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8章 代表什么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突然觉得有些丢脸,自己的首长,不可一世,怎么就干了件这么丢脸的事情呢?

    严重的是!他居然还以此为荣!

    听言,老爷子的脸有些挂不住了。他一向引以为荣的孙子,居然真的干出了这种事情来,而他还信誓旦旦地和那丫头说不可能。

    这下老脸丢大了。

    转过头,戚金和他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洛歆睡了一晚上,睡得特别舒服,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继续睡。

    啪!

    身后的门被打开来,发出轻微的响声,睡得极沉的她并没有发现。

    毕竟现在还是凌晨五点,以往这个时候她还在睡觉做大梦,怎么吵都是不会醒的。

    进去的时候,乔子墨真的看到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似八爪鱼一般地抱着被子,张着小嘴呼呼大睡。

    睡觉的姿势还是没变,乔子墨有些无奈地摇头,而后迈着步子无声地朝她走近。

    近十天没有看到她,每天都是在思念她的日子里度过的,恨不得把任务赶紧完成了回来见她。

    现下真的如愿看到她了,乔子墨在床沿旁边坐了下来。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心里有一种从末有过的满足感,大手悄然地探向她的小脸,在她白皙的脸上摩擦着。

    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就好像在诱惑他去犯罪一般。

    反正是自己的妻子,又隔了这么多天,身上的每一处欲望都在叫嚣。

    乔子墨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深,越来越炙热,最后忍不住了,俯下身就对着她的红唇吻了上去。

    “唔……”睡梦中的洛歆嘤咛了一声,似感觉到不舒服一般拧起了秀眉,而后下意识地将他推开,翻个身准备继续睡。

    乔子墨顿时怒了,他这么多天没有见到她,听到她的消息更是不要命地往回赶,现在她居然还将他推开。

    可是看她单纯的小脸又恼不起来,只好将她扳了过来,捧住她的脸又继续吻上去。

    一开始洛歆还只是皱着眉头,可是渐渐地呼吸不顺畅了,便拼命地呼吸,呼吸不到脸色越憋越红。可她就是贪睡,怎么样都不肯睁开眼睛。

    看她都喘不过气来的样子,乔子墨勾唇一笑,要是再亲下去的话小丫头都要断气了。

    离开她的唇,他的薄唇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落吻,而后薄唇又覆盖在她的眼睛上,鼻尖,耳垂,下巴。最后落在她的唇上,轻吻。

    却并没有持续多久,乔子墨一路向下,埋在她的颈间轻吻着,贪婪地吸取着属于她的特有馨香。

    渐渐地,他便不再满足于现状,身上的炙热让他想要得更多,他抬手探进她的衣内……

    掌下的人似乎有些颤抖,小声地嘤咛了一声,落到乔子墨的耳朵里就好像在鼓励他一般。他解开她身上的睡衣……看着属于她的美好,乔子墨有些无措地咽了咽口水,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身体竟然可以这么诱惑他。

    眼底有火苗在窜动,呼出的气息都是炽热的。

    被折腾的某人仿佛感觉到不对劲,正要悠悠地转醒。乔子墨埋首伏在她颈间,吻一路向下。

    好……难受……洛歆拧着秀眉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房间里的格调是黑白色的,单调得不行。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洛歆扭头,这才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伏在她的身上忙活着。

    “啊!”她吓了一大跳,想尖叫出声的时候却没来得及,那人似乎能预料到她的动作一般,猛地上前噙住了她的嘴唇……

    隔着这一点点的距离,洛歆这才看清楚,压在她身上的人竟然是隔了十来天没见着的乔子墨。

    “乔……唔……”他眼中含着笑意,一寸一寸地吻着她,之后退开,靠着她气喘吁吁:“终于愿意醒来了?”

    听言,洛歆有些意外地伸手捧住他的俊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没想到好些日子不见,他竟然瘦了,而且下巴还长出了胡渣,有些刺手。

    乔子墨又低头在她唇上落吻:“想你自然就回来了。”

    洛歆避开他,“谁信你?一连去了十来天都不回来。”

    “这不是回来了么?听说你到爷爷这来了,我就马上赶回来了。”

    听言,洛歆心中一动,挑眉:“怕我受欺负?”

