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欢颜 作品

第26章 故意的陷害

    唐小雪抿了抿唇正待说些什么,餐厅里却突然热闹起来。

    “快看,那是昨天刚才省中心医院调过来的,听说年轻有为,是以前医学院里最厉害的一个,而且是最早毕业的。”

    “是嘛?我看看!哇,长得很帅啊!”

    “那可不。”

    “这位帅哥医生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叫容轩,听说家世也很好哟!”

    容轩的目光往餐厅一扫,女生们顿时都脸红不已,赶紧放下手中的筷子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唯恐自己的形象会给他留下坏印象。

    而洛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继续埋头苦吃。

    倒是唐小雪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容轩的脸上,看着他朝这边的方向走来。

    “我能在这儿坐下来吗?”

    “前面还有位子,你……”洛歆正烦着着,一挥大手准备把这人打发走,抬头却看到容轩端着餐盘,嘴角噙着笑容看着她。

    “容轩师兄!”唐小雪甜甜地唤道,而后朝众人哼了一声,脸上得意之色尽显。

    “怎么又是这个洛歆啊!”

    “就是!前几天乔子墨也被她勾引了,现在又勾引刚来的容轩医生。”

    听着这些议论,洛歆自然是极其郁闷的,她就坐在这儿。一句话都没说,埋头苦吃,她惹谁了吗?可是现在下不是烦恼这个的时候,而是……

    洛歆有些尴尬地笑笑:“原来是师兄,那就坐吧。”

    容轩端着餐盘在她身边坐下,而后勾起唇:“看来你心情不是很好?谁惹你了?”之后他的目光落在她面前那碗白米饭上。

    眼里的笑意不由得深了一分。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大吃一顿,没想到工作了还是改不了这个脾性。

    “没什么。”洛歆低下头戳着碗里的米饭,刚才想大吃一顿的心情现在荡然无存。

    “她被扣了这个月的全勤奖,能有什么心情?”唐小雪将她的大嘴巴进行到底。

    听言,容轩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早上睡晚了,迟到了。”洛歆云淡风轻地说道,感觉到那周围传来的敌视目光,她抿了抿唇,装作不知道。

    “什么呀?”唐小雪嘟唇,不满地说:“洛歆确实是睡晚了没错,可是主任明明都说是念在她初犯不罚了。都是那个可恶的沈曼曼,说什么这样不公平,之后主任就扣了她这个月的全勤奖。”

    每个月的薪水本来就不多,再扣掉全勤奖,她这个月又要少拿好多钱了。

    但可怕并不是少拿这些钱,而是沈曼曼和那个赵绫。

    她只是一个实习生,三个月还末到,她就还不能转正。

    如果这三个月和这里的人结仇了,那她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她并不想和别人斗,只想安安份份地过自己的日子。

    想到这里,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算了,她们也说得没错,大惩小戒,整个医院的人都看着呢,不罚也说不过去。”

    “可是……”

    “别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唐小雪被她这么一说,便只好嘟着唇低下头,没有再说,却还是忍不住嘟嚷一句:“不是什么大事你心情不好,还要吃这么多……”

    听言,洛歆一顿。

    是啊,她晓得劝别人,却劝不了自己。

    容轩淡淡地笑道:“都别愁着脸了,洛歆说得对,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吃饭吧。”

    “容轩师兄今天第一天上班,不如下班请我们吃晚饭庆祝一下吧?”

    “好啊,你们想吃西餐还是中餐?”

    “我想吃西餐!”

    “好,那下班以后就一起去。”

    洛歆拧着秀眉,吃着碗里的饭菜,轻声道:“我晚上还有事,就不陪你们去了。”

    听言,容轩好看的眸子里浮现一抹淡淡的失望。不过很快就被他敛去,他勾起唇:“有什么要紧事?难道是伯母又让你去相亲了?”

    “这倒不是……反正是我私人的事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容轩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只好点头。

    唐小雪双手撑下巴郁闷:“洛歆你不去实在是太可惜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这顿饭泡汤了。她之所以敢开口叫容轩请她们吃晚饭庆祝,完全是因为洛歆的关系。可是洛歆不去,那容轩师兄估计也不会去了。

    “下次吧!”

