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6章 你只能是我的

    直到走近了些,陈靖瞪大眼睛,“首长,这……”他指着他背上的洛歆,这不合规矩啊!他怎么可以背她呢?

    “嘘!”谁知道乔子墨竟然朝他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低声道:“她睡着了,别吵着她!”话语里带着一股浓浓的责备,眼神凌利地扫着他。

    陈靖被他如刀子一般的眼神扫得有点不敢正视他,只好低下头道:“是。”

    之后他又小声道:“行李我都搬进客厅了。”

    “嗯,你先回去吧。”

    说完,乔子墨便托着她往楼上走去,动作小心翼翼,似乎在他背上不是人,而是一块珍宝一般。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

    冷漠似冰山的首长,也有被太阳融化的一天。

    陈靖摇摇头,而后又揉揉眼睛,确定一下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的,他便开始打定主意。看来以后他要多一个主人了,便是这个叫洛歆的女人,首长真的是很宠她。

    替他关上门,陈靖便离开了。

    而另一边,乔子墨便直接抱着洛歆进房间,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替她脱去脚上的鞋子。

    看她安静的睡颜,乔子墨忍不住勾唇。

    这丫头,还说要自己睡一个房间,谁知道直接在他的背上睡着了,而且一路走来竟然还能睡得这么沉。

    真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要是今天背她的人不是他怎么办?

    不对,他不会给其他男人背她的机会。

    看来明天早上起床一定要叮嘱她。

    想到这里,乔子墨转身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洛歆已经换了个姿势,而且还将床上的一个枕头和一张被子都踢下了床。

    看到这一幕,乔子墨的额前冒过几根黑线,有些汗颜地看着那个呈大字型姿势睡在床上的丫头。

    记得昨天晚上,她的睡姿并没有如此不雅啊,怎么今天就变了个样了?

    难道是昨天紧张了?被他吓坏了?

    今天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乔子墨一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朝她走近。

    将被子和枕头都收了起来,他走至床沿坐下。

    睡梦中的洛歆很不安份,头半歪着,而且是用嘴巴呼吸。所以此时此刻,她红唇半张,一张一合的。

    这样的动作,对乔子墨来说,无疑是一种浓浓的诱惑。而且他是气血方刚的男人,眼前这个小女人又是心动之人,怎么可能看了无动于衷呢?

    咽了咽口水,乔子墨缓缓地俯下身,薄唇在她的红唇上落吻。

    睡梦中的洛歆唔咽了一声,而后拧起眉头。

    乔子墨加深了这个吻,身子的重量半压在她身上,一遍一遍地辗过她如花一般的唇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洛歆的眉头越拧越紧,渐渐地涨红了脸。

    她睡得正甜,却感觉唇上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摩擦,她有些迷糊,没有睁开眼睛,却是下意识地回应起来,双手竟然绕过他的后背,直接圈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这样欲拒还迎的姿势,还那青涩的回应让乔子墨几乎血脉喷张。

    先是迷蒙,而后渐渐地变得清明。当看到那张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她吓了一大跳,再看到自己的双手圈在他的脖颈上,而他的手却探进了自己的衣内。

    她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而确实,她也尖叫出声了!

    “啊啊啊!乔子墨你混蛋,竟然趁我睡觉的时候轻薄我!”

    砰砰!

    啪啪!

    在部队拥有铁血真汉子的乔子墨,竟然就这样被踹下了床。

    乔子墨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洛歆居然还有暴力倾身。

    听到沉闷的响声,洛歆也有些不敢相信,她居然就这样把首长大人给踹下床了?不是吧?他不是男人吗?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就这样被踹下床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尴尬地看着坐在地上黑着一张脸的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这么……不禁踢。”

    听言,乔子墨刷地站起身,阴着脸朝她靠近。

    “洛歆!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吃我豆腐的。”

    “这是夫妻义务!”乔子墨正色道!

    “你少跟我说夫妻义务!那是不是我嫁给你就必须实行这项任务?那行啊!”洛歆索性直接往大床一躺,摊开双手。“如果你真的要执行的话,那你就来执行好了,但是你以后别想我会喜欢你。”

    乔子墨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你在威胁我?”

