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开 作品

第九百六十四章 永恒一抹 二

    林新在堆积的画框中翻了一会。

    画师并没有干扰他。任由他随意在画堆和画纸里找。

    刚开始全是风景画,从山水到星球,到宇宙,到黑洞太阳超新星爆炸。

    什么都有。

    之后越往下就越范围小。

    在林新翻了十几副画后,从最下面的几幅画中,终于找到了一副所谓的人头蛇身画。

    说是画,其实只是一副白描,只有黑白线条的素描。

    他将这幅画拿在手里,这画卷甚至连装裱也没有,只是简单的一张画纸。

    然后,林新没有做任何事,只是静静的等着。

    他有预感,那个女人还会来找他,而且是一定会。

    静静站在风车里等待着,林新开始吞噬周围的空气,这里的气体密度,也远远超过他见过的任何一处地方。

    甚至比大宇宙的岩石密度还要高。

    “等等!!”忽然林新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灵光。

    “会不会有可能,我现在根本就是在一个密度极其可怕的的大团物质内。只不过物质中轻一些的东西在我眼里就成了空气气体。

    而重的,密度相对更大的,在我眼里就成了泥土,青草,和风车。”

    林新心头一震。

    “甚至进一步猜测,我现在可能在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星体内部。对于外人普通人而言,他们看到的就是一颗密度高到成为黑洞的恐怖星球。

    而在我眼里,我本身密度也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那么相对于我而言,这个星球里的物质其实是有清浊密度大小之分的。”

    这个道理有些难以理解。

    但林新几乎是一瞬就得出了可能证实这点的关键。

    那就是,之前他吞噬的黑泥,密度大得比他吞掉几个星球都要多。

    他吞掉刚才巴掌大的一小团黑泥,在大宇宙,就相当吞掉好几颗巨型行星。

    “有意思。”

    林新脸上浮现出一丝兴趣。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达不到这个入门密度的存在,一旦踏入这里,身体密度比起这里的空气可能还要稀薄。那就必定会变成之前那个女人那样的情况。

    身体变得半透明若隐若现。”

    “而更多的存在,或许连看到这个地方的资格也没有,在他们的视野中,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清浊密度大小之分,有的,全部都是无比恐怖无法想象的巨大物质压缩体。在他们眼里,这里的物质都一个样,那就是视线根本无法穿透的实体。”

    就像没人能在漆黑里找出其他颜色的痕迹轮廓。

    想通这点,林新联系起深渊的特质,顿时心中有数了。

    深渊之门,位于物质的尽头,而这里如果真是深渊的底层中的某一层。

    出现这样的现象也很正常。

    他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在第一千次心跳快要过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又出现了。

    “你帮我找到了那幅画!!?”

    女人显得很激动。

    她一眼便看到了林新手里拿着的那副潦草的人头蛇身素描。

    “告诉我,成就原初的办法。”

    林新淡淡道。

    女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是你,或许真的可以....我从未见过有谁进来这里后,还能保持实体的。

    在这里,以前唯一能保持实体的,就只有画师。”

    “我上次不是一样保持着进来的?”

    林新诧异道。

    “上次你也是虚体。”女人摇头。

    林新眉头微蹙,没有继续问下去。

    他看了眼手腕上的彩线,还剩下十分之一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你最好快点。”

    “好!”

    女人点头,正式开始解释。

    “趁我现在还清醒,你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必定是满足了某个能触及原初的基本条件。

    而这里,是进入原初境界最基本的入口或者说钥匙。”

    “我应该怎么做?”

    林新沉声问。

    “你过去,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作为报酬,交易给画师,他会作为交换,帮你画出你最核心的永恒画卷。”

    女人说起这个,语气微微有些颤抖起来。

    “永恒画卷,是你身上最有可能永恒不变的,不受时光消磨的最坚固之处。

    可以是你的肉身,可以是你的感情,也可以是你的意志,更可以是你精心炼制的法器,或者灵魂。甚至很多无形之物,感情,情绪,爱恨....”

    “简单来说,就是我需要找出我身上可以称得上永恒不变的东西,交由画师画出来?是这个意思吧?”

    林新简单总结。

    “你可以这么理解。”

    “如果我自认为永恒不变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达到这个效果呢?”

    林新继续问。

    “那你会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永远的失去。”女人沉声回答。

    林新心头一凛,他忽然想起在黑宇宙时的神祖。

    那个永远失去了自己正面半边身体的女人。

    “我要怎么做?”

    他认真问。

    “走过去,说出你的请求就行。然后将你认为自己能够永恒不变的东西说出来。

    之后,一切就交给画师了。”

    女人淡淡道。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

    林新自然信不过她。

    “我没有必要骗你。你完全可以做完这一切,再把我的画给我。”

    女人此时心情明显已经稳定下来了。

    “好。”

    林新点头,看了下手腕,时间又少了一截。

    他知道耽搁不得,缓缓朝前走去。

    走到画师身后,大约数米外的距离,停下来。

    “你想要在永恒画壁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一个仿佛压抑住自己惊恐恐惧的男声,在林新耳边响起。

    “这样能踏入原初?”林新反问。

    “如果你可以留下痕迹的话,可以。”

    那个声音回答。

    “你是谁?”

    “我是画师。”

    在林新面前,那个画师原本正在画画的动作,也慢慢停了下来。

    “你最珍贵的东西....是...咦?”

    画师忽然愣住了。稍微顿了会,他才又继续道。

    “好了,可以开始了,你认为自己永恒不变的地方,属于你永恒存在的那一抹,是什么?

    把它交给我,我会画在永恒画壁上。如果成功,你会得到进入原初的资格。”

    “我认为自己永恒不变的地方....”林新闭上眼,陷入沉思。

    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是了。

    原初者们,之所以能够无视并且轻易跨越操纵时间,那么自身必定有不被时光所影响的地方作为核心。

    时间缓缓流逝。

    林新一直沉默着,他在思考。

    他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属性异能获取的。

    他身 你所看的《永恒剑主》的 第九百六十四章 永恒一抹 二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永恒剑主》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