    ……

    医院的走廊上,洛歆推着药品车郁闷地走着。脸上一直愁眉不展,因为她悲催地发现,中午吃的那顿饭,着实把她给撑着了。

    到现在过去两个小时,她的肚子还特别难受,有一种饱到了胸口,想要吐出来的感觉。

    于是她自告奋勇,推着药品车给病人换药。

    也许这样走走肚子会舒服点呢。

    洛歆心想,身后却突然传来有些杂乱的声音,她拧着秀眉往后看去。

    却看到沈曼曼推着药品车往这边快速地走来,完全不顾她还站在这儿。

    距离越拉越近,洛歆赶紧推着车往旁边靠去,让去了旁边一条道,就算推两只车过去都没有问题。

    可是……

    砰!

    沈曼曼的车还是故意撞上了她的。

    洛歆整个人被撞倒,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而药品车朝墙边撞去,瓶子顿时发现乒乒乓乓的声音。

    简直是忍无可忍!洛歆愤怒地抬眸,正准备起身和她理论一番。

    赵绫却小跑过来扶起她:“洛歆你没事吧?快起来!”

    “哎呀真是对不起!”沈曼曼也大呼起来:“实在是对不住,洛歆,我帮你看看药瓶打碎了没有。”说着,她朝她车子走过去,而后将那些倒了的药瓶给扶起来,趁赵绫挡住她视线的那一刹那,她飞速将口袋里的药瓶和其中的一瓶药给交换了……

    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之中。

    而这个时候,洛歆已经被赵绫扶了起来,她拍拍自己摔疼的屁股,冷笑地睨着两人:“你们是故意的吧?现在说对不起给谁看?路这么大,我都让开了,还要故意撞上来。”

    沈曼曼把一切都做好以后,假装将药瓶摆好,而后转身笑着看她:“对不起嘛洛歆,早上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可是我这会儿也不故意的,405号病房那儿来了个急救病人,我们得马上送药过去。”

    听言,赵绫这才赶紧道:“对啊对啊,我们要赶紧送药过去了。曼曼,快走!”

    说着,两人便推了车要走。

    “站住!”洛歆却冷声地喝道,而后她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扫了一眼那些药品一眼,她才不会相信这两个人只会是来撞她一下就这样走了?

    “洛歆,那个病人真的很急,我们真的得走了。”

    听言,她并没有理会她们,而是弯下腰查看自己的药品,一样一样地检查得很仔细。

    看着她的动作,沈曼曼和赵绫二人对视一眼。

    沈曼曼上前一步:“洛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怀疑我们打坏你的药不成?”

    检查了半晌,发现药物无缺无少,也没有发什么问题。她这才直起身子,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撞得那么剧烈,药瓶没有打碎也是万幸,要是打碎了,我就直接告到主任那儿去。”

    “那现在没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洛歆默。

    “曼曼,不要跟她说了,病人还等着呢,我们走吧。”赵绫在旁边催着,她这才回头跟着她走。

    等走出了一段距离,赵绫才有些惊魂不定地说:“曼曼,你那个法子真的行嘛?那药,洛歆认不出来吗?”

    听言,沈曼曼诡异地勾了勾嘴角,冷笑:“药瓶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药瓶是密封的,除非她是神,不然她不可能会认出来。”

    “哈哈,这次看她怎么死!唉,怪就怪她实在太不识相了,看到男人就勾引,恐怕这次不能再留在医院里咯!”

    两个人说着,哈哈大笑地走远了。

    等她们走后,从拐角走出来一个穿着医生白衣包袍的男人,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并不能看到他的脸,只看到他的背影,高大而修长。

    洛歆推着车一边走一边觉得疑惑,药瓶没有打碎,只是将她撞倒在地上,难道只是这样两人就泄愤了吗?

    总觉得……不太可能。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洛歆不禁停下脚步,看着车上那一堆药。

    这些药品原先都是经她的手的,在药品库里取出来的,所以安全度她知道。

    可是刚刚沈曼曼碰过那些药,如果……越想越觉得可疑。

    看着四下无人,洛歆便推着车走到角落里,开始拧开药瓶一瓶一瓶地辩别起来。

    她在学院里学那么多的医,不是白学的,她知道有很多药物外表一模一样,可是药效却不同。

    或许沈曼曼的目的不在于撞倒她泄愤,而是偷换她车里的药陷害她呢?

    想到这里,她拧起秀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难倒她了。

    这里的药品都是密封起来的,而且这一车的药她要辩别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她就特别头疼,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辩别药物特别厉害的人在就好了。

    正当她为此事头疼的时候,主任突然出现了,看到她蹲在角落里拿着药瓶,便拧眉走过来:“洛歆,怎么了?这药不去换,杵在这儿干什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