    “不敢!”洛歆得意地勾起唇,她的确是在威胁他。因为她感觉到他的喜欢,他的珍视,所以才敢这么放肆。

    之后乔子墨不说话了,黑眸盯着她,带着不悦。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半晌,洛歆败下阵来。

    摸索着下了床,而后在他前面蹲下来,看着他可怜兮兮的道:“你别生气了,是我错了,我不该那么暴力把你踢下床的。”

    听言,乔子墨眼里闪过一抹欣喜,却是转瞬即逝,快得洛歆根本捕捉不到一点朱丝马迹。

    见他还是阴沉着脸,洛歆嘟着唇瞧他。半晌,她终是无奈地叹了一声,索性直接坐到他的大腿上,搂住了他脖颈。

    “你要理解我一下嘛,我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已经和你结婚了,可是我心里防线还没有打开,自卫也是很自然的啊。如果我今天处的对象不是你,难不成我也要马上就把自己给送出去吗?”

    听言,乔子墨脸色更黑,冷声道:“你敢!你只能是我的。”

    洛歆立马笑开:“是是是,首长大人我是你的。我都已经嫁给你了,就是你的人,反正迟早是你的人,你又何必介意这个?”

    听到这里,乔子墨的脸色才有了一些好转。看着她的眼神也渐渐柔和下来:“下次不准再这样。”

    “我保证!”洛歆赶紧抬手保证。

    乔子墨盯着她,突然低头在她的红唇上轻咬了一口,洛歆吃痛地轻呼出声。

    贴着她的唇瓣,他哑声道:“这是惩罚!等到你哪天真的愿意打开心扉接受我的时候,记得要告诉我。”

    听言,洛歆点头:“好。”

    “但是你记住,不要让我等太久。”

    看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洛歆笑出了声,歪头调皮道:“若是我要让你等很久呢?”

    “坏丫头,你忍心让我等那么久?”

    “这个可说不定。”

    “反正我不管,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只有一个月?”洛歆惊呼。

    乔子墨沉下脸:“难道还不够?”

    见他身上透着危险气息,洛歆只能赶紧点头:“够了够了。”

    一个月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到时候再想办法。

    地上凉,两人协商完结以后,乔子墨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而后将她放置在床上。“早点睡吧。”

    洛歆摇头,“我还没洗澡。”

    乔子墨这才注意到她在路上的时候就睡着了,到现在还没洗澡。

    想到这里,他轻笑出声:“不用洗了,我又不介意。”

    “可是刚刚走路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不洗我难受。”

    “好吧。”乔子墨只好直起身,点头道:“洗个澡再睡也舒服一点,起来吧。”

    之后寻了衣服,洛歆便直接洗了澡,因为时间太晚的关系,她便没有再洗头,直接洗了澡。

    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乔子墨躺在床上,她愣了一下。

    “我去隔壁睡。”

    丢下这一句话,洛歆便往外走去。

    床上的乔子墨听言,赶紧起身将她拉了回来。

    “隔壁又没收拾你去什么隔壁睡?”

    “放心吧,我会收拾的!”

    “洛歆,刚刚才达成了协议,至少这一个月你是安全的,你还怕什么?”

    听言,她整个人一愣。对啊,他们刚刚才说好的,他也答应了,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她还在怕什么?

    想到这里,她抿了抿唇,终是点头道:“那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许毛手毛脚的。”

    “当然。”

    啪!

    电灯关掉五分钟。

    “乔子墨,你的手往哪儿放呢?”

    “腰上啊,我又不碰你,搂着你睡不行啊?”

    洛歆咬牙,我忍!

    十分钟后……

    “你在干什么?”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你又不会掉块肉。”

    好吧,她继续忍!

    十五分钟后……

    “唔……乔……子墨,你……到底在干什唔……”

    这会儿洛歆是再也忍不住了,动手动脚就算了,现在还动起嘴了!

    可是她动不了,因为手和脚都被束缚住了,只能任着他吻着自己。

    尝够了甜头,乔子墨便搂着她笑眯眯地道:“睡觉!”

    之后竟然真的只抱着她睡觉,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半夜时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响个不停,在这寂静的夜晚之中显得有些突兀。

    军人的乔子墨睡眠极浅,一下子就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却是观看怀中搂着的人儿。怀抱中的洛歆睡得极沉,呼吸均匀,脸蛋红扑扑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