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9章 要她向我道歉

    洛歆抱着小狗进了宠物药店,买了一些必须药品,便抱着小狗回了家。

    将它放置在地面上,她整个人也跟着坐了下来,拉开袋子取了一瓶消毒水出来。

    “小狗狗,伤口不消毒的话会发炎的哦,所以要消一下毒,可能一会有点疼,你要忍一忍哦。”她一边说着一边安慰地顺着小狗的毛发,小狗似能听懂她的话一般,湿漉漉的眼神诚恳地望着她。

    “乖!”洛歆微笑,而后取出棉签,沾了消毒水便托着他的后脚根,替它消着毒。

    小狗吃痛,嗷嗷地叫出声,似要逃。

    一双大手按住它的脑袋,替它顺着毛发,“乖,一会就不疼了。”

    这声音似有魔力一般,小狗也不闹腾了,只是眼神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似要哭出来一般,小声地叫着。

    消完了毒,便替它上了一些恢复皮肉的药,再替它把腿包扎好,最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大功告成!

    洛歆将它重新抱至怀中,轻顺着它的毛发,柔声道:“这不是就包扎好了么?你好好地睡一觉,可能过两天就能走路了。”

    将小狗抱起来放在柔软的沙发上,洛歆拿出手机对准它拍照,一连拍了好几张。

    之后便上传了论坛,无非就是在xx路发现一只受伤的蝴蝶犬,请失主尽快领回,最后是联系电话。

    做完这一切,洛歆便放下手机,盯着那只小狗发呆。

    而另一边,牧家大宅,所有佣人跑上跑下,神色匆忙仓惶。

    “快找,快给我找!找不到丢丢,你们今天全部都不用吃饭了!”牧家大小姐牧天晴站在二楼顶处,叉着双手对着楼下所有的佣大声在吼叫道。

    她穿了一身拉风的黑色紧身衣,爆炸头随着她的吼叫声不住地摇晃着。

    长相虽然甜美,可性格却十分放荡不羁,整天和男人勾肩搭背地喊哥们,而且上学不用司机来回接送。而是自己搞了一辆机车,还故意把消声器弄掉,每次开动都会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她的奇葩性格没有人管得了,而且因为是牧家大小姐的身份,更是没有人管得了她。

    虽然如此放纵,可是牧家二老却是睁一只眼睛闭一眼睛,压根不想去理她是什么样。

    据说,只有一个人能管得了她,那就是牧家的大少爷,牧泽野。

    可是牧泽野很早就出国了,常年不在国内,三年两头回来一次,呆了一天半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牧家佣人几乎把牧家都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有找到丢丢的影子。

    丢丢是牧天晴养的蝴蝶犬,养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谁知道她是什么尿性。

    从来不见她养什么宠物,可是某天突然抱了一只蝴蝶犬回来,从此之后便一直放在身边养着。而且宠如珍宝,出门也时时刻刻地带着。

    “小姐,牧家上下都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丢丢。”

    “什么?”牧天晴扬眉,气得脸色发青。

    有个佣人颤抖地身子提议:“小姐,我看不如我们还是报警吧!”

    报警?其他的身子也是跟着一震,嘴角微微抽搐。

    只不过是走丢一只小狗而已,而且从它失踪到现在也没有几个小时,居然就要报警?

    “报什么警?家里找不到就给我去外面找!都给我去!找不到你们就全部都从牧家滚蛋吧!”

    牧家大小姐的命令,谁敢不听,佣人们心里哀嚎着寻找蝴蝶犬去了。

    到了中午,洛歆把自己喝剩的牛奶温了温,便端给小狗喝。

    小狗似乎饿了许久,低头就把牛奶喝了个精光,而后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伸出舌头舔舔嘴巴。

    似乎在说,我还要吃的意思。

    洛歆便掂了饼干凑到它嘴边,小狗闻了闻却将头扭开了,又可怜兮兮地盯着她。

    不吃饼干?洛歆有些疑惑,本来饼干这东西挺香的啊。

    “小狗狗,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吃饼干啊?那你想吃什么呀?”

