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苒君笑 作品

第447章:大结局

    落欢说了半晌,见苏静一句话也不说,不由道:“你傻愣着干嘛呀,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这些年我为了活下来可吃了不少的苦,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任吗?”她说得信誓旦旦、理所当然。

    苏静笑笑,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当上落欢楼里的头牌的,这些都不重要。我不曾对你做过什么,你却要我对你负责任,未免也太强词夺理了一点儿。那枚鱼龙扣是我儿子的,你不归还也无所谓,反正不是什么多值钱的物什,我并不是非要讨回来不可。”说着苏静就起身,准备离去。

    落欢突然抓住了他的手,道:“你不能走,我要你带我一起离开这里!”

    苏静道:“我想你能够一跃成为头牌,那么想脱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落欢扬了扬下巴,道:“那是自然,只不过我就是想让你带我走,然后娶我。”

    “若是我说不呢?”

    落欢坚持道:“你人都来了,想走就能走得掉吗?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地方,你要是执意要走,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叫,”说着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粒粒解开领口的盘扣,“说你对我用强,你不怕与我声名狼藉的话尽管走,我想你都与我这样了,叶宋还怎么相信你,你们感天动地的爱情也因此有了裂痕了吧。”

    苏静道:“那你尽管叫好了。”

    他还是要走,落欢这性子也不是好惹的,当即大声叫道:“来人啊!”继而她整个人也跟着扑到了苏静身上,死死抱着他怎么都不肯撒手。

    突然这时,房门就开了。苏静和落欢双双一愣,齐齐看向门口,却见叶宋正饶有兴味地进来,将房门稳稳地闩上。

    叶宋走在桌边坐下,倒了一杯茶,悠悠喝了一口,看向落欢道:“这落欢楼本来就是男人来寻乐子的,你一个头牌也避免不了要接客,你这般大叫是想叫给谁听呢,王爷让你侍奉还不成你还觉得脏了你的身子不成?明儿我便送来千两银子给落欢楼的妈妈,让你侍奉两夜好了。”

    落欢眼前一亮,叶宋继而又道:“至于让你侍奉什么人,就由我来决定了。”

    落欢面露怒色,道:“叶宋,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叶宋眉目一转,讥笑了一声,道,“你现在抱着我的丈夫当着我的面勾引,还说我欺人太甚?”她细细看着落欢那张脸,眯了眯眼睛,“我是真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眼前的落欢,正是当年灭亡的的南镇国的小公主。多年不见,她长大了,出落得越发标志,但就是心性依旧。她能在那样一场灾难里活到今天,其中必定经历了常人所不知的辛苦。

    落欢道:“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吧,压根没想到我活着,现在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你感到很震惊吗?”

    叶宋摇了摇头,道:“更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你国破家亡,来到姑苏江南,首先要做的不是找我们报国仇家恨,竟是要缠着敌国的王爷。你这样的豁达和勇气,也是令人佩服的。”

    落欢将自己的衣服扯了回来,颇有两分凌乱,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瞪着叶宋,道:“国仇家恨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子!我要是早有能耐,还能眼睁睁看着南镇灭亡吗?!”她又抬头去看苏静,“但是当年是你答应了要娶我的,等我三年后长大了的时候!可是我等了一个一个的三年!现在终于能够来到你身边了,你答应了娶我的!”

    她那声嘶力竭的劲儿,可见她对这件事有多么的执着。

    落欢指着叶宋,对苏静又道:“你看看她,她有什么好呢,等过不了几年她就会脸上长皱纹就变得又老又丑了”,她摸着自己的脸,“可我还年轻啊,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呢?”

    叶宋走到窗边,微微倚着身,对待落欢的神情有些认真了起来,看着窗外道:“可是他也会和我一起老,你喜欢你容颜娇美的时候对着一个苍老的男子吗?”

