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死亡 作品

第八十九章 最后一次

    梁云看了看那个和尚,没说什么,只是将李鸢刻好的许愿牌挂到了树上。13579246810??文???刚挂好,一块牌子突然落到了地上。他弯腰捡起,才发现是当初他挂上去的那一块。

    我没忍住凑上去看了看,那牌子上雕刻着的,显然是梁逸和梁云两个名字,只是……**了……这棵树也感应到其中一人已经死去了吗?

    梁云似乎察觉到牌子背面有些不对,翻转过来一看,视线顿时被定格了。木牌背后还有一行小字:我若回不来,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觉得心里有些涩涩的,梁云一个大男人,眼眶就这么红了,眼泪落在了木牌上……

    以前我觉得男人哭泣很懦弱,现在梁云的眼泪我却没那么觉得。

    李鸢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背:“大哥一直都明白,也都知道,回去吧,这块牌子自己留着好了。”

    夜游神突然说道:“天亮了,你们还不走吗?我倒是可以在梦境里自由存在,你们可不一样,到时候出不去了,别怪我。”

    我急忙问道:“后来梁云怎么样了?”

    夜游神说道:“三年后的冬天,带病上战场,死了。后来一直没有转世吧,想在地府等着梁逸,只可惜没等到,后来只能转世,却带着执念。后来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行了,我送你们出去。”

    我只感觉眼前一黑,再次恢复光明的时候,却发现在金家的客房里的**上躺着,**前金家的保姆守着,见我醒来,急忙叫来了金平。金平走进来直说:“谢天谢地,你们可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

    我抓了抓头发说道:“没出事,不过弄清楚金鹏的事儿了。”说完我走出了房间,李可言也正好从隔壁的房间出来,他又变回了那个吊儿郎当的李可言,但我不想搭理他,明明就是李言承,还骗我说不是,还有关于那个嫣儿的事,他也知道。一想到这里,我就更不想搭理他了。

    “喂,你那什么眼神啊?我得罪你了?”他对我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我这人一般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

    他也没说什么,死鬼阎王没见人,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找到我的背包,拿出了聚阴珠放进了嘴里,金平问道:“李先生,樊音小姐,怎么样了?我儿子现在还没醒尼。”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李可言说道:“起因是因为一个叫梁逸的人,不过那个人现在在哪里要问地府的人才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想找到了梁逸,他的执念才能消散。他无非就是后悔自己没能早些知道梁逸的心思和为他做的事,只可惜等他知道一切之后,已经是天人永隔。”

    金平听得云里雾里:“梁逸?是谁?我不太明白你们说的……”

    李可言摆了摆手说道:“你不用明白,这是金鹏前世发生的事,总之现在需要借阎王找到那个叫梁逸的,让他们恢复前世的记忆,那么前世的遗憾就能弥补了,执念也就能消散了。”

    金鹏皱起了眉头:“阎王?阎王爷吗?还能让他老人家帮忙?这不容易吧?”

    李可言指了指我:“她行。”

    我急忙说道:“我不行,我跟阎王不熟,真的。我画符都是李可言教的,他比我厉害多了,哎呀李老师,你就别谦虚了,我看好你哦。”

    开玩笑,让我现在找死鬼阎王,我打死都不去。

    金平见我们都推脱,以为金鹏没救了,竟然跪在了我们面前:“两位,算我求你们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李可言看着我耸了耸肩,明显是在告诉我,我不去找阎 你所看的《彼岸殇》的 第八十九章 最后一次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彼岸殇》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