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44章 不许对我胡来

    “好的。”

    之后洛母便欣喜地先进去了,留下他们二人。

    洛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气呼呼道:“我什么时候答应要搬过去了?你少自作主张了!”

    “妈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夫妻,如果不住在一起会引别人闲话的。别人会说,我们夫妻感情不和。往往这种话题对女人来说最不利,因为她们会觉得,你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呸!”洛歆气得破口大骂:“要抛弃也是我抛弃你!”

    听言,乔子墨眼中一寒,但随即又一暖,搂住她亲热道。

    “我们俩谁也不抛弃谁,互相守一辈子。”

    一辈子这个词让洛歆眼睛顿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听到他这样说心跳得有些快。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咳了一声:“谁要和你守一辈子呀?”

    说完推开了他朝里面跑去。

    不管如何,乔子墨刚才已经捕捉到了她面上一闪而过的娇羞,这丫头嘴巴实在是太倔了。想到这里,他赶紧跟了上去。

    晚饭是洛爸亲自下的厨,而且还做了满满一桌洛歆喜欢吃的菜,一看菜式的精致,洛歆就知道这是废了多大的功夫做的。

    闻着这满满的香气,再看这满桌的菜色,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高级厨师做出来的东西了。乔子墨也知道洛歆为什么说自己学过烹饪了,也明白了她说烹饪是她父亲年轻时的梦想。

    “来来,子墨快坐下,别客气!”洛母热情地打着招呼。

    洛父也是笑容满面,招呼着子墨坐下,之后给他和洛歆夹菜。

    洛母却一直在给子墨夹菜,只是偶尔照顾一下洛歆而已。

    没一会儿,乔子墨的碗里已经堆积如山。

    而他居然亮着招牌笑容享受着这热情的待遇。

    洛歆终于看不过去了,大声道:“好了妈!他的碗都装不下了!况且他也吃不了那么多,你别老往他碗里夹呀。”

    听言,洛父无奈地摇了摇头,视线在他们小两口身上来回扫了扫,目光慈祥。

    “吃吃吃,子墨别客气。”

    乔子墨吃了一口,有些小小的惊讶,因为洛父的手艺确实不错。看来他以后要让这个小女人下下厨才行,尝尝她的手艺如何。

    不管也不知道这小丫头何时才肯为了自己下厨呀。

    砰!

    洛歆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而后凑近他面上挂着笑容,却是咬牙切齿地道:“没想到堂堂首长居然这么没脸没皮!跑到我家来蹭饭,还恶意讨好我爸妈。”

    说完,她索性将脚踩在他的大脚上,也不移走,就那样踩着。

    乔子墨也不生气,任她怎么折腾,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我是他们的女婿,蹭顿饭如何了?这不是恶意讨好,是我长得太讨人喜欢。”

    听言,洛歆都忍不住为他恶寒了一把。平时怎么不知道他居然这么自恋,而且当初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一个人,怎么变化这么大?

    “乔子墨,你摸摸你的脸。”

    “怎么了?”

    “看看还在不在啊!”

    “放心好了。”乔子墨朝她咧嘴一笑:“一定在的。”

    洛歆气得不行,不断地踩着他的脚,可惜他穿的是部队的鞋子,厚厚的,根本就踩不疼。

    见他面色如常,而且还一脸惬意,洛歆气得不行。索性将手探到桌子底下,对着他的大腿用力地揪了下去。

    乔子墨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痛得脸上表情有些扭曲,不禁闷哼了一声。

    这小丫头看着个子小,没想到劲却这么大,而且对自己的老公下手还真狠,看来今天晚上必须要好好地调教她了。

    听到闷哼声,洛母则是惊讶地朝他看去,疑惑地问:“子墨,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丈母娘对自己表示担心,乔子墨赶紧回道:“我没事,刚刚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

    “蚊子?”洛母眨眨眼睛,这天气哪来的蚊子?

    “对啊!”乔子墨点点头,而且还是好大的一只蚊子。

    话音刚落,那蚊子又重重地咬了他一口,几乎要放干他的血。乔子墨的笑容有些牵强,将手伸到桌底下面扣住那双小手,反手握住。

    “别再闹了,信不信我晚上真的收拾你?”

    听言,洛歆脸上一红,却仗着在自己家里,不怕死地回道:“你敢!”

    “要不要试试?在这里,我可以直接扛着你出门,爸妈也不会说一句话,你信不信?”