    “我不介意啊”,落欢痴痴看着苏静,“我只知道他现在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那就足够了。只有他才配得上我用我的青春来陪伴,所以我是不会后悔的!”

    叶宋收回眼神,落在苏静的脸上,道:“原来你只是看上了他的容貌。”

    “我不仅看上了他的容貌,我看上了他的一切”,落欢用年少轻狂而充满了嫉妒的眼神看着叶宋,“包括他对你的爱。他不是北夏最风流的王爷么,结果却娶了你一个人做他的王妃,可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不介意,不介意与你分享同一个丈夫,只要我能嫁给他,就是做小也认了。”

    叶宋眯了眯眼,道:“可是我介意。”她又往外面看了眼,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将姑苏的青瓦屋房淬得绯然金亮,道,“我劝你,再没有被多少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前,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皇上来了姑苏避暑尚未回京,你便敢这样大的胆子,是不想要命了么。我可以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从今往后你断绝对我丈夫的念想,再不出现在姑苏。”

    “我偏不!”落欢倔强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三言两语就可以让我不战而退!”

    叶宋笑了笑,道:“一会儿人上楼来了,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谁?”

    叶宋努努嘴,若无其事道:“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落欢闻言便过来窗边往外看,一看之下发现楼下突然多了许多官兵,上次有官兵来找苏小滚和小皇子,幸好她没有露面,若这次又是冲着落欢楼来,见到了她的真面目,只怕是脱身困难。落欢不可能是一点都不忌惮的。

    她意识了过来,瞪着叶宋道:“好哇你竟敢使诈!”

    叶宋悠悠道:“王爷在你的房里,他们要上来搜的话,我能奈何?”

    落欢气得哆嗦,道:“明明就是你找他们来的,还说这不是使诈!”

    叶宋看了看落欢,忽而又懒洋洋地笑道,“你信不信,我还有更诈的?”

    “什喂!”落欢第一时间提高了警惕,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叶宋动作快如闪电,忽然抓住落欢的手腕就把她整个娇小的身子往窗外抛去,只握住那截手腕让她凌空挂在外面。落欢惊呼一声,吓得直想哭,低头往下看了眼,楼高得足以把她摔残了,又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撞上叶宋饶有兴味的笑容,就知道叶宋不会这么轻易地把她拉上去。

    果然,这样的女人太可恨了!

    落欢气喘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宋道:“方才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清是吗,现在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落欢张口就想说话,又被叶宋打断,“不过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回答,也需得抓紧了时间,可能我支撑不了太久,随时都有可能手滑的。”

    “我是不会啊!”

    落欢刚说出几个字,怎知叶宋居然来真的突然就松了松手,落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慢慢往下滑,吓得大叫,叶宋又收紧了她的手腕,“你刚刚说什么,继续,说大声点,不然我听不见。”

    “你、你你你蛇蝎心肠!苏静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她看向旁边的苏静,苏静挽着手一副看好戏完全没想要搭理的样子,不由咬牙恨恨道,“窝囊废,你倒是说话呀!”

    苏静气人道:“我就是窝囊废,就只听我夫人的,你想我有什么话说?”

    “你!你怎么这样!我到底是哪里不好啊!”

    “不是你哪里不好,而是我本来就这样。”苏静缓缓说道,“当初你我并未定下婚约,只不过约了一个三年之期,等三年之期一到两国再有可能和亲联姻,且莫说后来两国开战以至于现如今南镇早已不复存在,三年之期当然无效;就算是有效,三年后和亲也没有明确说我就一定要娶你,是嫁给我大哥或者三哥也未可说。你说你干嘛非得拧着不放,我夫人是姑苏城里出了名的善妒,你拧着我不放,”苏静那双桃花眼泛着柔柔波光,笑吟吟地落在叶宋握着落欢的那只手上,“兴许一会儿我夫人醋劲大发起来,就会拧着你放了。”

