,她们都想把她围起来狠狠的揍一顿,最好把她那张招人恨的脸弄花。

    夏一涵的脸火辣辣的痛,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两口起后,默默地去拿了毛巾和托盘跟其他人一起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站回队列里。

    叶子墨不用看也知道她神态如常,这种安静和自制总让人有一种想要挑战的欲望。他不禁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甘愿去做一颗棋子。

    叫管家特意安排人去查,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很难推测到她的动机。

    不管原因是什么,她的存在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也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叶子墨运动完,擦汗时用的还是方丽娜的毛巾,这细微的动作让管家和所有的女佣都觉得太子爷对方丽娜的所作所为是赞同的。

    几个善妒的女人好像找到了靠山,心里都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把夏一涵赶出去。

    伺候叶子墨用完早餐,他没出门,吩咐管家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

    “你们可以称呼他海先生,注意礼仪要到位。”

    “是!”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

    叶子墨说完,自去他的书房,管家知道,他在书房里,一般就不需要人伺候着了,便吩咐女佣们做其他的杂事。

    裁缝把衣服做好送过来时,管家集合所有人,按照衣服内里标签上的名字给她们发下去,每个人两套。

    “这两套衣服,一洗一换,从今天开始,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你们都必须穿制服。谁要是不穿,或者穿了脏的坏的衣服出来,必须受罚,严重的我会让她走人。听懂了吗?”管家扬着声音问道。

    “听懂了!”众人齐声回答。

    “现在回房间去换衣服,十分钟后集合!”

    回房的路上,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聚在一起,小声商议了一会儿。

    夏一涵在前面走的飞快,她打开门进去,刚把两套衣服放到床上,准备脱换,刘晓娇忽然在门口叫她。

    “一涵,你出来一下,行吗?”

    “来了。”

    她走出房间,刘晓娇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她:“你的脸疼吗?方丽娜太过分了,她昨晚还打了我,不过没这么重。”

    夏一涵皱紧了眉,问她:“她为什么打你?”

    “昨晚我想出去帮你擦地,刚出门就被她发现了,所以就……算了,也不疼,就不说我了。我看她们刚刚好像在研究着怎么对付你呢,你小心点儿。”

    夏一涵重重点了点头,握住刘晓娇的手,说道:“真对不起你,你别管我的事了,自保要紧。”我不会让你白白挨这一巴掌,你放心,不过这话,她并没说出口。

    “快回去换衣服吧。”夏一涵提醒道。

    “是啊,晚了管家又要骂,我最怕看他那张阴森森的脸了。”刘晓娇说完,赶快回房了,夏一涵也回到自己房间。

    她一边拉裙子侧面的拉链,一边伸手去拿床上的衣服,却怎么也想不到,她抓起来的,只是几片碎步……

    她有些不能相信,再去拿另一条裙子,也是碎步。

    夏一涵死死捏着那些大块的碎步,真想冲出去找那几个女人理论一番,也很想很想去叶子墨面前告一状。

    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姓叶的能默认方丽娜打她,对这件事根本就不会管。

    还有管家,他永远都是揣测姓叶的意图办事,也不会帮她的。

    十分钟很快就要到了,她扔下那些碎步跑出去,正好刘晓娇刚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

    “小娇,能不能把你那套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她走上前,急切地问。

    刘晓娇一愣,随即说道:“好啊,可是我衣服这么小,你也穿不了啊。”

    两人正说着酒酒走过来也了,她一看夏一涵还穿着她那条白裙子,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

    “我的被她们剪了,已经成了碎布片。酒酒,你能把你换洗的那条借我穿一下吗?我晚上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啊?太过分了吧?你去跟管家告状啊!”酒酒惊呼道。

    “没用的。”她轻声说。

    “好吧,你先穿我的,跟我来吧。”

    夏一涵去换衣服之前,对刘晓娇说:“你快去吧,管家要发脾气了。”

    “不,一涵,我和酒酒等你,我们三个人都迟到,管家就不会针对你一个人了。”刘晓娇仗义地说。

    总算还有这两位帮她,夏一涵觉得心没有那么凉了。

    酒酒比夏一涵高出几公分,她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

    三个人跑到集合的地方时,管家果然黑着一张脸。

    方丽娜看夏一涵身上竟然穿了女佣制服,就扫了一眼赵天爱,心说,明明剪掉了,她怎么还有的穿呢?

    赵天爱也觉得奇怪呢,是她亲自动手的,两件都剪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她穿的这件根本不合身,方丽娜也发现了,她轻轻咳嗽一声,提醒管家。

    “呦,怎么我们所有人的制服都正好合适,就夏一涵的这么大呢?”

    管家脸一沉,问:“夏一涵,你这裙子怎么回事?”

    夏一涵很平静地答道:“我的两条裙子被人剪破了,不能穿,这条是我借的。”

    管家看了看她,又看看其他几个女孩子,走过场似的问道:“你们谁剪掉了她的裙子?”

    赵天爱小声嘀咕道:“谁敢剪她的裙子啊?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每天就想着怎么勾引叶先生。说不定觉得跟我们穿一样的不好勾引人,自己剪的呢。”

    管家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夏一涵,你自己的制服没有保管好,就是你的错。其他理由就不用说了,说了我也不会信。”

    夏一涵心内悲凉一笑,对这个结果也并没什么意外。

    “哎呦,管家,我记得您好像是说了,要是谁的制服出问题了,要赶出去吧?”方丽娜说道,接着赵天爱也补充一句:“就是啊,这可是您立的规矩,刚立就有人破坏,您要不惩治她,以后谁还听您的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