    “我不信!”洛歆扭头负气地道,可是心里却有些悬,乔子墨这人向来说一不二,指不定还真的会干出这事呢。想到这里,她又赶紧回头,瞪着他:“不许胡来,要不然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这种类似于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小孩子气的话,大概也只有洛歆能说得出来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威胁一下总是好的。

    偏偏乔子墨受了她这威胁,小丫头不理他那怎么可以?

    不过他也没打算在岳父岳母面前那样做。虽然他们二老不会说什么,可这样影响真的不太好。

    若非真的惹急了他,不然他还是很讲道理的。

    “我不胡来,那你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当那只蚊子了?”

    听言,洛歆抽回手,气呼呼道:“我本来就不是蚊子。”

    小两口以为他们打情骂俏没人知道,可这毕竟是同一张桌子,离得又不远,就算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可也知道这小两口在底下暗着较劲呢。

    洛父一直打量着乔子墨,发现过程中他一直都是含笑盯着她,而且脸上是满满的宠溺。和当初自己看歆儿的母亲一样的眼神,这说明什么?

    他已经明白了,将女儿交给他,他也放心。

    洛母埋头吃饭,眼里满是笑意,就当作是没看见。

    一顿饭就在打打闹闹中吃完了,吃过饭以后,洛歆饱得赖在沙发上不想动。

    一堆行李搁在门口,洛母端来水果,“子墨,歆儿,吃过水果再走吧。”

    听言,洛歆摆摆手:“实在是……吃不下了。”

    晚饭因为都是她爱吃的,所以她一口气吃了好多好多。

    这辈子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撑过,现下才知道撑着肚子的感觉好难受啊。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洛歆有些欲哭无泪。

    幸好她是狂吃不胖的体质,要不然按照她的吃法,早晚把她胖死。

    看她摊在那儿动都动不了,乔子墨摸摸鼻子有点想笑。刚刚吃的时候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恨不得吃多一些。现在却吃得太多,而且已经是晚上了,恐怕一会消化不了晚上睡觉还会不舒服。

    想到这里,他打个电话让陈靖过来直接提行李。

    陈靖到门口提行李的时候,摊在沙发上的洛歆这会儿急了,赶紧抬手道:“别……别碰我的行李!”想跳起来,却是饱得动不了,捂着肚子一脸痛苦。

    洛父看她这副表情,有些无奈地摇头:“要不要弄点消食片吃吃?”

    听言,洛母附和地点头:“我觉得有必要,这丫头好像被撑坏了。”

    “妈!”洛歆哭丧着脸:“快把我的行李抢回来。”她看到陈靖提着行李蹭蹭地转身就跑了。

    “傻丫头傻了么?乱说什么呢?”

    “消食片就不用了,吃太饱运动一下就会好的。”说着,乔子墨直接走过来将摊在沙发上的洛歆给抱了起来,轻声道:“我先抱她下去,一会带她去走一走。”

    听言,洛家二老赶紧点头。

    “妈!爸!我不要跟他走,你们让他快放我下来。”洛歆在乔子墨怀里不断挣扎着。

    听言,洛母的脸上有些尴尬,半晌才打着趣道:“这孩子不是撑坏了吧?尽说傻话,子墨,你快点带她去运动运动吧!”

    之后洛歆在他们二人眼中被带走,可是她一直挥舞着手挣扎着。

    直到他们二人消失在视线之中,洛母这才咽了咽口水,看向洛父:“老头子,你看她这两人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咱们家歆儿好像不太愿意的样子啊!”

    听言,洛父但笑不语。

    男女之间的那点心思,他们这些过来人还不知道么?

    想到这里,他含笑看了洛母一眼,而后起身往书房走去,留下洛母一个人疑惑。

    洛歆是被扛下楼的,下了楼她才发现路虎车居然没有在原地等他们,路边只余一盏路灯。

    她被放置在平地上,经过这一番踢打,她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难受了。

    摸摸肚子,洛歆没有说话。

    乔了墨幽深的眸子盯着她:“路虎车我让陈靖先开回去了,你不是吃撑了么?我们走回去,等到家,你肚子里的东西自然也消化掉了。”

    听言,洛歆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要你管!”

    乔子墨索性搂住她,大手挑起她的下巴:“我是你老公,我不管你谁管你?”

    “放手!”洛歆拍掉他的手,大声道:“你这个登徒子,只要一逮着机会就使劲占我便宜!”

    唉,乔子墨只能眯起眼睛无奈地望着她。

    好像自从和她在一块后,无赖流氓混蛋登徒子这些词就一直在自己身上频繁出现。

    若是换作其他女人,别说是对他说这些话,就连正视他都需要勇气。

    不过,她就是她,和别人不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