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任 作品

第十二章 档案

    次日傍晚,我坐在诊所的水泥屋顶上,捧着珍宝似的把李副官记事本的折角一一抚平。天上的云彩透着淡淡的红,又镀了层金色的勾边儿,看起来像是南海底下形态各异的贝壳。



    一页页翻弄着那本沾染着血污和水渍的笔记,我回顾了许多之前发生的故事:蓬莱的革命、北极的寒冰、南海的鲛人以及昆仑的尸体,寥寥几行字确实比模糊的记忆有用,不知不觉间,我们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我掏出笔来,在空白的一页上把这些天留在若羌的见闻,以及玛伊莎的过去、五金店老板的说辞也记录了几行。从若羌醒来以后,每天的生活不是养伤就是打探有关第十五师的信儿,我没有再梦到过老刘以及奇怪而真实的画面了,这说明若羌是个安全的地方,这儿的地下没有营养液。



    昏暗的光,白色的颗粒,远远地站着一个人。



    灯灭了,有东西从头顶蠕动着。



    与老刘的梦中相遇已经不足为奇了,但是从昆仑墟坠下来那一瞬出现的画面始终让我想不明白,尽头的那人究竟是谁?这个场景又是哪儿?



    每每去回忆这一段,总是很难过的,那是我跟朝闻道最后的接触了。我摇摇头,还是把在昆仑做过的梦也记录上去吧,鬼知道哪天它又像在禹陵那会儿一般,再一次成真了呢?



    我竭力巩固着关于梦的记忆和玛伊莎的说辞,加速往下写着,万一此行我死在了沙漠中,也许会有后世人捡到它,就像我们捡到林岳的日记那样,追念起故事的主角吧!



    但愿李副官还没有死,这本笔记轮不到我用它来怀念。



    天色暗了,远远的,广袤的大地上,有一辆车子从天际处一点点靠近着。



    若羌人不多,车子更少,再近一些,我发现那辆车的前引擎盖跟车体黑黢黢的颜色区别很大,那独特的色彩在暮色中看起来十分跳跃,也让人的心跟着跳跃起来——



    粉红色?



    大明星他载着一整车的物资回来了!



    我慌忙合上本子,踩着竹梯往下爬,受了伤的那条腿只要弯曲还是一阵阵的痛,这让我有些泄气——明明已经按时吃药了,明明还背着林哲宇加大了剂量服下的,怎么还是不能愈合完全呢?这肯定要影响队里行进的速度的!



    葡萄架下,胳膊里钉着钢板的耗子一把扔了手里的细铁丝,跟着我一起往大门跑。他在努力恢复着受伤那只手的灵敏性。耗子的双手分别被我们戏称为“小娘们儿”和“老爷们儿”,平日里“小娘们儿”负责极为精细的活计,它的主人把它保养得格外水嫩白皙,比我的手都要好看一些,这次偏偏是这只金贵的手伤到,耗子心里可要难过死了。



    粉红的大明星如期而至,他画了眼线却还是显得很没有精神,林哲宇端了杯茶来让他顺顺气,大明星舔舔嘴唇猛灌了一杯茶,缓和了好一阵子才闷声说道:



    “这一路太远了,太累了……老板娘果然不是亲娘,是多一天都不让我逗留,一贴膏药就打发走了,要命啊!”



    我赶忙把他从车里搀出来,他的腰还受了伤的,结果吭哧半天根本拽不动,从北京到新疆三千公里呐,他一天一夜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已经卡在了驾驶座里,耗子从副驾爬过去给他揉了半天腿,这才勉勉强强能站起来。



    “我先扶你去休息。”林哲宇拦着转身就要开后备箱的大明星,“车上的东西别管了,等下让王浩整理出来,你的腰需要平躺着。”



    “你老婆的资料你也不看?”



    林哲宇楞了一下,大明星撇撇嘴给我们使了一个眼色:“在深紫色行李箱第二层内袋里,拿的时候注意不要弄乱了,全是复印件没来得及装订呢……”



    “老板娘找到档案了?”



    我一个激动,赶紧冲到驾驶位按下后备箱的开关。按理说每个保密人的档案当然也都是保密的,谁也申请不到取档案的资格,不过我们这一队遇到的情况太过特殊了,总能翻来覆去的跟老一辈的保密人扯上关系。现在,大掌柜的失踪三年有余,总算找到了他的一个背包,老板娘冲着我们这个信儿也得掘地三尺翻档案去!



    耗子掀开后盖,整车堆得满满当当,一时半会儿那行李箱是取不出来的,我们只能按捺着焦躁的心情,安顿好快要累到散架的大明星,才把车子开进院儿里,一箱一箱的把东西搬出来整理。老板娘这一点很让人佩服,她根本不用任何人操心便能打点好所有物资,件件实用,连武器弹药也已经从威海的小卷毛那儿出库了。



   你所看的《地下秘藏》的 第十二章 档案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地下秘藏》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