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51章 乔子墨失踪了

    吃了几天觉得泡面真是一种特别恶心的东西,不想再吃泡面。

    反正乔子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一点消失也没有,问陈靖也是说归期末定。她郁闷得很,才刚把她接过来就自己消失不见。敢情是让她帮他看房子打扫房子的啊?

    与其自己一个人无聊在这儿住,还不如回家里呢,至少那儿有爸爸妈妈,她一个人不至于那么无聊。

    想到这里,她弯腰将睡在她脚边的小狗抱起来,凑近它:“嘟嘟,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回家好了。”

    “嗷呜嗷呜……”嘟嘟便是她前些日子在大街上捡来的小狗,被她养了好几天了,失主也没有寻来。她索性便先替这只小狗取了个名字,等主人来寻的时候再还回去就是了。

    “走吧!”打定主意后,洛歆便收拾了两套简便的衣物,抱着小狗坐公车回家去了。

    叮咚……

    洛母拉开门,看到提着一个袋子抱着小狗站在门口处朝她咧嘴的洛歆之后,愣了一下,而后眼眶就红了起来。

    “洛歆呀……”

    “妈?”洛歆一愣,“怎么了?”说话间,她赶紧将嘟嘟放下来,嘟嘟双脚碰地之后便四处嗅了嗅,之后便朝厨房处蹦哒而去了。

    “你个死丫头还知道回来呀,都去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问候一下。唉,妈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这个样子的呀?有了男人就不要老妈和老爸了。”说完洛母气愤地转身往里走,洛歆听言只好赶紧跟上去,解释:“妈,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只是这几天太忙了,忘了……”

    “忘了?你个挨千刀的小王八蛋啊!养育你这么多年你居然就这样忘了!”

    洛歆听言,嘴角抽了抽。看着站在前面似抽疯的洛母,额前浮现三根黑线,她无奈地扶额,“妈,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我这几天要住在这里。”

    听言,洛母抽疯似的模样顿时怔住,扭头来看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这几天住家里啊。”说着,洛歆便随性地将袋子和包包丢在一旁的沙发上,鞋子一蹬,整个人就在沙发上赖了下去。闻着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她感叹地吸吸鼻子,“好香啊!好久没有吃到爸爸做的饭了!好想吃……”她已经连续吃了几天泡面,肚子一点油水都没有。

    看她一副饥渴的样子,洛母突然惨叫着朝她扑了过来:“歆儿啊,你们怎么回事啊?这才搬过去没几天你们就吵架啦?你这就被赶出家门了?哎哟我苦命的歆儿啊!当初就不应该嫁给他啊。”

    洛歆只觉得面前无数只乌鸦飞过。嘴里不住地抽搐着。

    她……似乎没有说什么吧?好像只说了一句这几天住在这儿,难道就能联想出这么多的事情来么?吵架了?赶出家门?

    就算是真的吵架了,也没有严重到被赶出家门的地步吧?

    “歆儿呀,这可怎么办?今日你李阿姨来家里坐客妈妈还跟她说你嫁了个好老公呢。这才几天的光景,就变了天啊……”

    “妈!”洛歆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地喝止住了她。

    “怎么了?”洛母轻咳一声,定定地望着她。

    洛歆无奈地看着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和子墨吵架。”

    “那你搬过来住做什么呀?哪有人家嫁了以后不和老公住在一起,还搬回娘家住的?”

    “谁说嫁了人就不能回娘家住了呀?”

    “你老是回娘家住,让邻居看见了,别人会以为你们夫妻不和的。”

    “子墨出任务去了,回部队好几天了,很重要的任务,当天晚上就走了。”

    “什么?”洛母瞪大眼睛:“这才刚接回去就走了?”

    洛歆郁闷地点点头,“是啊,而且走得特别急,半夜离开的。”

    “唉。”洛母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抬手拍拍她的肩膀“妈了解的你寂寞,一个人住得太无聊就回家住几天吧。子墨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归期不定。”洛歆摇头,抬手拿起桌上的一串葡萄就往嘴里扔去,她一颗一颗吃得尽兴,洛母却有些急躁,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伸手就将她的葡萄夺去,急声问:“歆儿,子墨出任务,危不危险?”

    之前还因为有了个乘龙快婿而感到开心,可是现下听说他出任务,而且是半夜就走的,一走就是好几天也不回来。这么紧急的任务肯定也带着危险,如今她又开始为女儿的下半生发愁起来。

    先前因为高兴没想清楚,现下想来军人是很危险的,哪儿有事情都必须去救援,像灾区这些地方,难保不会自己丢了性命。

    要是真丢了性命,那到时候自己的女儿岂不就是?