    乔子墨但笑不语,却是捧住她的脸蛋不让她避开半分,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炽热。洛歆有些尴尬,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之后便看到乔子墨的眼神又火热了几分,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你……”

    “以后不许再这样!”乔子墨声音嘶哑道。

    “啊?”洛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许……哪样?”

    “就刚刚那样!”他的声音有些粗嘎,吐出来的热气扑了她满脸:“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舔嘴唇代表什么?”

    洛歆不明所以地眨着眼睛,无辜地问:“代表什么?”

    她清澈的眼神如一汪清泉,这么单纯的眼神直接撞进了他心里。乔子墨抬手扣住她的下鄂:“你不知道?”

    看着他炽热如火的眼神,洛歆就算再不知道也应该明白了。她咧开嘴,尴尬地道:“我好像现在知道了……可是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能不能先放开我,我……唔。”

    乔子墨毫无预警地吻上她的唇,轻笑出声:“知道了就好,那么我就……不用费心思教你了。”

    她想再说什么,却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她了,他的薄唇温柔缠绵,与她的尽情交缠,大手又开始不安份起来。

    洛歆按住他的手,娇嗔道:“我记得某人可是答应了我的,一个月给我思考时间。”

    听言,某人的动作哑然而止,离开了她的唇,隔着半厘米的距离望着她。

    他的眼眸黑而深,如漩涡一般,一个不谨慎就会被卷进去。可惜洛歆却并没有被他迷惑,而是眨着清澈的眼睛望着他,脸上还带了一丝考究。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良久,半晌,乔子墨败下阵来,低叹一声:“你赢了,你这坏丫头,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为了你连夜跑回来,你居然都不奖励我一下的么?”

    洛歆撇撇嘴:“我又没有叫你回来。”

    乔子墨面色一黑:“我回来你不高兴?”

    见他变脸,洛歆赶紧伸手圈上他的脖子,笑道:“没有!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这是在你家耶,我们是不是先起来比较好?”

    “我家又如何?我家不就是你家么?而且这是我的房间,没有人敢过来的。”家里人都知道他的习惯,不进房门半步,不准靠近他的房间。

    要是靠近了,他准生气。可是这个小女人不一样,她是他放在最珍惜的位置,他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

    “为什么呀?”洛歆有些疑惑,“难道他们视你如瘟疫?”

    听言,乔子墨失笑,这是什么破比喻,不过他还是点头,而且加重语气道:“比瘟疫还恐怖。”

    要说乔家的人怕老爷子,那是属于尊敬的恐惧。而对乔子墨,则是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之气怕,而且他在军中的铁腕手段也是很多人听说的,所以别人怕他,是敬而远之的那种。

    “这么恐怖啊?你比瘟疫还恐怖?”洛歆眨眨眼睛。

    看她可爱单纯的模样,乔子墨索性将身上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轻叹道:“知道我这么恐怖是不是怕了?”

    洛歆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不过还是回道:“我怕不怕你应该最清楚了,况且你若真是被视若瘟疫,作为一个医护人员,我也是不能怯步的。”

    不得不说,这番回答,乔子墨是真的很喜欢听。

    就算他是瘟疫,她也不会望而却步。

    他勾起唇,压在她的红唇上,哑声道:“坏丫头,如果我忍不了一个月怎么办?”

    洛歆笑得媚得优雅:“那我不介意再把你踢下床。”

    “真是没心没肺的坏丫头。”嘟嚷一声,乔子墨埋首在她的颈间贪婪地吸着属于她的气息。

    她身上是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幽而不凝。

    闻着这股味道,乔子墨只觉倦意袭来,心里也莫名安心起来,索性闭着眼睛抱着她睡觉。

    他半晌不动,洛歆有些喘不过气,只能伸手推着他:“乔子墨,你快起来。”

    因为她悲催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竟然被他脱下来了,身上只着了一件贴身的内衣,而她刚才居然没有发现,还跟他对话半天。

    真的是丢死人了。

    乔子墨一动不动,洛歆有些急了,“乔子墨,你丫的赶紧给老娘起来,压得我累死了。”

    听言,乔子墨抱紧她,闷声道:“别吵,让我睡会。”

    说完转了个头在她颈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继续睡。

    洛歆只能无奈地扶额,而后低头打量着他,多日不见,他瘦了很多,而且眼睛旁边有一圈黑黑的阴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