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死亡 作品

第八十七章 执念(1)

    梁云穿着一身喜袍,红得耀眼,但是他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色,反而皱着眉头,坐在桌前看着手里一封未拆开的信封。13579246810??文???

    有下人进来催促他该去接新娘了,但是他依旧没动,过了良久,他才把那封信放进了衣襟起身离开了房间。

    我看得云里雾里,其实真实的故事没这么简约,夜游神只是给我们看了比较重要的部分。

    我问夜游神:“那封信是什么?”

    夜游神说道:“那是梁逸走之前留给他的信,说是必须在梁逸的死讯传来才能拆开。”

    理所当然,梁云去了李鸢,看着李鸢踏进梁府的大门,我有种身同感受的感觉,当初我也是不情愿嫁给死鬼阎王的,迫于家里人的威压,我才走进了那间小屋,从此决定了自己的宿命……

    新婚之夜,人家夫妻俩坐在**上,我们四个就直勾勾的盯着,我总觉得这么做有点猥琐……

    不过夜游神的本意不是让我们看洞房花烛,而是李鸢和梁云的对话。

    梁云并没有掀开李鸢头上的红盖头,两人就那么坐着,就在我觉得他们要这样坐到天亮的时候,李鸢说话了:“梁云,你明知我不爱你,为何还要娶我?”

    梁云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你明知我不爱你,为何还要嫁我?答案不是很清晰了吗?何必再问……”

    “我喜欢的是梁逸。”李鸢又说道。

    梁云一点也不意外:“我知道,我哥,他希望我照顾你,我不想让他不高兴,所以,遂了他的意。他不想娶你,无非就是怕自己回不来,有时候,他对你的在乎,真让人嫉妒……”

    李鸢身形一怔:“你认为他在乎我?喜欢我?不,他心里已经有了别人。我曾问过他……你可知那个人是谁?”

    梁云有些发愣:“他心里的人……不是你,还能有谁?”

    我看到梁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放着那封信,他这时候是想拆开信看的吧?

    李鸢自己掀开了红盖头:“罢了,无论怎么样都不重要了,现在,我是你的妻。只求他能活着回来,这样,至少我能安心。”

    梁云没有说话,场景又转换了,到了夏天。我听到了蝉鸣声,梁云站在梁府后院里,对着那封信发呆。我思想没那么前卫,但我还是隐隐觉得梁云跟梁逸没这么简单,兄弟之间的感情能到这种程度其实也挺难得的了……

    突然,李鸢一路哭着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梁云!梁云!你哥他……”

    梁云手里的信跌落,他急忙上前扶住了李鸢:“我哥他怎么了?”

    李鸢已为人妇,墨发都挽了起来,但还是掩饰不住她脸上的稚嫩。

    她怔怔的说道:“哥……他被敌军抓了,本来仗都打赢了,他带领着人去追逃走的敌军,没想到中了圈套被抓了。现在敌军逼着关外的战士投降,不然就……就杀了梁逸!”

    梁云急忙问道:“朝廷的人怎么说?皇上的意思尼?”

    李鸢瘫坐在了地上:“朝廷的人都说……都说决不投降,应当以大局为重!”

    梁云疯了似的跑了出去,收拾了一些路上的必需品就骑着快马出了城。他该不会是想去边关找梁逸吧?

    我正想着怎么去追上梁云,夜游神说道:“等会儿带你去边关,先看看那封信吧。”

    我转过头看去,李鸢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了那封掉落的信,她想了想还是拆开了,我凑了过去看着,虽然是上面的字类似繁体字,但我也看 你所看的《彼岸殇》的 第八十七章 执念(1)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彼岸殇》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