    想到这里,洛母赶紧呸呸了几声,瞧她这胡思乱想什么呢?

    洛歆听言也是跟着一顿,吃葡萄的动作也跟着一僵。她看向洛母,二人的视线相撞。

    她只知道他任务紧急,可是却并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你倒是说话呀。”

    洛歆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不过他刚开始前两天有给我打电话。”

    “那这两天呢?”

    “没有。”

    “唉呀会不会出事儿呀?”

    “不会的!”洛歆定定地说道:“妈你别杞人忧天,能出什么事?”

    “要是……”

    “哎呀没有要是啦。好香好香,饭都煮好啦!”洛歆起身朝厨房飞奔而去。

    飞奔的过程之中,她的眼神产生了一些变化。

    吃过晚饭,一定要打个电话仔细问一下才行。

    洗完澡,洛歆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遍一遍地拨打乔子墨的电话。可惜回答她的永远只有一阵冷冷的忙音,打了一连三个,都是这样的结果之后,洛歆索性将手机往旁边一丢不再打了。

    嘟嘟不敢上床,而是睡在旁边洛歆替它铺好的小床上,瞪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住地望着她。

    望了她好一会儿,见她没有反应了,以为小主人睡着了,它砸砸嘴,打了个哈欠趴下去睡着了。

    谁知道洛歆并没有睡着,而是睁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问陈靖这次的任务危险不,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他的回答还是那句,归期不定,任务肯定都是有危险度的。

    妈个蛋蛋!这算什么回答?洛歆翻了个身,心口气血翻涌,烦躁得很。

    若是他总这样出任务,出半个月回来一天,再出半个月,那这日子还怎么过?

    想到这里,洛歆猛地坐起身。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可是不能这样她能哪样?他现在都出任务去了,她上哪去找他人?

    洛歆又倒回床上,一脸沮丧叹着气。还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再找他吧!

    ……

    在家里住了数几天,乔子墨依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问陈靖几十次还是那个答案,后来洛歆索性便不问了,每天除了上班下了班就是吃饭睡觉,日子过得好不颓废。

    这一天她下了班又摊在床上不动,洛母从外面进来直接拧了一下她的胳膊,扔给她五十块钱。

    “快别睡了,给我起来去超市给我买点酱油和味精回来。”

    洛歆身子不动,懒懒地开口:“妈我累着呢,你让我睡会吧。”这几天医院事情特别多,感觉所有的活都压在她身上,每天顾着给病人换药换纱布,又是做这个又是做那个的。

    “你看你这几天成什么样了,每天回家就是睡觉,你以前怎么不这样?看起来颓废了不少,你实话告诉妈,是不是真和那个子墨吵架了?这次是自己跑回来的?”

    听言,洛歆顿时觉得清醒了不少,摇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都说他出任务去了。”

    “那你怎么这样?”

    “医院事多,这几天太忙了。”

    “得!赶紧去把酱油和味精买回来,否则今天晚上就别吃饭。钱我给你搁在这儿,五分钟要是没见你出门,我就把你赶出家门去。”

    说完洛母转身就走。

    “妈你不能这样!怎么说我都是你女儿,你怎么可能赶我出去啊?”

    “反正你已经嫁人了赶你出去又如何,你还有四分二十秒的时间。”

    砰!

    洛母一把将门甩上,发出砰的一声。洛歆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瞪着那面被摔得震荡的门,无奈地抚着额头叹息。

    五分钟后。

    洛歆认命地拿着五十块钱出了门,怀里抱着嘟嘟,一边走一边顺着它的毛发:“一会去超市的时候你不要乱跑哦,知道吗?”

    嘟嘟似懂非懂地看了她一眼,黑溜溜的眼睛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洛歆感叹一声,这狗卖萌比人还厉害。

    进了超市,买好了东西,等着付账的时候,却突然一个穿得特别拉风的少女朝她冲了过来,将她重重地撞倒。

    砰!

    洛歆手中的东西全部都掉在地上,连同整个人也摔了下去,乒乒乓乓。

    怀中的嘟嘟被那少女抢了过去,而后她便站在原地愤愤地瞪着她。

    屁股摔得好痛,洛歆皱起眉头。有好心人朝她伸手,她抬头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生看着她。“你没事吧?”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