禧梦 作品

第三百一十五章 美丽星空——爱的大结局

    此时一片枫叶再次飘落下来,在风的推送上,飘飘扬扬的飞于冷心月前方,冷心月走上前一步,将其接住,捏着枫叶细细看着,看得那么仔细,那么认真。

    “心月!”李炫允和巴哈走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你们看,树叶终于枯落时,虽然它挂在树上时是那么红艳,可是飘落于地上时,已经开始变得枯黄。落入泥土中,随着雨水风吹日晒,它会枯落成泥,不复再见生命。”冷心月凤眸看着手里的枫叶,喃喃出声。

    李炫允和巴哈不由听的糊涂,两人只静静的立于两旁,静静听着冷心月接下来的话。

    “旧案重翻!爸妈的死得以水落石出。那个人,终生煎熬在监狱中,直至老死在狱中,怕是其活着要比死还要受罪。”冷心月将枫叶高举于空中,任那阳光透射在上面,突然手一松,任那树叶随着一阵风飘走。

    枫叶飘零的随着风刮走,直至其落于枯黄的杂草丛中,枯零零的呆在那里,孤零可怜。

    微转眸子,唇角抿起一丝淡笑,分别看向李炫允和巴哈俩人,声音透着一丝轻快,“一切都已结束,我想我可以重新生活了。前方的生活一定是多彩的不是吗?”

    李炫允和巴哈看着像换了一个似的冷心月,两人怔愣间,就见冷心月已经走向前面。立即两人醒神的,赶紧听到李炫允急呼一声追上去,“对,心月你说的对,新的生活一定是多彩的。”

    巴哈立马也跟上,嘴角的笑容咧的大大的,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心放开了。

    半月后。

    汉江夜景地,大桥上好多欣赏夜景的人。在李炫允的软磨硬泡之下,冷心月出奇的第一次答应随其一起来到汉江。用李炫允的话说,夜晚的汉江上,站在大桥上看着江岸两旁的都市夜景繁华。夜灯绚烂。再抬头仰望星空,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美。

    走在汉江上,冷心月探眼望向大桥远方。果然如李炫允所夸赞的那样,远远的这片深色水中远方的绚丽夜灯,非常的美。

    一旁的李炫允看着近在身边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美丽的令人心动的笑容,不禁在心里偷偷的乐。心里想着。“还好巴哈那小子有事回泰国,不然有他在身边?”李炫允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个激灵,赶紧摇摇头,庆幸巴哈不在这里。

    两人站于大桥中间,眺望着远处的夜色,波光粼粼的水面,在远处都市繁华的夜灯照耀下,显得水面都是映照着美丽的彩色。

    “心月,你看,月亮从云下面出来了!好美!”李炫允抬头望向天空。刚想要让身边的女人看向天上美丽的星空,却在这时惊奇的发现,原本隐藏于一片云彩中的月亮,跳跃而出,那么明亮的弯月,真是美极了!

    冷心月询声望向天空,果然,那轮弯月,非常的美丽明亮。那弯弯的月形,像一弯小船一样。随着天空的浩瀚海洋,有着星星的作伴,欢乐的在天空中,似是像着人们在笑。

    “心月。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汉江的夜景,是韩国最美的。”李炫允看着天上的繁星,开心的侧脸瞅向冷心月。一时间,他的眸光望着在月光照耀下的女人,感觉到心在呯呯的跳动。

    不由的。他大着胆子凑前,“心月!”

    “嗯?”冷心月闻声回眸,却见李炫允迅速低垂下了头。

    李炫允不禁暗骂自己一声胆小,重新鼓了鼓勇气,突然看到走过来的一对小情侣的动作,立即心头一动,突然快速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

    轻步走近冷心月,笑眯起桃花眼,手里拿着薄外套,轻柔声音有些发腻的道“小月月,冷不冷,把我衣服给你。”说着,就要作势把外套披到冷心月的身上。

    却在这时,冷心月冷的转身,一脸冷寒盯向李炫允,感觉一阵起鸡皮疙瘩的,翻了下白眼,低斥一声,“再敢乱喊我名字,信不信,我把你踢到汉江里喂鱼?”

    嘎!这个剧情不是他想要的!

    李炫允感觉眼前闪过一阵黑线——。

    就在冷心月预转回身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道视线直盯着自己。身为高级特工对事物的敏感,冷心月攸的回头,却在回头的一瞬间视线突然牢牢的定格住。

    远处一道黑色风衣身影,在不停走动欣赏夜景的人群中,显的是那么萧瑟却又眼神是那么深情。

    男人在夜色中,一双黑漆的眸子,深邃的望向冷心月,视线是那么深情而又有着眼底深深的痛楚。

    “启明!”终于喃喃的念出声,随着一阵夜风吹过,眼睛不知是被风迷了还是——,泪在眼圈里打转,禁不住胸口的汹涌,滑落而下。

    她这两个月来的逃避,以为不见,不想,不念,就会忘记,可是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的一刻,她却禁不住心里真正的思念,那种牵动神经的思念倾涌而出。

    “心月,你怎么了,你刚才说什么?”李炫允正重新将外套穿上,听到冷心月的轻唤声,未有听清的不禁抬头看向冷心月,立即吃惊一声,“心月,你哭了!”心里一惊,不禁顺着冷心月的视线望向大桥远处。

    只是李炫允寻着视线看过去时,只看到很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欣赏着夜景,三三两两的漫步走动着,并没有发现什么?直到他再次寻着冷心月的视线望过去,突然瞥到一抹颀长身形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的男人,背身走向远处。

    “心月,那个人的背影好熟悉,他是?”李炫允盯着那抹渐走渐远的背影,不禁凝眉思索,突然蓦的睁大一双细长的眸子,转看向冷心月,刚要喊出那个名字,却在看到眼前女人脸上滑落的泪水后,声音哽在喉中,没有喊出来。

    任那秋风萧萧瑟,任那泪眼迷蒙中,任那背影深沉消失于夜色中,任那心中翻滚汹涌的痛楚——一切的一切,尽在化合泪水中无言的宣泄着。

    爱是那么深,情是那么重!无言的痛,无言的苦,无言的两情相望,相爱至永远永远!(未完待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