    落欢被挂在外面实在难受,一张脸也憋得通红,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十分委屈。她千里迢迢来的时候路上便听说了不少有关苏静和叶宋的故事,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胜算,可就是不甘心,非得要来争取一下,眼下看来是一丝丝希望都不会有了。

    落欢心里很茫然。叶宋道:“你正值青春年华,生得又美丽动人,大可找一个愿意照顾你一生一世的男人。若此番离去,不如好好去寻觅一个归宿,找个与你年纪相当的,感情这回事,不光是长得好看就可以,再好看也又老去和消失的那一天,而愿意陪你老去、仍爱着你的白发和脱落的牙齿的,才是值得和无憾的。”

    落欢愣了愣,似懂非懂,嘴上却强硬道:“别以为你说这些就能够打消我的念头了,你休想”

    叶宋皱眉道:“别废话了,我没那么多的耐心了,你便应一句,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我也好决定是松手还是不松手。”

    “我不”叶宋果真又开始松手,落欢眼看着叶宋就快要抓不住自己了,终于不管不顾地脱口而出,“我会离开这里就当我没来过!”

    关键时刻,苏静手臂更长一些,倾身过来搭了一把手,一下子就把落欢从窗户外面拽了进来。叶宋勾唇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落欢惊魂未定,张口就哭了起来:“俊杰个屁,明明是你威逼利诱叶宋,这辈子我都恨你”

    叶宋面不改色道:“上楼来时我已经为你赎身了,你现在随时都可以走。当然,最好在楼下的官兵搜查上来之前。”

    落欢草草收拾了细软,就准备离开,不想叶宋却闪身挡在了她面前。她哽咽道:“你还想干嘛!”

    叶宋伸出手去:“我儿子的鱼龙扣拿来。”

    纵使落欢千般不愿,却还是不得不把鱼龙扣交还给叶宋。这哪儿是苏小滚掉的,分明是落欢趁着苏小滚不注意从他腰上摘的。

    落欢再走出房间时,苏静和叶宋都没有拦着她。最后官兵查封了落欢楼,而老鸨在经历落欢楼的起起落落后,面对大门贴上的封条,一时控制不住竟坐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捶胸顿足道:“老娘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呀,一辈子的心血就毁在了这个当口”

    有人说,落欢楼被封了是因为上一任的花魁偷藏王爷的画像,被王妃给发现了。也有人说是因为王妃抓住了王爷逛楼的现行,因而把落欢楼给封了。

    但不管怎么说,原因都是在于王妃。以至于一传十十传百,王妃当真被传成了一个善妒而厉害的狠角色。以至于花街柳巷开门做生意的花楼都需得十分注意了,但凡能与王妃沾上边的公子爷最好就不要招待,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贤王苏静了。明明整个姑苏城里他长得最好看,却被列入了花街柳巷的第一黑名单,令人唏嘘不已。但那都是后话了。

    彼时,苏静和叶宋走出落欢楼,外头长街洒满金色的余晖,天边晚霞烧得正艳。苏静紫衣飒扬,袖下的手紧紧牵了叶宋的。苏静揽了叶宋的肩膀说:“宝贝,这次我主动交代事实经过并积极配合,不知能不能将功抵过。”

    叶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有什么过?”

    苏静摸了摸自己的下颚,道:“长得太帅了。”

    “”叶宋眼眸微微弯起,道,“回去我再好好收拾你。”

    苏静腆着笑脸凑过来问:“怎么收拾,是一膝盖跪下去的那种还是云翻雨覆的那种?”

    “难道就不可以是一边跪着一边云翻雨覆的那种?”叶宋睨他。

    苏静愣了下,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宝贝,你太坏了。”

    当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背着缓缓沉沦的斜阳,抬头望去,见自家小童正站在门口左右巴望着,似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他们回来。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溢着浅浅斜晖,看见他们回来,满脸欣喜,小小桃花眼里闪亮得似两颗小星星,当即朝他们跑来,“爹!娘!”

    ——全文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