    小狗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两只可爱的小爪子不断地扒拉着牛奶盘子,眼睛萌得可以滴出水来。

    洛歆实在是招架不住,只得抬手轻点它的小脑袋:“怕了你了,这么喜欢喝牛奶?那我带你去买吧。”

    说完她将盘子放在一边,而后抱起小狗朝外面走去。

    刚起身就听到门铃的响声,想起早上乔子墨说的话,她的步子停住,低头看着小狗低笑。“真是的,来得也真巧,这会儿有得你喝了。”

    于是洛歆把乔子墨给她订的牛奶都给小狗喝了,小狗在她家里住了一个周末,过得那叫一个惬意。每天喝着牛奶,吃着小零嘴,再舒服地窝进洛歆怀里,根本就把喂养它的前主人忘得一干二净。

    而另一边牧家人则为了找这只小狗,几乎把牧家给掀了。

    当然这些洛歆和小狗狗都不知道。

    洛歆还给它洗了澡,洗完以后身上都是香喷喷的味道,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的。

    很快一个周末就过去了,又到了上班的日子。

    因为上班,也没有时间照顾它。又怕它在家里饿着,洛歆便索性将小狗丢给陈靖照顾,还百般吩咐他要照顾好,三餐喂牛奶和瘦肉。

    陈靖接过小狗,嘴角有些抽搐,但终究啥都没说。

    小狗在他怀里不断地挣扎着,不时还龇牙咧嘴的,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洛歆刚捡到它的时候那般温和。

    它一心想回到洛歆怀里去,可是陈靖又抱着它不放,它只好嗷嗷地朝洛歆叫着。

    洛歆心里一软,回头拍着它的小脑袋道:“你好好呆着,我下了班就来接你,晚上一定给你很多牛奶喝,好不好?”

    “嗷呜嗷呜!”

    “乖啦乖啦!”

    之后洛歆拿出钱要给陈靖,还跟他说麻烦你了,差点没把陈靖吓个半死,赶紧抱着小狗退后,“不用了!嫂子,照顾小狗这点小事就不用给我钱了。”

    好吧,洛歆也不勉强,之后便去上班了。

    一进医院,就被喊去了主任办公室。

    原来是沈曼曼和赵绫这几天见事情平静下来,心里气不过,便又找主任去理论了,问他有没有彻查此事。谁知道主任只是将事情说说而已,后来也就忘记了,只是几个同事之间的打闹,他也没当多大回事。再说了事情如何,他也算是知道一些,便也没有去查了。

    可是没有想到她们居然还不放弃,居然还敢来询问他此事。

    站在主任面前,洛歆心平气和,脸上表情淡淡,看都不看沈曼曼一眼。

    沈曼曼气得眼眶发红:“主任,这件事情不调查清楚,那我的手不是白受伤了吗?受伤就算了,可是你看她,每次看到我态度还那么恶劣。主任,你可以不再追查这件事情,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听言,主任眯起眼睛看着她:“什么条件?”

    “我要她向我道歉!”说着,沈曼曼勾起唇角:“如果她愿意诚恳地和我道歉,那这次我就原谅她,不再追究这次的事情!”

    可以息事宁人,谁不想?主任当下便动了动心思,而后转向洛歆,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站着不温不火地洛歆却抬起了头,勾起优雅的笑容看着他,“王主任,请问在你上学的时候,班上有人丢了东西,可是好巧不巧地这件东西却在你的书包里被搜出来,所有人都认为是你拿的。可事实上那却是你同桌做了坏事以后怕惹祸上身所以放进你书包里。但是大家没看到,大家只看到,那个东西是从你书包里搜出来的,所有人都认为是你做的,让你向他道歉,你会向他道歉,承认你,就是个小偷吗?”

    说完,洛歆便挑起下巴,抬头挺胸地站着。当她洛歆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吗?或者是捏完就想挥挥手走人?可没那么容易。

    而王主任在听完她的比喻之后脸色一变,而后眼神愤怒地扫向沈曼曼和赵绫。

    赵绫气得脸色发白,上前大骂:“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曼曼陷害你吗?”

    听言,洛歆并不与她置气,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只是给主任打个比喻,又没有这样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激动?难道是做贼心虚了?”

    说完她又微微一笑,轻声道:“还有,我没有什么时间来陪你们来上演这无聊的闹剧,我是来这儿上班的。如果你非要我给你道歉的话,那你找出证据来。这里除了赵绫之外,有谁能证明你的骨折是我做的?”

    “你……”被她这么一问,沈曼曼顿时哑口无言,可半晌又回神来,狠狠道:“她一个人看见还不够么?难道要全医院的人都看见才算数?”

    “不错。”洛歆点头:“你和她一直在一块,受伤前在一块,受伤也是腻在一块,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你们那点关系。她会为你说话,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她的证词,不作数。如果你非要追查这件事情的话,那就找出有力的证词来,到时候让我给你道歉,也不是不可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