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桃子 作品

第6章 我来帮您教训她

    夏一涵几乎是孤注一掷,如果他非要坚持,她不会牺牲自己的身体,她只能离开。

    这一句不够格,还真是让她无比感激,不管怎样,她可以继续留下来了。

    只希望她要见的人能早一些来,她就不用在这位难伺候的叶先生身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夏一涵跟着他的脚步,沿着走廊走到最后一间房门口,他站在那儿手插在裤袋里,等着她开门。

    她低头扭开金属门把手,轻声说:“叶先生请!”

    他面无表情地踏进卧室,夏一涵带着几分紧张跟进去。

    他的卧室和外面富丽堂皇的以金色为主打的欧式风格不同,里面灯光昏暗,墙纸的颜色全部是紫黑色,看起来暗沉沉的。

    卧室的面积很大,床也很大,至少有两米宽,床品的色调也是以黑色为主。

    房间里唯一的亮光是从床上方的水晶吊灯上发出的,只是连水晶吊灯的底座都是黑色的。

    看了卧室的沉郁布局,夏一涵似乎找到了姓叶的行事莫名其妙的原因了。

    “关门!”他沉沉地命令一声,夏一涵再次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还是回身把门关上了。

    叶子墨手伸向腰间的皮带,利落地解开,就像上次在浴室里一样,很自然地把衣裤都脱下,只剩一条纯黑色的平角内裤。

    夏一涵不敢看他,他也没有做出更多的指示,脱完后,就直朝卧室角落的一扇门走过去。

    她猜测他是要洗澡了,估计也要她跟去伺候,便默不作声地跟上他的脚步,他却冷冷甩出一句:“不要跟进来。”

    她求之不得,立即停下脚步。

    在他洗澡的间隙,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在人家卧室值夜班怎么值,难道像古代宫廷里宫女守夜一样?

    她站在那儿,目光被他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两张合影吸引。

    走近一看,一张合影是在故宫拍的,相片估计有些年月了,边缘有些泛黄。照片上的小男孩可能是姓叶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孩子气的笑容,一个女人爱怜地搂着他,应该是他妈妈吧。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叶子墨小时候的样子看着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她又拿起另一张照片,是近照,人物一样,背景是布拉格广场。

    这一张他紧抿着嘴唇,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他妈妈慈爱的神情依旧。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照片,心想:为什么都只是他跟他妈妈的照片,难道他跟他爸爸关系不好?

    她到叶家来应聘女佣,就是为了见他爸爸,如果他们关系不好,她会不会白来了?

    正想到这儿,忽然感觉到耳边有温热的气息浮动,他的声音很低柔地响起:“对这个感兴趣?只是母亲和儿子的合影而已。”

    夏一涵吓了一跳,随即平复自己的情绪,低声解释道:“很抱歉,我,我只是不知道在这里该做什么,就随便看了一下。”

    叶子墨的表情是不信的,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床尾的沙发,“睡觉!”

    他也没说晚上要做什么,她总觉得他这么做就像上次说她勾引他一样,也许只是为了明天看她被那群女人为难吧。

    她们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如果他非要这么折磨一个女人才觉得好玩,她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她在那张沙发上躺下来,他在他宽大的床上也躺下,还刚认识没两天,就这么奇怪的同住一室了。也许他早就习惯了有人服侍,所以他在她面前能那么自然的脱掉衣服,她却还是不习惯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么近的接触。

    他就像一个恶魔,让她觉得他就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想法设法逗弄她,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的叶子墨其实很警觉,一直在暗暗的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父亲的对手也就是省商会会长那边会安插人到他身边。无非是想要搜集一些不利于他父亲的证据,想把他扳倒。在视频里他就已经能认定,这个被安插进来的人就是此时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因为她一看就不是个世俗的女人,不会像方丽娜那样,为了嫁进豪门接近他。

    整晚,他没有任何吩咐,夏一涵还是提着精神,不敢睡着,实在困了,就打个盹。

    天亮以后叶子墨起床洗漱,她发现,其实没有很多人围观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别人伺候。她跟在他身边,真显得很多余,完全没事干。

    “叶先生,马上就要集合了,我回工人区行吗?”她轻声问。

    “不行!”

    他就是故意的!这种官家子弟为什么这么招人恨?

    她只能跟着他,等他洗漱完,跟他去健身房。

    六点钟的时候,工人区门口,所有女佣集合。

    管家黑着脸问夏一涵去哪里了,赵天爱怪声怪气地说:“不知道啊,一个晚上没回来,说不定睡到哪个男人床上去了。”

    一个晚上没回去,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方丽娜和孙萌萌暗地里猜,可别是上了太子爷的床了吧。

    在管家的带领下,她们还是老规矩,排好队去健身房。

    一群人刚跨进门,正好听到叶子墨在对夏一涵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昨晚你服务的还可以,不过以后没我的吩咐,不要随便到我卧室里去,我很反感主动的女人。”

    服务?还是在卧室服务?天呐,她竟然真的是跟太子爷睡在一起了?

    三个善妒的女人心里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她给撕了才解恨。

    夏一涵即使早预料到,他又会把她这样丢进这些饥饿的猛狮之中,亲耳听他说出来,她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滋味。

    叶子墨的语调很冷漠,听起来像生气了,管家赶紧上前训斥夏一涵,以平息他的怒气。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干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我……”

    这到底是要让她收拾东西滚蛋,还是留下,他心里也没个谱。

    正在犹豫之时,方丽娜跨上前一步,说了声:“我来帮您教训她!”边说着,她就已经伸出手,冲着夏一涵娇嫩的脸上甩过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